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志愿者彭家勇遭遇恐怖袭击实录

2015年4月2日,我和刘少明、邓小明来到广东省中山市南朗镇,先到南朗人民医院看望了中山翠亨制包厂的女工史接英,她是3月24日因为在厂里参加集体维权,在警察抓捕工人时受伤的,受伤之后一直在那里住院。

我们看望过史接英后,离开南朗人民医院的时候就被便衣警察跟上了。据工人称,从4月2日起,中山翠亨制包厂所有工人的手机全部都被监控了,所有跟工维义工彭家勇、邓小明和刘少明等人联系过的工人都被南朗公安分局下属各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和审讯。南朗警方的恐怖主义罪行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大约晚上7点半左右,我们在南朗人民健身广场突然被三四十个恐怖分子包围了,他们是乘坐三到四辆面包车、警车和小车来的。他们有的抬手有的抬脚把我绑架了,劫持了我,把我往一台面包车上拉。混乱中,我脚上的拖鞋掉了。

我连忙呼喊救命,广场上人很多,却没有人敢来救我。离那台面包车还有几米的时候,他们把我按在地上,围在中间,对我进行拳打脚踢,导致我的头部、腰部、肋骨和右大腿多处受伤,疼痛难忍。 然后他们给我戴上铁拷,强行把我劫持进一台面包车。车上有两个人死死的按着我,还有两个人死死的拉着铁拷。在车上,我问他们是什么人,有人回答是便衣警察,还有人出示了警官证,他说:他们是警察,弄死我也不会有人知道。车上还有两个辅警。

这些人在车上又打了我几拳,然后将我劫持到一家派出所,然后又把我劫持到南苑派出所。 他们把我推进南苑派出所的讯问2室,按到铁椅上,继续戴上铁拷,锁上铁椅。然后抢走了我随身所带的物品,其中手机、身份证和银行卡被拿到其他房间,离开了我的视线。后来,在我的要求下,警察给我买了一双拖鞋。 先后有三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个被称为所长)和两个辅警审讯了我,其中一个便衣警察给我做了笔录。审讯过程中,警察一再要求我劝中山翠亨制包厂的工人开工,我告诉他们,我没有这个能力,这也不是我的职责。

审讯期间,我腰部、肋部、后脑勺和右大腿多处疼痛难忍,我多次要求警察给予救治、送医检查或者拿药,均遭警察无理由拒绝。 我在南苑派出所讯问2室被审讯期间,询问室突然来了四个不明身份的大汉,其中一个不像中国人。他们都没有穿警服,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给我做笔录的警察说,这些人是他的领导。他们在讯问2室待了约5分钟,我强烈要求他们离开,他们才走。 到4月3日凌晨2点多,一车警察把我劫持到崖口派出所。

其中一个被称为所长。他们把我带进一个讯问室,由南苑派出所来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一个辅警继续审讯。两点半,崖口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大厅,把南苑派出所扣留的我的物品还给我。我检查物品时发现手机已经被警察弄坏了,我要求警察赔偿,崖口派出所的教导员说是南苑派出所的人弄坏的,要求我找南苑派出所,他说南苑派出所的人已经离开了,他可以证明发还时手机是坏的。 2点34分,崖口派出所的人要求我立即离开,我要求天亮后再离开,包括教导员在内的五个警察强行将我推出崖口派出所。

我要求警察帮我叫一辆的士车,警察拒绝了,教导员让我出门往右走,不远处可以找到打的的,然后他们就关上了派出所的大门。 我按照崖口派出所教导员指引的方向走了几十米远,原本停在崖口派出所门口的一辆面包车突然开过来停在我身边,车上下来七八个蒙面的恐怖分子,对我进行恐怖袭击,他们用纸箱罩着我的头,将我打倒在地。我脚上的拖鞋又掉了。

慌乱中我的头和恐怖分子的面部都没有完全蒙住,我看到了其中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我在南苑派出所看到的四个没有出示身份证件的大汉中的两个。他们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然后把我绑架劫持到那台面包车上。 这些蒙面恐怖分子将我按在车里,继续殴打,途中又抢了我的手机,过了约半小时,来到公路边的一处停车场地,恐怖分子将我推下车,混乱中我又看到了一个人的脸,这个人也是在南苑派出所讯问室见过的四个不明身份的大汉之一。他们又对我拳打脚踢,直到我完全不能动弹,然后捏开我的嘴给我强行灌一种带咸味的不明液体。

这些恐怖分子中至少有一个人会说外语,声音很恐怖,最后听到他说“let,s go”。有人把我的手机塞进我的裤子里面。 我在地上躺了约15分钟左右,才站起来,发现恐怖分子和那台车已经走了。 我慢慢爬起来,赤者脚沿着公路往回走,沿途看到有212路公交车路牌,有逸仙水库等。

我边走边拦车,终于拦到一辆小车将我带到南朗,然后打的回到番禺。 到番禺后,我先后向富华派出所和南朗公安分局报警,然后到市桥医院急救和检查。 下午,我在朋友曾飞洋、刘少明、邓小明、北国、孟晗、陈辉海、黄小娟、祝新华陪同下,来到富华派出所报警,富华派出所跟南朗公安分局李警官联系后要求我们去中山南朗公安分局报警。 然后,我在朋友刘少明、陈辉海、北国和祝新华陪同下,来到中山市南朗公安分局,找到李警官,李警官安排两个警察和一个法医带我们到榄边派出所做笔录。 我在榄边派出所做完笔录后,三个警察又带我去崖口派出所门口和田心桥附近查看了两处事发现场。然后回到南朗公安分局,李警官说市局指定由五桂山石鼓派出所管辖,然后三个警察又带我去五桂山石鼓派出所。陈辉海开车带着刘少明、北国和祝新华一路护送。

4月3日夜晚11点25分,我们到达石鼓派出所后,南朗警察把警车停在路口,指引陈辉海把车停到左边,陈辉海的车还没停稳,突然出现一辆摩托车,车上有两名戴头盔的恐怖分子,突然扔来一块砖头状的花岗岩石头,砸向陈辉海的车门(驾驶员位置)。不到三秒钟,恐怖分子又扔来是一块同样的石头,往陈辉海的车里砸,直接对准陈的脑袋太阳穴,陈头一闪,躲过一劫,砖头还是砸伤了坐在后排右侧位上的祝新华的手。刘少明、彭家勇和北国连忙叫警察,石鼓派出所的警察出来后,袭击陈辉海的恐怖分子逃之夭夭,警察也没有追赶。 我和陈辉海分别在石鼓派出所报案,石鼓派出所给我们做了笔录,法医对我的外伤进行了拍照。然后给我们出具了受案回执。

然后石鼓派出所派警车护送我们上高速公路,连夜回到番禺。 4月4日,我回到市桥医院继续住院治疗。打工族同事曾飞洋、孟晗、北国,利得鞋厂三位女工,工人何明辉等,公民旺丁、刘少明等,同事林东、邓小明等人来医院看望了我,还带来了很多礼品和捐款。 劳工界朋友和工人纷纷发微信、打电话表示慰问,在此,我向大家表示最真诚的感谢!恐怖分子吓不倒我们,出院以后,我会继续坚持帮助工人,通过集体谈判等方式维护工人的权益和尊严!

海哥劳工服务部志愿者彭家勇自述,电话18689370652,2015年4月5日21时51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志愿者彭家勇遭遇恐怖袭击实录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