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贾榀:我所认识的谢文飞

初识谢文飞,是2013年8月13号,那天张圣雨去广州增城新塘镇之前上班的地方见他,下午他们一起到我们当时租住的白云区太和镇住处,那时他还没有刮光头。我们几个交流了很多关于国内民运街头活动看法,他说许志永被抓后他曾打算去北京陪良心犯们坐牢,后被一个北京的朋友劝说后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坚毅的表情和眼神让我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对自由民主的向往和一往无前的勇气,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回到住处发现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问过房东才知道孙德胜被抓后警察来搜查过,并要求我们退房。第二天一早来了几个便衣和协警,带着房东强迫我们退房,当时下着小雨,我们把行李搬到楼下后打算等雨停了再离开,便衣不让我们在楼下避雨让我们马上离开,第一次面对警察的谢文飞马上大声质问他们,便衣们一开始用他们惯用的方式威胁恐吓,马上被谢文飞驳斥得无言以对,最后不得不出钱请了一辆面包车送我们到另一个地方。

通过这次被驱赶后,文飞决定辞去工作参与到抗争队伍中来,他很快回到厂里办理离职搬到广佛交界的地方跟我们住在一起,我们经常去参加街头活动、公民聚会、旁听庭审,并注册微博微信推特等社交媒体做转帖启蒙宣传工作。

9月30号,文飞和刚取保候审出来不久的陈剑雄一起走上广州街头,打出了一条政治诉求明确的横幅“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拍照发在网上很快被大量转发,随后很多外媒也进行了报道。由于这次活动在“十一”前夕举行,引起了很多关注,是那段时间最大尺度的街头活动。活动结束后不少朋友出于关心劝他俩离开住处低调一段时间,但他俩并未离开,当晚陈剑雄在住处被抓,谢文飞在李碧云住院的病房里被抓,双双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名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获取保候审被警方从看守所拉出来送到广州火车站。

谢文飞出来后给我们讲了很多在看守所里的经历,被警方动粗,被牢房里牢头监视,以及绝食被强行灌食,喊口号抗议被戴脚镣等种种酷刑虐待…但这并没有吓退他。他很勤劳,那时我们好几个人长期住在一起,也有很多外地朋友来我们那里住,每次有朋友来文飞都要去车站,每餐饭几乎都是他来做,这样的情况持续将近一年,他从没抱怨过什么。

被刑拘后文飞家人受到了很大压力,他家乡县里镇里村里的干部不知道到他家添油加醋满口胡言说了什么导致他老实巴交的农民父母很害怕很担心,不断打电话让他回去,他很有耐心跟父母解释,说自己所做的是为了伸张正义,当然他的努力在庞大的专制机器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在广东活动一段时间后文飞开始参与国内其他省份的活动,2013年11月份江西新余刘萍案开庭,他和多位广东活动人士一起积极参加。2014年2月份春节前夕,山东曲阜薛福顺在检察院坠楼身亡,全国多位活动人士组成公民观察团赶赴曲阜追查真相,在家陪伴父母过节的谢文飞听说后马上坐火车赶去,在冰天雪地的曲阜坚持十几天,到薛家村里祭拜薛福顺以及被当地警方查房时遭到殴打以及多次遣返。三月份建三江事件再一次引发国内外关注,多位维权人士前去声援被打的律师,谢文飞和广东多位朋友一起坐火车四五十个小时来到当时仍然零下十几度的中国最东北地区,在这里坚持多日又遭到抓捕殴打,吃了不少苦,返回时因火车没有座位文飞和广州维权人士黄敏鹏一起站了三十多小时回到广州。

2014年五月份,谢文飞和杨崇、秀才等朋友在广州旁听一个案子时被警方抓走,他们三人都被送往佛山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据他出来后讲,这次拘留比之前在广州天河看守所那次情况好很多。拘留一个月后获释,刚出来文飞就和很多朋友一起到湖南衡阳旁听赵枫声开庭并拉横幅支持赵枫声。几天后回到广州,文飞和渔夫、王默一起举牌寻找失踪的张圣雨时被行政拘留七天。后来文飞又参与了郑州三看声援十君子的抗议活动,七月份的郑州正是盛夏天气很热,他在看守所门口冒着烈日和其他朋友轮流绝食抗议,坚持半个多月。九月份,又和几位朋友一起到江苏淮安寻找失踪的王默,期间拉横幅举牌抗议,写文章发微博声援,一直坚持到王默被释放。

2014年十月份前后,国内很多活动人士声援香港“占中”,当时北京已经有几十位朋友因为举牌被刑事拘留。十月三号早上,谢文飞与王默、渔夫、孙涛、李宝霖、张占、孙立勇等朋友在明知一旦有所行动必然付出惨重代价的情况下,仍义无反顾走上街头,拉横幅支持香港同胞争取真普选的活动!当天晚上,谢文飞、王默、孙立勇在暂住地被抓,后孙涛也被从福建抓到广州,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一个月后文飞和王默被变更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关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律师会见后传出消息,文飞和王默在看守所里每天喊口号抗议,被戴脚镣,锁在床板上无法动弹,遭到多种体罚虐待,后来被禁止律师会见,这几个月的情况无从知晓,很让人担心!

11月份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不久和杨崇一起去文飞家看望了他的父母,他父母很担心他在里面的情况,害怕他会被判几年,尤其是他母亲,说起文飞时几度落泪,在杨崇和我劝解下,文飞父母开始理解文飞所做的事,并嘱托我们好好照看文飞,最后我们转交了热心朋友对文飞家的一点心意,后来又有几位朋友前来探望过。

谢文飞这个不折不扣的勇士,两年来和多名国内抗争者们一起参与了很多活动,对南方街头活动的兴起乃至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发展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多次牢狱之灾加之长期接触阴暗的事对他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他在用行动与付出追求自己的理想!无怨无悔!

4月3号是谢文飞被关押整整半年的日子,呼吁大家积极关注良心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贾榀:我所认识的谢文飞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