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木然:区伯嫖了谁的娼?

百度新闻报道说:“以监督公车私用而出名的”广州低保户区伯区少坤,近日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根据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及网友贴出的《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3月26日晚23时许查获嫖娼的区少坤及冼某,区伯、冼某及两女子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处罚。

3月30日下午,“长沙凌杰07”等三位网友去长沙市看守所探望了“广州区伯”,“长沙凌杰07”发布微博称,三位朋友轮流和区伯通话,“区伯坚决否认嫖娼,称嫖娼是根本没有的事。”

嫖娼的事被公布,已经不是一起。前有李庄在重庆被嫖娼,中有薛蛮子嫖娼上央视,后有演员黄海波嫖娼被迫出走美国。嫖娼引发的公共事件还真是不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多。只是中国有娼妓,就必然有嫖娼,这种事,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彻底打击嫖娼的本事,那还是根绝不了。何况,即使在毛泽东时代,也并没有完全根绝,形式上的嫖娼没有了,内容上的嫖娼仍然存在。

食色性也,人性这种东西,很难根除,对人性这种东西,只能疏导。对此,有人建议对嫖娼非罪化,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招数。只要人类不自我毁灭,只要没有外来物种把人类消灭,只要不把中国男人变成太监,只要人类还要继续繁衍,性的存在也就决定了嫖娼的存在。再说,中国在进入现代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大量的社会问题出现,很多人的性如果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势必引起与性有关的各种社会问题。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得被迫默认这种情况的存在。这是人类的不幸,也是人性的释放。

那些道德伪君子们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他们是道德真君子。无论是道德伪君子还是道得真君子,都得基于人性去考虑问题。社会问题,如果不从人性出发,而只是道德出发,固然能占领道德阵地,即使暂时步步为赢,长久看也必然会全线失守,除非他们已经失去了人性,除非他们变成了机器人。

能把嫖娼引入公共事件,没有公权力的参与,还真是困难。每天都会有嫖娼,每天的嫖娼也不是能抓得完了,且不说警力不够,就是有眼睛雪亮的群众也是不多。中国人,基本上不爱管别人的闲事,何况,这种闲事,又不能获得什么好处。如果举报嫖娼有奖,那么冲上来举报的人肯定也是多了,无利不起早嘛。现在想发动群众,那也就是一个难字了得。如果没有利,发动群众,把嫖娼推向群众的举报大海,这种大海也是没有水的大海。

现在,网民们在微博、微信、博客等自媒体对区伯嫖娼一事讨论极为热烈。态度几乎是一边倒,即支持区伯。支持区伯倒不是支持其嫖娼,质疑公权力是否存在滥用。一个低保户,在长沙花了1200元嫖娼,当地警察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被抓之后为什么滥用公力随意公布区伯的隐私?

这件事,就是《新京报》也看不下去了,对此质疑道:无论从摆脱“报复性执法”嫌疑,还是从人性化执法角度,被处罚人的隐私都不宜被公开。“区伯嫖娼”的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到底是从何种渠道流传出来?这其中有没有执法漏洞,都值得相关部门好好调查。

公安局说区伯嫖娼,区伯说没有,到底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那得由事实来求证,必须要找到关键的证人,那就是那个妓女。说那个妓女似乎不太好,那就说性工作者吧。问题这个性工作者是谁呢?总得出来露个面才好。如果没有证人,仅靠双方的各执一词,都是片面的,都是不足信的。区伯总不能对着空气说嫖娼,说空气是性工作者吧。如果真是空气,那么每一个人都是嫖娼人。只是这么荒唐的结论能够推出来,也是可笑至极的事。

如果真是公权力滥用,如果区伯没有嫖娼,那么以区伯嫖娼的名义抓人,对区伯污名化,这是违背公权力伦理的。当地警方就成了公妓,区伯嫖了当在警方的娼,果如此,当地警方真是没脸见人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木然:区伯嫖了谁的娼?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