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三年前“占领男厕”的多位女生近日遭警方跨省调查

各位同事、志愿者、各合作伙伴、各位师友:

在过去两周里,多位曾参加2012年“占领男厕所”活动的女生遭自称“北京警察”的跨省调查。据了解,“北京警察”前往多个城市、通过多种方式寻找这些女生,调查内容是三年前的“占领男厕所”活动,并称该调查的事由是李婷婷等“女权五姐妹”的“寻衅滋事”案。特此通报,并提请注意如下几点:

一、 鉴于李婷婷等被北京警方抓捕的“女权五姐妹”中多人是2012年“占领男厕所”活动的参与者,上述“北京警察”的跨省调查行为显然是为“女权五姐妹”案收集证据,并非针对这些女生本人。

二、“女权五姐妹”被抓捕时正在计划“公交车反色狼”普法活动,被北京警方抓捕的理由为“涉嫌寻衅滋事罪”,但由于该普法活动尚在计划中,并未付诸实施,所以完全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法律要件。如果办案单位为了把一个根本不能成立的案子办成“铁案”而变换所涉罪名、变换调查方向,那无疑就是“先抓人后寻找定罪证据”的违法侦查。

三、“女生占领男厕所”活动发生于三年前的2012年春,第一次“占领”活动于2012年2月19日在广州上演。在女生们致现场男同胞的一封信中写道: “这次‘占领男厕所‘,一不为财,二不为色。只为帮助广大女同胞解决内急问题。”  排队上厕所,这是女性朋友外出购物、吃饭、游玩时,都曾遭遇过的经历,陪同出行的男士往往也需要在女厕外苦苦等候自己的女伴。特别是遇到节假日,经常是女厕所外排成长龙,隔壁的男厕所空间则往往有空余 。

女生们的“占领”行动,并非长期留驻男厕,也不是与如厕男士发生冲突,而只是如上述信中所述“暂时‘征用‘男厕”,以帮助现场“内急”的女士。只是一个短时间的行为艺术,不以“扰乱秩序”为目的,现场既未滋生事端、也未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混乱。

而从事后效果来看,通过“占领男厕所”这样的娱乐化行动,还引起了媒体及立法者、为政者对“女厕排长队”问题的关注和重视。当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 叶青、屈雅君、赵林中、全国政协委员孙晓梅等分别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了关于解决女性如厕难问题的议案、提案、或建议。仅在2012年,至少就有广州、深圳、昆明、石家庄、南昌、太原等城市的政府部门出台了相关的举措。年底,“占领男厕行动”入选《中国妇女报》“2012年度‘性别平等’十大新闻 ”。

如果这样一个早有公论的善举,三年之后竟然被警方视为“罪行”,那么不排除今后会有更多的民间善举会被警方以“罪行”对待。

四、我们理解警方对“占领”字眼的紧张和焦虑,早在三年前女生们实施“占领”时,就有警界人士将此“占领”与“占领华尔街”并论,三年过去,事实早已证明此“占领”非彼“占领”。如果警方“闻‘占领’而色变”、甚至“凡‘占领’必治罪”,那将毫无法律基础。

 

北京益仁平中心

2015年4月5日

 

附一:《广州日报》相关报道

广东女生发动占领男厕运动,呼吁厕位分配更合理

2012-02-20 08:03来源: 广州日报 记者杜江 摄

昨日上午,越秀公园正门一公共厕所,一名女生刚从男厕所“方便”而出。几名女大学生发起“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的“占领男厕所”行为艺术。

 

希望通过“占领男厕”行为艺术引起社会对男女厕位不均衡问题的重视

本报讯(记者林霞虹实习生初墨品) “先生,可以稍微等几分钟再进厕所,让女士先用一下男厕所好吗?女厕所那边排的队太长了……”昨日中午11时许,在广州市越秀公园旁的一个免费公厕旁,几名女大学生上演了一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她们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引起政府和社会对男女厕位不均衡问题的重视,从而消除女性在公共场所如厕排队现象。

 

女厕排长队男厕如空城

“占领男厕”活动的发起人是女大学生李麦子(化名)。她说,作为一名女性,在公共场所上厕所往往需要排长队,在与朋友聊天时也发现许多女性对此深感无奈。

李麦子认为:“表面上看,现在男女厕所1:1,是男女平等,但男女生理构造不同,如厕所花时间不一样,实际是不平等。”

李麦子说,考虑到女性排队如厕已司空见惯,为了唤醒人们麻木的神经,引起社会和政府重视,她和朋友才决定搞这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

昨日中午11时许,李麦子和几名女大学生一起带着“道具”来到了越秀公园旁的免费公厕。此时,女厕旁已经排起了长龙,而男厕门口却没有一个排队的人。李麦子的朋友举起了两个自制纸牌,一个上书“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另一个则写着“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

“先生,可以稍微等几分钟再进厕所,让女士先用一下男厕所好吗?女厕所那边排的队太长了……有人已经快憋不住了……”她们走到准备进男厕的男士面前说了这番话。有的男士摸不着头脑,

女大学生们还向市民派发了《致男同胞的一封信》。她们在信中呼吁: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比例至少应该达到1:2。

 

常等如厕妻男士也赞增女厕

一位刚刚从男厕上完厕所的黄小姐说,她和男朋友出去玩,男朋友上厕所1分钟就出来了,但是她至少得花十来分钟。

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王同学说,广外男女生悬殊,但厕所设置还是1:1,导致很多男厕空闲,女厕人满为患。她建议借鉴香港、台湾等地做法,提高女厕比例。

在外等候的吴先生表示理解。他说,自己跟妻子去逛商场上厕所时,妻子常常要排很久的队,他也要等许久。“如果真能提高女厕厕位,那是社会的进步。我觉得,女厕蹲位至少要是男厕的两倍才够。”

据本报去年报道,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提案建议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规定新建、改建的厕所,增加女厕的建筑面积和厕位数量,明确规定女性厕位为男性厕位的1.5倍。

针对韩志鹏的提案,2011年3月份,市城管委专门制定了《关于提高公厕女性厕位比例实施意见》,提出对今后广州市公共场所新建、改建、扩建公厕工程,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的要求。广州市城管委还将通过立法,制定《广州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在《办法》中明确规定,将男、女厕位比例1:1.5作为强制性执行条款。

 

专家:满足女性内在需求

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负责人柯倩婷副教授也大力支持增加女厕,女性排队上厕所,不仅浪费时间,还会引起处在生理期的女性身体上的不适。

柯倩婷说,“女厕排起了长队,这样对城市文明有影响。增加女厕比例,是一项内外兼修的工程,既满足女性内在需求,也给城市文明加分。”

柯倩婷指出,目前国内增加女厕比例还停留在讨论阶段,远远没有进入法律法规的政策阶段。

 

无性别厕所是否可行?

现场有人提议,可以增加无性别厕所,男女公用,避免浪费。对此,来自广商的一位男同学表示,他认为在公共场所设立无性别厕所还是有不便之处,容易引人偷窥,滋生犯罪。

针对无性别厕所,柯倩婷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无性别厕所可以用于以下几种情况:一是针对带孩子的人群,有需要帮助的孕妇和老人等;二是比较中性化的人群,因为外形的原因让他们去哪边都会不太方便;三是跨性别的群体,例如异装癖、变性者等;四是用于任一性别的厕所需要排队时作调节用。

(记者 林霞虹)作者:林霞虹来源羊城地铁报)

 

附二:新华社:从“占领男厕”到改革公厕有多难?(图)

http://roll.sohu.com/20120309/n337222791.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三年前“占领男厕”的多位女生近日遭警方跨省调查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