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杨佩昌: 为什么德国遍地“磨洋工”?

在临近毕业的那年,从莱比锡大学主教学楼到汉学系的那条小道开始铺小石头。每次路过那个地方,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放慢步伐观察:工人们拿起小石头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慢慢琢磨,看哪块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最合适,然后把石头镶嵌进去,慢慢敲打,确定平稳后再寻找另外一颗小石头。当然,工程进度超级慢,直到我离开德国了都还没有铺设完毕。

这一幕我今年在柏林大街上再次捕捉到,也同时唤起我对母校的回忆。在征得德国工人同意的情况下,我给他拍了照片,然后将照片发到网上,一位中国网友评论:“德国磨洋工”。此前我并没有仔细想过“磨洋工”的含义和来历,看了这一神评才突然恍然大悟。

的确,德国是磨洋工的典型。在德国修路如此,建筑、装修也不例外。我的母校莱比锡大学图书馆前后装修了7年,虽然时间有点长,但里里外外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每次坐在图书馆看书,经常有恍然如坐在艺术宫殿的错觉。而且,这座“艺术宫殿”也足够庞大,大得从来没有出现过找不到座位的情况。

如果细数哪个德国建筑的工期最长?冠军恐怕得授予科隆大教堂(Hohe Domkirche St. Peter und Maria)。该教堂始建于1248年,工程时断时续,至1880年才由德皇威廉一世宣告完工,耗时超过600年,至今仍不断修缮。获得第二名的当属乌尔姆市的敏斯特大教堂。教堂的建造始于1377年6月30日。1392─1419年当地建筑师恩辛格(Ulrich Ensinger)主持建造砖石架构的教堂主,设计高度156米,虽然经过恩辛格及其儿孙三代人接力赛的努力,仍未能实现设计高度。15世纪末以后,该教堂的建造断断续续,几经反覆,直到1890年在建筑师拜尔(August Beyer)的主持下才实现了恩辛格的设想。教堂主塔高度达161.6米,超出举世闻名的科隆大教堂4.6米,是世界上最高的教堂钟楼,十分壮观。1944年,一枚流弹将教堂主塔穿了个窟窿,战后,修复工程历时10年,到1970年基本恢复原貌。

虽然这些教堂建造时间长了点,但毕竟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而且也成为当地的标志性建筑:科隆大教堂的高度是世界第三,论规模,它是欧洲北部最大的教堂。集宏伟与细腻于一身,它被誉为哥特式教堂建筑中最完美的典范。对乌尔姆市而言,当地人称这座教堂不仅是上帝赐给他们的荣誉,而且是数代工匠留给后人的杰作、失而不能复得的珍宝。每年来自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在这些教堂流连忘返,惊叹这些建筑的宏伟和美轮美奂。而且,由于工期时间超长,难免会反映出不同时期的建筑特点,这为后来的专业设计人员和建筑爱好者留下了极大的研究价值。

提到教堂,不得不联想到德累斯顿的圣母大教堂(Frauenkirch)。教堂始建于1726年,采用了圆形拱顶、砂岩拼建等前所未有的建筑方式,是由木匠大师奥尔格·贝尔主持设计修建的,历时17年方才建成。圣母大教堂高95米,规模巨大,精巧华丽,是西方新式教堂建筑的代表作,是这座古老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德累斯顿最亮丽的风景,有许多音乐大师和艺术大师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遗憾的是,二战末期圣母大教堂在英美空军的轰炸下化为废墟,仅剩下13米高的一截残壁。战后,德国人没有把砖头拿回去盖房,而是一块块地编号保存起来。为何如此做?因为他们还有重新修建的梦想,可惜战后初期没有财力做这件事情。直到两德统一后,重建才提上议事日程。1994年重建工作开始,耗时11年。当然,这点时间对于德国而言已经很快,算不得磨洋工了。重建后的教堂基本按照原样修建,许多遗物都被精心保留下来,并成为教堂建设原料的一部分

还有些根本就不为外人知,但历史非常悠久的教堂,例如位于巴伐利亚州东南部的小镇阿尔特廷就有一座建于7世纪的神圣小教堂,是人们朝拜圣母玛利亚的地方。

如果人们由此以为,德国最古老的建筑只是这几座教堂,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德国几百年历史的宫殿、民用建筑、大学、博物馆和城堡等简直比比皆是,甚至有些城市基本上就是几百年前建造的,有些城市在二战期间未受到严重轰炸,所以还保持原貌。最典型的是德国海德堡市,那里的建筑古风十足,而且还有德国最古老的高等院校–成立于1386 年的海德堡大学。还有另外一个位于北部的城市吕贝克,是一座典型的中世纪山地城市。历史上,这个古城是“汉萨同盟”的倡导者之一。1143年建城以来,一直是欧洲著名的港口及商业城市,完整地保留了欧洲中世纪汉萨城市的典型风貌,其杰出的古建筑物保护使吕贝克为全世界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古城内至今仍保存着大量的中世纪的古迹,对于研究中世纪历史和吕贝克的城市建筑有极高的价值。

德国建筑在如此长的时间能得以保留,其实要归功于修建时的“磨洋工”。如果没有磨洋工,今天的德国不会有如此之多的辉煌建筑和历史遗产。

那么,德国人何以甘愿做磨洋工呢?原因在于,首先,他们把建筑当艺术,而不是作为捞钱的手段。在德国,建筑公司必须严格按照工程预算盖房,超出部分自己负责。而德国官员很不聪明,他们竟然没有发现回扣这个好的玩意儿。再说,官员根本没有权力将工程交给哪家公司,一切交易都在阳光下进行。其次,德国人有信仰。如果偷工减料,不仅是人生巨大的耻辱,而且他们认为上帝在时刻进行监督。有信仰的人会给子孙留下点什么,而没有信仰的人则会尽情在现世享受,在他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羊城晚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杨佩昌: 为什么德国遍地“磨洋工”?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