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尹周全:衡陽"被捕"記

14

 

图片中间为作者本人

2015年4月9日下午,我與何家維、歐彪峰及來湖南進行商務旅行的湖北杜導斌先生驅車來到衡陽市拜訪朋友。

晚上又在衡陽文正賓館拜會正在衡陽辦案的周澤、王甫等律師,22點左右在當地朋友的安排下我們四人入住文正賓館8210和8212號房間,分別用我和何家維的身份證登記開房。 在我與同住的朋友聊天正酣之時,約在23:40,突然聽到急促的敲門和叫喊開門的聲音,我將房門打開后衝進來六、七名黑衣男,聲稱是派出所的,要我們拿出身份證檢查,看了我的身份證後對我說我涉及案子被網上通緝,然後就帶我走出房間,期間有一個人從后背抓住我的褲腰。

12 13

接著他們又叫開了何家維和歐彪峰住的房間,其時歐彪峰已經脫下衣服睡了,何家维正在浴室洗澡。三個人押著我先走,在等電梯時我對緊緊抓住我褲腰的家伙說:"你們可不可以文明一點?不要這樣野蠻好不好?我肯定不會跑的。"隨後那人松了手。 出酒店后,看到門口停了兩輛警車,三人將我押上警車將我帶到了衡陽市蒸湘公安分局華興派出所,徑直將我領進一個候審室,叫我坐在審訊椅(俗稱老虎凳)上,將我的雙腳和一隻手銬住。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遭受這種情況,因為我是一個謹慎守法的公民,當然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衡陽警方要抓我銬我,此時我非常的鎮定,告訴他們我沒有任何問題,期間有警員拿著警棍不時地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那位年齡大點的警察過來為我打開了手、腳銬,我繼續坐了一會後起身出來看到何家維在外面的屋子里,那個年齡大些的警察坐在門口守著我們倆,我們反復問他為甚麼要抓我們,他解釋說他們也不知道甚麼事情只是執行命令,說話的語氣還是比較友好的。

何家維提出要喝水,那老警察說沒有水,我拿出十塊錢要他給我們去買水,老警察叫了一個年齡的協警去買來了兩瓶礦泉水,然後家維質問他為甚麼沒找錢,按道理兩瓶普通礦泉水不要十塊錢的,年輕的協警出去幾分鐘后拿了五塊錢回來給我們,如果我們不提要找錢,他們連這樣的小便宜也要占有!還有人相信"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鬼話么? 與家維同時進來的歐彪峰,警方查看了他的身份證很快就出去了。

此時我和家維被抓的消息已經通過網絡在國內外迅速傳開,不時有朋友打電話進來問候,警方抓我們後發現我們并不涉及任何刑事犯罪所以并沒有收繳我們的手機。期間那位年輕戴眼鏡的警察進來,向我們說這個事情跟邵陽那邊有關,要我們等一等,我想這沒准就要等到第二天上午了,我的手機快要沒電了,發了一條信息給長沙的朋友,將我老婆的電話告訴他,如果我有事叫他聯繫我老婆并要她不要擔心我。

當時,我想能被網上追逃這事應該也不會小。既然跟邵陽有關,應該由邵陽警方來接走我們吧,到邵陽後至少也會給我們辦個拘留吧。我開始罵邵陽警方太無恥了,三月三日祭拜完李旺陽墓後被他們扣了兩個小時,離開時很客氣的對我們說:"歡迎你們到邵陽來,但是不喜歡你們到這個地方(指李旺陽墓地)來,我們也不是要為難你們。"真沒想到他們會將我們列為網上追逃人員,如此濫用權力的惡行,是不是很囂張、卑鄙無恥?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有警察進來要我們出去。在大廳我們見到了衡陽本地的朋友和與我同住的朋友正在與一位值班副所長交涉,該副所長向我們說了一些請求理解和不好意思之類的話,給我們說明了是邵陽警方將我們列入"臨控人員名單"。他們是接到110指揮中心的命令而出警的,離開前我與何家維在他們的出警記錄本上簽名,值班副所長與我們握手道別之後我們返回酒店房間。

特別感謝衡陽當地的朋友,這位朋友是法律專家、中國社科院的博士後廖曜中先生,如果沒有他的熱心幫助,我們或許要在派出所度過冷冷的一夜。 針對這個事件,邵陽警方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人為製造恐怖氣氛,破壞國家法制,是嚴重的濫用職權的行為。

我們鄭重要求邵陽警方應盡快解除針對我們3月3日邵陽之行的七人所作的"臨控"措施,我們將保留向湖南省公安廳控告邵陽警方濫用職權的權利。

長沙飛雪 尹周全

2015年4月12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尹周全:衡陽"被捕"記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