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真实官场:自杀贪官远比被判死刑的多

法治公会:法治是进行的状态,公会是联合的个体。法治公会关注法治热点和行业动态,关注法律人以及他们的理想和诉求。

绞索 自杀

【法治公会】

无锡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蒋洪亮自杀身亡,再次引爆舆论热点。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强,官员自杀数量呈上升趋势。蒋洪亮的自杀原因同样引来诸多猜测。《大案》(mycase)今天带您一起看看中国官员的非正常死亡。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被官方认定为自杀的112名官员中,省部级官员有8人,厅级官员22人,处级官员30人,处级以下官员52人。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去年,包括湖北孝感市委委员李海华、潍坊市常务副市长陈白峰、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等在内的多名官员自杀身亡。据媒体消息称,官员工作压力大、患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贪污腐败等各种原因驱使他们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1 (2)

方评论:蒋洪亮为何自杀?

@樊建川 (四川省政协委员,建川博物馆馆长)

今天中午,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从100多米的高塔跳下,抢救无效死亡,官方说其患有抑郁症。我认为,应该对患有抑郁症的官员,进行体检和评估,对于严重抑郁症者,应该令其离岗进行治疗,这样,对社会、地区、当事者家人、当事者都是有益的。

@八九季63 中共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楼死了。原因是得了抑郁,脑子正常的人,没几个相信这个理由。不过,他的死,不知换来多少高官们的窃喜,甚至还会换来他几辈子家人都享用不尽的金钱的安全,也甚至将对他审判会换成风光无限的追悼会……随着反腐的深入,相信还会有更多官员因抑郁而以不同的方式向阎王报道!

@聂辉华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自杀官员的收益至少有三方面:消除罪证,保护同僚;保护家属的部分既得利益;免受侮辱,保护名声。

@倾城 想起了济南市委书记王敏的《忏悔书》:“夜夜难以入睡,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发泄胸中压力。”

钱列阳:这几年自杀的贪官远比被判死刑的多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统计,2014年,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贪污、贿赂、挪用公款100万元以上的案件3664件,查办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4040人,其中厅局级以上589人、省部级以上28人。由此可见,2015年将成为贪腐官员密集受审的一年。

按照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卢建平的思路,目前经常提到的对腐败“零容忍”,正是中共反腐的“底盘”。这个“底盘”表现在法律层面,就是对贪贿行为降低打击门槛、扩大打击面。2014年后,中纪委网站一周数人、甚至一天数人通报被调查问题官员的频率,检察机关一万多人的职务犯罪查办数量,都是对腐败“零容忍”的明证。“但‘守住底盘’并不意味着每人都要判个十年八年。”卢建平说,对于大多数人,刑罚力度还是相对较轻。

而反腐的另一重维度“天花板”,代表着重罪重刑的上限——也就是对最严重的贪贿行为适用死刑。“如果自始至终一个贪官都不死,会有人感觉反腐像哄孩子一样,只是轻轻拍一拍。与零容忍的下限相比,上限就会显得不协调,有些交代不过去。”卢建平认为,对彭、胡案的判定透露出一种态度:对于贪贿犯罪,少用慎用死刑不代表不用;必要时,死刑还须适用。

对于贪官获死刑,钱列阳始终不认同那是最严酷的刑罚、最有震慑性的预防手段。“有的案件里,你会发现贪官被纪委找去谈话后直接就自杀了。”钱列阳认为,这本身就说明一些贪官不怕死,死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几年里,自杀的涉贪官员远比被判死刑的要多,所谓‘贪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官员自杀深层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文 | 老徐时评

3月的最后一天中午,在江苏宜兴龙背山森林公园高达108米的文峰塔上,一个男子纵身跃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官方认定,死者系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

之前一天的3月30日,江苏省政法委书记李小敏空降无锡,任无锡市委书记。前市委书记黄莉刚刚在几天前接替早已落马的杨卫泽,上调省城担任南京市委书记。蒋洪亮出席了宣布李小敏任职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并无异样表现。

对于蒋洪亮的自杀,官方的解释是其患有抑郁症。凡是脑子正常的人,恐怕没几个会相信这个理由。只要是官员自杀,准是抑郁症。老百姓已经耳熟能详、司空见惯了。

据“光明网”的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的11年内,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这112名官员中,省部级官员有8人,厅级官员22人,处级官员30人,处级以下官员52人。那么,2014年至今,已有多名官员自杀。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去年,包括湖北孝感市委委员李海华、潍坊市常务副市长陈白峰、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等在内的多名官员自杀身亡。

至于自杀的原因,据媒体归纳,官员工作压力大、患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贪污腐败等各种原因,驱使他们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那么,官员自杀深层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人死为大。一切都结束了,就不在乎那么多了。抛开具体个案,单纯说这个道理。工作压力大、患抑郁症等这些都是表象,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身上不干净,或者做了亏心事,饱受良心谴责。

被中纪委竖为“装两面人、耍两面派”典型的原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这样评价自己:人前是人人后是鬼。据他讲,他夜夜难以入睡,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上班时怕回不了家;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也怕是借题下菜。开会时在台上坐着,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强打精神撑着;一个人时,唉声叹气,多次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脑袋……

这是正常人过的日子吗?久而久之,鬼都会抑郁!

抑郁症,成了官员的职业病,其责任其实并不完全在官员本身。权力垄断下的官场,就是一个逼良为娼的大染缸。官场的畸形与官员的变态,令人不可思议、触目惊心。一个人如果不敢说真话,不能做想做的事,不能当一个真实的正常人,那么在这样的地方呆久了,不变态、不病态、不抑郁、不绝望,那才叫怪呢。

官员因抑郁自杀,也提醒各级组织部门,在选拔干部时应该对官员进行心理健康方面的检查,对于严重的抑郁症患者,不仅不能提拔重用,还应该令其离岗进行治疗。这样对社会、对本人及其家人都是有益的。

官员 自杀

官员自杀,有人悲伤,有人窃喜。也可能审判会换成了风光无限的追悼会。随着反腐的深入,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官员,因抑郁而以不同的方式去向阎王爷报道。但是,选择自杀真的就能一了百了吗?如果真做了坏事,在人世间你忧郁而终,在地狱你照样是一个被“忧郁”缠身的鬼。

当官其实就是一个职业,别赋予它太多神圣的光环。做官惟有踏踏实实、老老实实地为老百姓谋福利,遵纪守法,依法治国,才是唯一的归宿。当今官场,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不人、鬼不鬼的官员,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们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如果他们的乌纱帽掌握在老百姓手里,他们还会抑郁吗?

来源:老徐时评的博客(独立评论人,《人生三段论》作者 微博自媒体联盟成员)

官员自杀并非“一了百了”:死后仍可开除党籍

涉嫌贪腐的官员,在听闻纪委要调查、在纪委调查过程中“自杀”,或者在检察机关侦查过程中、法院判决前死亡,真能“一了百了”吗?如此,是否真的能保住自己的“政治声誉”?家人是不是还可以继续享用涉贪的财产?是否能保住涉贪的相关关系人,包括亲属在内的其他涉案人是否还会被追责?

死亡之后也可开除党籍

问:在纪委调查前或在纪委调查中,涉贪官员“死亡”,是不是一定会停止调查,不再问责?

答:不是。即便当事人死亡,党组织仍然可以调查,无需撤案,仍然可以对其作出纪律处分,当事人死亡并不必然导致其免于追究党纪责任。实践中,也存在当事人死亡后被追究党纪责任的。

根据我国《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七条之规定,违纪党员在党组织作出处分决定前死亡, 或者在死亡之后发现其有严重违纪行为,对于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的,开除其党籍;对于应当给予留党察看以下(含留党察看)处分的,作出书面结论,不再给予党纪处分。

因已死亡不再移交司法

问:书面结论是什么?

答:确认其违纪。因为人已经死亡,无法执行留党察看、撤销党内职务、严重警告、警告处分。

问:若党内确认了违纪,死亡官员的财产如何处理?

答:确认违纪所得的涉案款物、经济利益,应该予以收缴或者退赔。暂扣款物需按程序拍卖或其他方式处理后上缴国库。

款物包括现金、有价证劵、房产、金银珠宝、文物古玩、字画、家具、电器、交通工具、通讯工具等。

问:违纪官员若涉及巨额贪腐,还需要移交给司法机关吗?

答:因为已经死亡,不再移交。

判决前死亡则不能认定为有罪

问:在检察机关侦查过程中、法院判决前死亡,怎么办?

答:需要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无论前期侦查有多扎实,最终都不能认定为有罪。

问:在这个阶段,涉案官员的财产该如何处理?

答:如果有证据证明其财产属于贪污贿赂等违法所得,侦查机关可以进行调查,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可以依法进行查封、扣押、查询、冻结,并且可以提请人民法院裁定将其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死亡”会加大查办难度

问:为何外界认为人死就能“不了了之”?

答:中国传统“死者为大”,调查机关有时不愿继续对“自杀”官员的违法违纪问题继续调查,防止背上“刻薄”恶名。

问:“自杀“对案件查处有何影响?

答:案件的一个重要证据没有了。被调查人陈述无法获取,会使得案件查办难度加大。但是,对于官员在被调查期间自杀的,已经陈述了部分罪行的,或者其他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的,仍然可以认定。

如果在被调查前就自杀,查办难度就非常大。对受贿类案件,没有官员一方的陈述,属于缺失关键性证据,容易导致案件难以推进。

问:没有涉贪官员的陈述,是不是就没办法查证了?

答:不是。还会有电子证据、短信、银行汇款记录等途径佐证。另现在贪腐案件,往往有家属、情人等介入经手,也是案件突破路径。没有涉贪官员的口供,只要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关键看查办案件的决心和力度。

转自:大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真实官场:自杀贪官远比被判死刑的多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