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独家揭秘:区伯嫖娼酒店拘留所为啥火得一塌糊涂

广州老汉区少坤,长期监督公车私用,用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气魄赢民心,民众尊称区伯。

前两天,老汉跑到湖南韶山监督广东公车,晚上就因为“嫖娼”被长沙公安抓了,随后被行政拘留5日。

区伯是在长沙天心区竹塘西路179号的湘府国际酒店被抓的。湘府国际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因区伯嫖娼案,它名声大震。

马赛君在天心区公安分局见到了酒店的一位负责人,他很委屈,也很生气:“我们酒店是很正规的,客人要从KTV带女的到房间来,我怎么管得住…”

和区伯一起“嫖娼”的,是47岁的广州人冼某。长沙警方是这么说的:

所以区伯当晚住的酒店,就是这一间:
201504021234china1

谁报的案?谁出的警?是不是真的就没有所谓群众举报,公安只是根据联网信息钓鱼执法……3月31日下午,马赛君决定找天心公安分局新开铺派出所问个究竟。

从酒店出发,沿竹塘西路左拐到芙蓉南路,至新姚北路右拐,大约15分钟步行路程,就到了新开铺派出所。

教导员李敖南不在,说是外出检查工作了。但不一会,他就回来了。他托一女警转告马赛君:“湘府国际酒店这件事,得找天心区公安分局。”

马赛君背着小包,屁颠屁颠就往天心区公安分局去了。路上给李敖南打了办公室电话,没人接,电话那头直接挂了。

从门卫到大厅值班民警,天心区公安分局都很客气。马赛君在团委书记办公室抿了一口茶,得到这样一个答复:“这件事,由长沙市公安局统一发布。”

致电长沙市公安局宣传处及内刊《长沙警事》负责同志的手机,没人接。打办公室电话,一位工作人员是这样答复的:“这事,我们在落实!”

马赛君的感觉是,这次长沙警方不是摊上大事了,就是摊上臭事了,他们放弃了直面媒体的机会。

本来,马赛君是想和他们做朋友的,现在不得去拘留所看看了。

拘留所想见区伯的人很多,但除了星期一,其他时间赶去的人,啥都没见着。

星期一和星期五是会见时间,但代理律师是不必吃这一套的。

星期二,拘留所贴告示说系统坏了。

广州律师隋牧青、长沙当地律师蔡瑛等人,收到了区伯的条子,条子说:不方便,要求不安排会见。

隋牧青与区伯是多年好友,见一眼条子指出字迹是假的。拘留所的人见状,立刻抢回了条子。这一次,他们没见着区伯,他们说不会放弃。

一位通过视频见着了区伯的长沙市民说,星期一拘留所警惕性不高,才……

4月1日是愚人节,律师们继续要求会见。“我们说东,他们说西。”长沙的中午很热,烈日下的蔡瑛满头大汗,他很激动,很生气。

律师们还是没见着区伯。他们只好在拘留所门口合影留恋,打发这寂寞的春日:

蔡瑛说,这是一件芝麻大的嫖娼案,警方的百般推诿阻挠令人不解。隋牧青告诉马赛君,这一次,他也不知道区伯是为何跑到湖南来的。

神通广大的网友,已经将区伯嫖娼信息的第一发布者人肉出来了,此人叫罗少珊,为广州冼林街道治安队办公室工作人员。此次与区伯一起嫖娼的男子冼某与这个单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具体啥联系,马赛君就不多说了,诸君上网自己查。

马赛君最后想说的是,长沙警方或许真的充当冤大头了。

据说是这样的:长沙警方想搞一次抓嫖行动,抓了一些人,区伯恰巧被抓。长沙警方起初并不认识区伯,后来……总之吧,本来区案只是一个普通的个案……

啥也不说了,一个个案演变成今天这阵势,实在不应该啊

“说什么办公系统故障……你可以人工接见啊!”
“说什么请示领导……正常的律师会见需要请示谁啊?”
“说什么按拘留条例需要征得区伯同意……根本没有任何条例有这个规定!!”
最后气成这样:“所有人全是缩头乌龟!!!”
还爆料:“网友通过视频见区伯得到的信息:让他像薛蛮子那样上电视认错!!各种酷刑!!不让他睡觉!!!”
旁边那位刚刚表扬他“温文尔雅”,他转头就这样义愤填膺:“无耻!!非法!!比娼妓和嫖客更不如!!”在说谁啊??
最后,发出高能预测:“很难正常从里面出来!!!”又是在说谁啊???

2015-04-01 新闻马赛克原创 新闻马赛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独家揭秘:区伯嫖娼酒店拘留所为啥火得一塌糊涂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