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治儒:裕元鞋厂大罢工始末(上)

劳工维权

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清明节

2014年4月5日,东莞裕元鞋厂因未依法给工人缴纳社保而导致工人罢工,人数最多时超过2000人。

罢工的原因是3月份裕元一厂有退休工人在办理社保手续时发现,工作10多年的工厂竟然一直是以“临时工”的身份给缴纳社保,缴费基数只有1810元,比本人实际工资少缴了一半多。即没有按照法律规定以其本人实际工资缴纳。因缴费基数太低,退休后其仅能够领取400多元的养老金。该情况经与其他同事说起后很快在裕元鞋厂工人中传播开来。因此,有很多工人就去社保部门查询,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很快“临时工”身份以及社保未足额缴纳的问题开始在工人社交网络如QQ群、微信中迅速传开并炸开了锅。

这时有人联想到一些工人为子女办理入学手续时,因裕元鞋厂没有与他们签订劳动部门印制的正规劳动合同而导致不能办理入学手续,工人们认为没有正规的劳动合同也是其“临时工”身份的另一种表现。工人们认为在裕元鞋厂工作这么多年了,仍然以“临时工”对待,导致诸多合法权益受损,感觉非常气愤。

为此,愤怒的工人在4月5日清明节发起了罢工抗议。但由于此前缺乏组织动员,参与罢工的主要以裕元一厂工人为主,裕元鞋厂其他分厂并没有积极参与。人数多时也才2000多人。

在裕元鞋厂没有及时回应的情况下,工人决定前往东莞市政府反映情况。浩浩荡荡的工人队伍最终被警方拦截在高埗大桥,导致高埗大桥交通严重堵塞。后地方政府和裕元鞋厂沟通后,答应在4月14日就工人提出的问题会同有关部门后做出正式答复,称会给工人们一个满意的结果。后工人才逐渐散去。

东莞裕元鞋厂属于台湾宝成集团,主要为耐克、Adades、NB等世界知名品牌商代工,属世界最大鞋子生产商。宝成集团总共有40多万名员工,在中国有超过16万制造工人。主要分布在东莞市高埗镇、黄江镇、中山市三乡镇、珠海市吉大工业区等。因未依法为员工缴纳社保,曾在2007年3月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但7年过去了,仍然存在社保未依法缴纳的问题。 

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4月5日裕元鞋厂工人罢工后不久,就有裕元鞋厂的工人通过QQ咨询我社保方面的问题,后其将我拉到他们工友的QQ群里面。因罢工已告一段落,在这个QQ群里面,似乎并没有人过多的讨论社保的话题,只是偶尔聊聊。

到了10日,群里面有人告诉我另一个QQ群的号码,说这个QQ群人多,主要讨论社保维权的问题,让我加入。因此,我加入了这个叫“宝成在线”的QQ群。当时里面好像五、六百人,对社保及如何维权的问题讨论很激烈,观点不一。主要以裕元鞋厂未依法缴纳社保为由辞职要求赔偿,拿钱走人,和要求裕元鞋厂补缴社保欠账两种意见为多。但当时好像对公积金的讨论并不多,也没有人提出增加工资的要求。

依当时的争论看,谁也说服不了谁,各有各的主张,而大多数人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并没有就如何维权而开展有效的讨论。但我感觉当时要求拿钱走人的似乎要占多数。当然,大家也非常小心,凡不是裕元鞋厂的及谁在里面说话有点向着工厂的人就会被要求管理员踢出去。

因此,我入群后并没有立即说话,先观察群里面的讨论,了解具体情况,看看工友们的想法如何。如果贸然介入讨论,就可能会被立即踢出群来。因此,我想得先跟群主或管理员做个沟通,先说服他们才能够保证有机会在群里面跟大家交流沟通。我先加了群主和管理员为好友。还好的是,这个“宝成在线”QQ群除群主外,只有一个管理员,群主和管理员好像从不发言。加好友的信息发出后,只有管理员通过了,群主过了两三天后才通过。

管理员是一个小女孩,此前在裕元鞋厂工作,现在广州上班。从管理员那里知道,群主不在国内,在越南工作。因担心被资方或不熟悉的人混入群,只设她一名管理员,群的日常管理由她一人负责把关。我向她做了介绍,并将网络上我及春风服务部的报道发链接给她,让她了解我们机构的性质及为劳工维权的经历。经过初步的沟通后,就裕元鞋厂的情况以及如何开展维权跟她进行了交流。在基本上取得她的信任后,我就开始准备参与到群里面的讨论。

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 

根据裕元鞋厂的实力和影响,要使裕元鞋厂补缴10多年来欠缴的社保和公积金,就当时执法环境和司法实践来看是非常困难的。没有强大的压力不可能使裕元鞋厂主动补缴及同时得到地方政府的认可。加上此前裕元鞋厂也曾时有小规模停工抗议,但很多情况下并没有满意的结果。

因此,我认为要想达成目标,就得考虑如何将全部工人组织起来,采取统一的行动,以集体的力量迫使裕元鞋厂做出让步。在参与群讨论前,我已就如何说服裕元鞋厂工人有了初步的方案。准备参与群讨论前,我先写了一个200多字的自我介绍,并附上我及春风服务部的相关链接发到群里面。

刚开始群里面的工人并不是看链接是什么内容,而是质问我是怎么进来的,然后问我们是一个什么机构,问我是不是律师,说我们是免费的,那我们靠什么赚钱,你如何知道我们工厂的事情,你在深圳跑到我们东莞来要如何帮我们维权等等,什么样的问题都有。

由于网络上的资料并不完整,以及大家对劳工公益机构也不熟悉。因此,我就开始做详细介绍,但由于人多,讨论比较激烈,我才说了一段,再发第二段时,前面的内容已经无法看到。因此,开始又有很多的人问类似的问题,考虑到屏幕看到的信息更新太快,我想就一次说完再发出去。但可能打字太慢,加之要考虑到措词的问题,很多人已不耐烦,有的说管理员不应该加我进来,有的要求管理员踢我出去。因已跟管理员做了充分沟通,管理员因此也没做回应。

因此,大约花了约1个多小时,把春风服务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如何为劳工提供帮助以及经费的来源等工人关注的问题做了耐心细致的解释。才开始消除疑虑,有的人私信管理员,在确认我没有问题后,就开始善意的交流。

期间,有人通过网络搜索到我的信息并发到群里面,一些有关我的媒体报道,也复制发到群里面,大家才有所信任。并开始问我对他们维权的意见。但期间还是有的人不太相信,怀疑我可能是政府机构的人。因此,群里面相信和不相信的人开始争论。相信我的人说,网络上介绍得很详细了,不要不相信好心帮我们的人。不相信的人却要求视频聊天,看看我是不是网络上介绍的本人以及办公场所。

但因3月份我们龙华的办公室被逼迁到石岩,搬家当天物品还未下车,石岩派出所的人就通知房东赶我们走。不到一个星期,又匆匆忙忙搬到现在这个办公室。因考虑到可能会很快再来逼迁,所以,搬过来后,办公室一些物品就没做认真整理,比较乱,就没有同意视频。我用手机拍了几张办公室的相片发到群里面。但大家还是不相信,只好加好友接受质疑的人的视频聊天。并按照他们的要求将办公室扫了一遍。当时刚好有几个穿工衣的工友在办公室咨询,在视频中友好示意。看了后,有的人说我们的办公室太简陋,跟网络上的名气不符。其中有人说,中国的民间组织是这样的,都比较简陋。

在证实我们是民间组织而不是政府的人的身份后,大家就开始问我,对他们的情况是否了解,以及有什么建议。他们以裕元鞋厂未依法缴纳社保为由解除劳动合同能否得到赔偿,愿不愿意给他们提供代理。因我在此前已对裕元鞋厂工人的诉求有所了解,主要是买断工龄和补缴社保,以及补签正规的劳动合同这些诉求。

当然,我也知道有一些工人已去咨询过东莞的律师,有的律师说可以帮他们代理,说能够打赢这场官司。但我认为司法手段并不靠谱,就裕元鞋厂的情况看,最好是能够以集体谈判的形式来解决。因考虑到工人们诉求不一,我如果支持一方诉求,那么另一方就可能无法说服他们。如果要让两方或多方意见统一,就得否决各方的意见,而重新调整和树立一个新的大家认可的诉求。

因此,我说就目前裕元鞋厂的违法行为和现在的执法环境及司法实践来看,我们要求买断工龄或补缴社保的诉求有可能都得不到支持。因为,裕元鞋厂并不是完全没有给工人缴纳社保,只是未及时和足额缴纳。比如有工人入职15年,月综合工资4000元。裕元鞋厂自2012年才开始给其缴纳了3年社保,缴费基数只是按1810元来缴纳。

按照劳动执法和司法实践,如果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即裕元鞋厂补缴3年前的社保,已超过法律追溯时效。即《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的用人单位的违法行为在2年内未被发现,也未被举报的劳动部门将不再受理和查处。另一方面,司法实践中对《劳动合同法》中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保而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得到经济补偿的情形是指用人单位从未给劳动者参加任何保险。

而裕元鞋厂的情况是已办理了社保,只是未及时足额缴纳而已。所以,想以裕元鞋厂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保而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要求支付补偿金或要求裕元鞋厂补缴2年之前社保的诉求,在司法层面都将得不到支持。其中重新签订经劳动部门印制及鉴证的正规劳动合同的要求也可能得不到支持且无实际意义。因为,原劳动部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不再强制要求用人单位购买由劳动部门统一印制的格式劳动合同及要求劳动合同必须到劳动部门鉴证了。只要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签订的劳动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即为合法有效。东莞有的学校不认可裕元鞋厂自制的劳动合同是对情况的不了解。

因此,我说从现行司法实践来看,如果大家只是想通过法律手段实现诉求其结果将对我们工人不利。当我将以上情况分析给大家后,立马遭到大家的质疑,不相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因此,我就将广东省高院网站上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司法解释链接及条款和国务院颁布的《劳动保障监察条例》链接及相关条款发到群里面。但有的人还是不太明白这些条款的具体意思,大家在我对这些条款做出解释后,感觉有的人开始蒙了。一下子感觉没了信心,有的人开始失望,有的甚至发火骂人,说TMD什么鬼法律这样规定的,完全在保护无良企业。

有的人就开始攻击我,说我是裕元鞋厂派来捣乱的,想破坏大家维权的积极性,要求管理员将我踢出去。我就说大家不要心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说的情形只是在法律方面对我们工人不利的单方限制性规定。但如果是裕元鞋厂同意买断工龄或主动去补缴的话,法律上就没有这些限制,补5年、10年或以上都可以。

听我这么一说,大家开始有点兴趣,就问我那如何做才能够让裕元鞋厂同意买断工龄或主动补缴。因为此前也有人提出过,裕元鞋厂并不理睬,大家才开始罢工,后裕元鞋厂的回应是已问过社保部门无法补缴过去的社保。对此,我的意见是因为我们工人的压力不够,裕元鞋厂肯定不愿意主动拿出一大笔钱来。只要我们工人施以足够大的压力,比如全厂工人集体与企业协商谈判,就有可能迫使裕元鞋厂答应工人诉求或主动补缴。有人说,此前裕元鞋厂一些分厂也有过罢工,但都只有部分人参与,形不成气候,很快就被压下去了,很多情况下还是不了了之。如果要发动全厂罢工非常困难,因为裕元鞋厂分布在三个地方,相隔有点远,各个工业区又有不同的分厂,工资和福利待遇也尽不相同。有的人愿意买社保有的不愿意,有的人又要求买断工龄,有的又想继续做,想法不一,要求大家都参与比较困难。并且,大部分的人都怕死不敢参加罢工。

针对工人的反应,我的意见是,必须得重新梳理一下我们的诉求,应该有一个或几个让所有工人都感兴趣的诉求,才能够将大家动员起来。致于工厂分布在不同的地区,这个到是比较好办。现在通讯发达,我们先通过QQ群来联系沟通,整理诉求和统一思想。我说仅就社保问题真的还没法将全部工人动员起来,我就说大家有提到但好像并没有重视的住房公积金应该列为重要诉求,还有我们应该增加提高工资的诉求,以及改组工会让工厂承诺不打击报复工人代表这些都加上去。这样才可能调动大家维权的积极性及没有后顾之忧。

因此,我就住房公积金给大家做了详细的介绍。并以一个工人月综合工资4000元的标准做案例计算给大家看。如果这个工人工作了10年,按照月综合工资10%的中间标准缴纳住房公积金,每年可以从工厂多得4800元的公积金,10年就是48000元。而这些钱可以在买房、建房或离职时提取。这实际对于我们打工者来说是一笔很大的额外收入。而这些还是纯收入,没个三五年攒不到。再加上补缴的社保收入,如果还能够增加工资,那么,我们只要参与集体维权,成功后就能够有数万元的收益。并且提高工资待遇后,今后还可以继续享受到维权所带来的利好。然后,又给大家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案例。

经这么一说,大家的兴趣度就有所提高,说愿意去动员更多的工人参与。因此,我建议大家多在裕元鞋厂的老乡、同事中宣传和动员。并建立QQ群将大家以网络的形式组织起来,以交流讨论具体的维权方案。同时建议大家通过QQ查找中的加群功能,输入“裕元”等关键词,可以搜到裕元鞋厂其他工人建立的QQ群,申请加入。这样就能很好的将分布在各工业区中散状的裕元工人组织和团结起来,形成有效动员。

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经过11日在“宝成在线”QQ群与工友的深入交流,基本上取得了大家的信任,开始有人邀请我进入其他裕元鞋厂工人的QQ群,让我去给大家解答动员。同时我也通过搜“裕元”关键词加了几个裕元鞋厂工人的QQ群。因此,到12日我加入了10来个裕元鞋厂工人的QQ群。因有些积极分子同时在多个QQ群里面,有的甚至还是群主或管理员。

他们在邀请我之前,就已经将我在“宝成在线”QQ群里面的对话不断复制到他们这些QQ群中。因此,在我还未进去前,很多工友就已经知道我了。进去后基本上无需再解释我是谁,做什么的。直接就回答工人的提问或复制在“宝成在线”QQ群里面给工人的意见和建议。但一时加入的QQ群太多,同时不断有人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很多问题可能都差不多。在交流的过程中,有的迫不及待的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向我咨询。

由于打电话这种一对一的解释太麻烦,又耗时间,我就建议大家加我QQ,有时间再做详细解答。因此,一下子加我好友的信息响过不停。为此,因操作太频繁导致被系统多次限制无法添加好友。

因加入太多的QQ群,同时跟这么多人交流和回答几乎差不多的问题,确实是根本忙不过来。我看基本上已经取得大家的信任,我就开始准备建自己的群。一方面有利控制,统一集中回答问题,另一方面计划将工人中的积极分子集拢来,在一个群里面做深入的交流讨论,并推举工人代表,建立组织框架。

因此,我就自己建了一个叫“裕元鞋厂维权积极分子”群,将在此前交流和讨论中比较积极的工人加进来,并把那些有过交流并比较熟悉的工人设为管理员,让他们拉一些积极的工人进来,并实行实名制。但有工人担心不愿意实名,后征求意见改成为×厂+姓+性别(如:三厂+刘+男),以缩小识别范围。谁知很快一个200人的群就满员。随后“裕元鞋厂维权积极分子2群”、“裕元鞋厂维权积极分子3群”相继建立也很快满员。后发现人太多,又分散为三个群,讨论交流不便。为此,在此基础上我又建了一个群,取名“裕元鞋厂行动委员会群”,不设管理员,实行邀请制,以使加入的都是熟悉的人,易于建立信任关系。

因此,我先在三个维权积极分子群里面挑选有过交流并信任的工人加入。然后,再由他们邀请认识的工人积极分子入群。并建议各个分厂中的工人都邀请一些。因此,在这个群里面基本上各个工业区和分厂的人都有。

不过,群里面还是新老三厂、六厂、八厂和一厂的工人积极分子为主。为了抽出更多时间,跟行动委员会群中的积极分子讨论具体问题,提高交流沟通的效率。我就在各个群里面发布信息,因考虑到时间和个人能力有限,不再在各个群里面回答每个人提出的具体问题。将只在“裕元鞋厂行动委员会群”里与骨干分子讨论具体行动方案以及统一回答大家的问题。然后,由群里面的成员再根据实际情况将信息转递给其他群里面的工友。因此,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轻松一些,我只需在“裕元鞋厂行动委员会群”跟这个群里面的工人做具体的交流和讨论行动方案。然后,大家再将讨论的结果各自转发或复制到各QQ群里面。

当然,如果有不同的问题,或重要问题,我还是会在其他的群里面直接回复。因此,当时的情况是,我在“裕元鞋厂行动委员会群”里面跟大家的回复和发言,很快被大家不断复制粘贴到其他的群,这样确实有利的引导了大家的讨论,在统一大家的思想和诉求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因此,这样的交流沟通几乎进行了一整天,讨论了一些比较具体的问题,思想上基本达成一致。

但由于各方原因,在选举工人代表成立员工委员会方面大家还是有顾虑,因而没有进行。我想得尽快面对面的交流,消除大家的顾虑,进一步建立信任关系,以尽快建立统一的指挥体系。因此,我在三厂、六厂、八厂和一厂里面各找了几个比较积极的工人约好见面,时间13日晚上。

自11日上午开始,到13日凌晨2点左右,近两天的几乎不间断的在线沟通(期间连吃饭都没离开电脑,两天来总共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才基本上将所有的问题和疑问都解决了,并形成共识。等结束交流后,还是感觉到问题和行动方案在QQ群的交流中不明确及清晰。所以,在关了电脑准备休息的时候,想了想感觉还是不踏实。就又打开电脑,回顾了一下这两天的交流和工人担心的问题,想集中做一个总结。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在13日凌晨5点半,将这两天跟裕元鞋厂工人的交流及以往参与集体谈判案例的经验,写成了一封5500多字的《给裕元鞋厂工人的第一封信》(详见链接1)。主要内容是告诉裕元鞋厂的工人们如果要发起集体维权行动,首先要在工人中做好串联沟通,在思想上形成统一认识。并确立广泛全面的诉求,才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工人参与。然后要团结工人建立工人组织,形成统一有效的行动指挥体系。此后再向工厂提出集体谈判邀约,做好工人代表的保护问题。并将整个维权过程公开,积极与媒体及外界保持联系和互动,争取社会力量和舆论支持,使政府在外界的压力下保持中立或依法支持工人维权。

该公开信发布到所有的裕元鞋厂工人QQ群里及上传到各群文件里面。开通群邮箱功能的还同时发一份到群邮件里面。(因时间仓促,人有点困,写好后并没做太多完善就发出了。当时考虑使裕元鞋厂工人易于接受,特说明是参考裕元工友的维权倡议书所写)

2014年4月13日 星期天

因今天约定好上午10点在石岩的办公室召开春风服务部志愿者理事会会议,讨论志愿者参与服务部工作方面的一些问题。因这两天一直忙着跟裕元鞋厂工人交流沟通,一直没时间准备理事会会议的资料。因此,早上8点多就起床准备会议资料。

打开电脑准备会议资料时,顺便登了一下QQ。刚登陆QQ,就发现有很多人在加我为好友。也有人将我拉入几个裕元鞋厂新的QQ群,其中有一个叫“裕元维权总群”的QQ群,人员大概近2000人,里面聊得很激烈。很多工友看到了公开信,有的复制公开信里面的一些内容不断的在各群里面转发。看样子公开信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不过,“宝成在线”的管理员却对我的公开信有点不满,认为我提出的诉求太高了,不可能达到,认为这样反而不好。我就跟她解释,劳资谈判(集体谈判)也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公开的诉求高于实际诉求,有利于谈判中的讨价还价。经过简单的沟通,基本上解除了她的顾虑。

理事会会议进行到下午4点多才结束。上午已经跟简辉和林东打过电话,让他们在下午4点前赶到石岩办公室,说晚上有任务。而此前他们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在13日凌晨5点多将给裕元鞋厂工人的公开信抄送给他们后,上午他们才知道一点。准备动身前才简单的跟他们介绍了裕元鞋厂的情况及去东莞的目的。

下午5点多,来不及吃饭我们就动身赶往东莞。因当天理事会理事张科来参加会议,其说老乡也即我的同学在东莞万江开餐馆,多次告诉张科说要邀请我去他那里吃饭。刚好这次要路过那里,随这个机会我们几个先到他那里吃饭后再去会见裕元鞋厂的工人。

在路上我问林东和简辉他们对公开信的看法,是不是有点太直接。林东说非常好,而简辉却说,这封信对我有点不利,说不定东莞有关部门会以这封信来找麻烦。我说也考虑到了,但个人认为还不致于到严重的地步。我说可能东莞有关部门已经知道了这封信的内容,或许也知道我们晚上要跟工人代表见面。我说今晚上得注意点,为了安全,我建议还是分头行动。每个人负责去见一个工厂的工人代表,确认安全后再打电话通知我,再将大家召集到一起。

但我们当时确实并没有想到东莞警方会赶在我们见工人代表前行动。因此,我们计划在东莞万江的同学那里吃饭时先商量晚上的具体行动和分工,即由谁负责见那个分厂的工人代表。
但在路上有点堵,耽误了时间,到万江时已7点多了,怕时间太晚。我就让张科跟同学说不去吃饭了,等晚上回来路过时再去吃夜宵,我们就直接去裕元鞋厂附近随便吃点算了。

我们导航的终点是裕元鞋厂附近的文华酒店。当导航仪显示距文华酒店还有700米的时候,我们计划不再靠近。这时刚好看到一个叫湘妃阁的湘菜馆,我们计划在这里吃饭,先将车子藏起来,然后走路过去会见工人代表。因此,我将车停在湘妃阁旁边的一个没有灯光的巷子里,然后进入餐馆找了一个最里面的桌子。

坐下来我刚点完菜准备上洗手间,林东就说,主任,大厅里面有两个巡逻的好像在问外面深圳牌的车是谁的。听林东一说,才注意到两个巡逻员在大厅里面跟服务员交谈,但听不到说什么。我就说先去下洗手间。然后,从洗手间出来就直接从那两个巡逻员身边走过去,听到他们在问服务员那个粤B551的车是谁的。服务员说好像是里面的那桌客人的。这时我就确定是找我们的,我就向林东他们使了个眼色,就直接走出菜馆了。走到门口刚好与几个进来的警察擦肩而过。到外面时才发现餐馆外面停满了警车,站满巡逻和警察,阵势不小。

我原以为先让林东他们应付一下,我先抽身去会见工人代表。但出来后一会简辉给我电话,才知道简辉因到外面抽烟也随机走开了。我就让简辉先另外找地方吃饭,然后再碰头确定如何见工人代表的事情。

吃了饭后,我打电话用家乡话问张科情况如何。第一次说他们还在餐馆,身边有人,第二次打电话时说已在去高埗派出所的路上。我简单吃了一个快餐,问餐馆老板,裕元鞋厂在那里。我根据餐馆老板的指引,找到文华酒店旁边的裕元鞋厂门口,准备给工人代表打电话。但发现有警车过来,车上有人在东张西望的,我忙躲到一边,但等会又来了几个巡逻的。我想了想,看样子有点麻烦,就赶忙走开。然后跟简辉碰头讨论对策。

因不确定我们要见的工人代表里面会不会有冒充的人,或东莞国宝通过网络监控知道那些人会跟我们见面而实施布控。我认为这样反而会给见面的工人代表带来危险和极大的心里压力,而不利于明天的行动。因此,我决定取消见面,并通过QQ发了信息,说临时有事,赶不过去了。并跟简辉说,我先去派出所,如果两个小时内不出来,你先回深圳。

为了安全我将常用的手机给了简辉,让其带回深圳。告诉他用我的手机上我QQ跟工人保持沟通,但不要将我们被控制的信息让裕元鞋厂的工人知道,以免增加他们的心里压力和恐慌。只是在我们志愿者群里和劳工界的微信群里面发布了我们在会见裕元鞋厂工人代表时被东莞警方控制的信息。

跟简辉交待完后已9点多,我便回到湘妃阁,发现周围还有巡逻的,我们的车旁边也站着五六个。我就直接走过去,对他们说我是你们要找的张治儒,有什么问题跟你们回派出所说吧。那几个巡逻的立马就围过来,说你就是张治儒?我说是的。他们马上拿对讲机报告,不到两分钟,一下子围过来10多个人,大都是便衣。一个带头的要求我出示身份证和驾驶证。我拿身份证和驾驶证给了他。他看后向领导做了汇报,然后我就坐他们的车去了高埗派出所。

到了高埗派出所只看到张科在做笔录,没看到林东。刚到派出所时,让我在一个办公室等,说有些事想了解下。大概等了快个把小时,只看到他们在外面不断的交流和打电话,然后又进来问我一些问题。然后,又出去好一阵子再进来。如此反复,折腾到快11点才正式给我做笔录。那个做笔录的人告诉我,说他是高埗派出所的,姓彭。现在以我参与裕元鞋厂工人罢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接受调查。问我什么时候开始跟裕元鞋厂工友联系的,通过什么方式联系的,有跟那些人联系,今天晚上准备跟那些工人见面,谈什么内容,他们的姓名和联系电话等等,我说我的手机被同事拿去用了,这些都在手机里面,所以记不清楚。我只是简单的回答说因裕元鞋厂工人就社保方面的问题咨询我,因通过网络了解不是很全面。所以,约好过来当面聊聊会比较清楚一些。

在做笔录的过程中,实际问裕元鞋厂的事情并不多,主要还是在扯其他的问题。如我们机构什么时候成立的,资金来源,有那些国外机构跟我们合作等等。刚开始我以为这个彭警官真的是高埗派出所的普通民警,后来在5月21日去东莞接林东时才知道,这家伙实际是东莞市国宝大队的一个小头目。其大概在2010年就在负责跟我这条线。在2010年和2013年我们长安办公室的逼迁应该都有他的功劳。当谈到我们机构的性质时,我说我们是一个劳工NGO,我问他什么是NGO你知道吗?他说不太清楚,只了解一点点。因曾经我也碰到一些政府的人,有的确实不了解NGO。因此,我就什么是NGO给他做了解释,原以为给他普及一下。呵呵,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对这方面可精得很。

这样的笔录做了3个多小时,断断续续,不时有领导模样的人过来询问或来给我讲大道理。最多的还是跟他们辩论我们工作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很显然,他们都是理直气壮的过来,摇着头离开。笔录做完后告知等待上面领导的决定。大概快4点的样子,那个彭警官过来问我等会是回深圳呢还是准备先住下来明天早上再回。我说计划住下来,明天还想跟工友打个招呼再回深圳。彭警官说他们建议我不要再跟工人见面,裕元鞋厂的事情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处理。你们的营业执照是在深圳办理的,来东莞开展工作可能不合适。上面领导也不会同意我们与工人接触,如果想在东莞住一晚,他们会给我们找个酒店。我考虑后认为这种情况下见工人代表肯定不方便,也会给工人代表带来麻烦。我就说那我们还是先回深圳再说吧。因此,他们派了两辆警车,一前一后送我们到了高速路口,见我们上了高速后才掉头回去。

回到深圳已是14日凌晨6点多,到家后先看了一下昨晚上裕元鞋厂各QQ群里面的聊天记录,发现没有异常。有几个工友发信息问我昨晚为什么不过去了。我怕解释不清楚,就故意不回应。 

2014年4月14日 星期一 大罢工第一天

早上才睡了两个多小时就醒过来了,躺在床上打开QQ,就有裕元的工友发视频和录音给我。原来裕元鞋厂早上召开了管理干部会议,就社保和公积金补缴问题做出说明。说近年来经济大环境对裕元的影响,工厂所面临的压力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跟工厂共进退。反正就是说,社保没法补缴,但会从5月1日起做出调整,公积金预计在2015年底前做到全员缴纳。

上午11点多,收到工友发给我裕元鞋厂贴出的公告相片,其结果跟我预估的差不多。公告称裕元鞋厂跟东莞社保部门已做了沟通,告知此前的社保无法补缴。裕元鞋厂会从2014年5月1日起在原有的基础上调高社保缴费基数,并对原有的档次做了调整,即从普工到副经理级别基数调整为1910元、2500元、3000元、3500元、4500元、5500元至最高6500元等7个级别,并不是按照员工的实际工资缴费。公积金也是以社保缴费标准以不同的级别基数缴费,但只是承诺在2015年底才能实现全员缴纳。劳动合同的问题经咨询有关部门,属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无需重新签订。但告知工人有关部门已经在跟高埗的学校就劳动合同问题进行协调。从14日的公告来看,所谓的调高基数也才从原1810元调高到1910元。裕元鞋厂基本拒绝了工人全部的诉求。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裕元鞋厂工人此前的诉求是补缴养老保险、解除劳动合同要求补偿金及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三个主要诉求,对公积金虽有提出,但并没有被大多数工人重视。当我提出增加公积金及加薪30%时,还被“宝成在线”的管理员责怪,说我提的要求太高,不现实。所以,在罢工前,裕元鞋厂工人们在表达诉求方面并没有使裕元鞋厂感受到住房公积金是大多数工人们的强烈要求。因此,裕元鞋厂才说公积金要到2015年底才会全员缴纳。虽然此前住房公积金是如何缴纳如何使用工人们并不完全明白,后经我与工人们交流和解释后,开始有所了解并知道可以补缴。因此,后来的公积金和加薪30%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大家。而14日当天,急着要结果的工人们却被告知要到一年半后才会有。而此时裕元鞋厂却以为工人不懂,说什么已跟社保部门沟通过了无法补缴。10来天的等待却是裕元鞋厂的欺骗和戏耍,被彻底激怒了的裕元工人们开始了中国近年来最大的工人大罢工。

中午12点多开始,先是裕元八厂开始停工,然后,老三厂、六厂、一厂马上跟进,四个分厂大概约3万多人参与罢工(详见链接2)。下午,工人们看裕元鞋厂并没有做出积极回应,拉上早已准备好的“还我社保,还我住房公积金”的横幅走向工厂附近的振兴南路,导致周边交通严重堵塞。东莞警方马上出动数百警力维持秩序,并带走部分工人,其中有工人在冲突中受伤。其后,工人被赶回厂区,但罢工仍然继续进行。

因考虑到13日与工人代表的会面受到干扰,现在大规模的罢工已经开始。据裕元鞋厂其他分厂的工人积极分子表示,他们也即将参与。因此,14日下午,我召开服务部紧急会议,讨论如何参与和协助裕元鞋厂工人开展集体维权,及各位同事的具体分工。因我可能已被严密监控,去现场接触工人比较困难。故由我在办公室通过QQ跟工人保持沟通,负责协助裕元鞋厂工人代表和积极分子组织动员工人,协助建立的员工委员会,以领导裕元鞋厂工人的集体行动。林东负责向劳工公益同行及媒体等外界做好情况通报工作,以争取社会资源和力量为我所用。简辉和王时树两人且前往高埗,在裕元鞋厂附近租房设点,配合我联系工人代表和协助工人代表开展维权工作。其他同事全力配合我们几个。

下午我收到很多工人发来的视频和相片,他们希望我能够联系媒体采访。在联系媒体的同时我也建议工人们自己发微博,这样就会让外界更容易了解情况,方便介入。我收到相片后也立即准备发博客和微博,以通过自媒体增加对裕元鞋厂工人集体维权的关注和支持。但却一直显示系统繁忙,根本发不出去。最后没办法,就将资料发给曾飞洋,让其帮忙尽快发布。

晚上11点多,我正在与工人们交流,接到经常与我见面的国宝小罗的电话,说要见我。到了约定地点,发现他跟同事都是穿着中裤休闲服出来。说他们都已睡觉了,上面领导打电话要求来找你了解情况,问我最近又在搞什么事了,连上面的领导都惊动了。我一听就知道是裕元的事情,因为刚走出办公室时,就看到停在办公室外面马路上的车里面坐着几个人在往我们办公室这边看,虽然光线不太好,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高埗派出所的彭警官也在里面,看我走过去他们就开车走了。

我说你想了解的是裕元鞋厂的事情吧,你把东莞的警察叫过来吧,大家一起聊聊。他们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刚才看到他们了。小罗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了。我就说找个餐馆坐下来聊吧,吃点夜宵,我请客。我们就在办公室附近找了个餐馆,坐下来后彭警官将他的同行做了介绍,说其中一个是东莞公安局法制科的,好像说是个律师,其他两个是高埗派出所的,一行4人(实际后来知道都是东莞国宝)。加小罗同事,一起6人(都是国宝)。期间并没有过多的谈起裕元鞋厂罢工的事情,只是偶尔提醒我要注意引导好工人,不要出现过激行为。期间主要以聊天套近乎喝酒为主。喝到3点多才散,快走时彭警官说,他们今晚会住在深圳,明天再找我吃饭聊天。我估计他们是想粘住我,不让我去东莞跟工人接触。当然,最后夜宵还是他们买单。

回到办公室后,我就跟林东发了信息,说我可能被国宝粘住,他们想以此来干扰我跟工人接触或联系。我让裕元鞋厂工人QQ群的管理员将林东拉入他们的群,方便沟通和了解情况。同时并建议林东多加裕元鞋厂其他工人的QQ群,如果我不方便时,让他做好动员并就罢工中遇到的问题为工人进行解答支招。 

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大罢工第二天

15日早上7点多,刚躺下没多久就醒过来了。忙打开QQ,想看看今天的情况如何。从QQ里得知罢工仍然继续。不到一会,就不断有消息传来,说什么加元一厂也罢工了,低涌的宝元厂也开始了等等。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其中新三厂上午并未参加罢工,工人们被各部门主管强行留在车间不让出来。而其他厂已经罢工的工人们为了能动员新三厂工人参与,集体到新三厂门口喊话动员。当看到工友们冲破阻拦走出车间时,厂外的工友顿时发出热烈的掌声。这种方式极大的鼓舞了工人们的士气,有的工厂因此将厂门锁起来,但却被愤怒的工人推倒。最终没有阻拦住工人们参与浩浩荡荡的罢工队伍。据裕元鞋厂的工人们反映,当天裕元鞋厂在高埗的三个工业区所有分厂基本上都罢工了。

我问了几个工人代表,大家所说的罢工总人数尽不相同,少的说总数有4万多人,多的说有6万多人。在13日晚上彭警官告诉我说,高埗裕元鞋厂有6、7万人。如果给搞垮了,那就会造成数万人失业,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在裕元鞋厂总人数方面有多个版本,香港媒体了解到东莞裕元鞋厂约有4.8万人。而中新社报道4月5日的罢工中了解到裕元鞋厂在高埗就有超过6万人(详见链接3)。而这次裕元鞋厂在高埗的所有分厂全部参与了罢工,总人数接近或超过6万人,可信度应该比较高。因此,从人数规模来看,裕元鞋厂这次罢工应该是新中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

因人数完全超过我们预期,加上前期工人组织工作开展受到影响,没能及时跟进和协助裕元鞋厂工人积极分子建立组织框架和领导团队。数万人群龙无首,处于纷乱状态。上午甚至出现了一些冲突,有的工人拉着横幅再次上了马路,有的工人拿物品投掷警察等。因此,我想应该尽快建立统一的指挥体系,引导工人理性维权。但还没跟工人们聊起来,东莞的彭警官打电话说在办公室外面等我,说来接我去吃饭,还有小罗他们也在。我知道没法拒绝,就只得答应。

彭警官将我接到石岩的长丰酒店。在包厢里面,其他几个看我一来,就问我有没有了解今天工人情况。随后彭警官给我通报了上午发生的情况,说工人中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工厂有干部的车被砸坏,一厂和八厂的工人又去堵路堵桥了。在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几个都在上QQ,并讨论裕元鞋厂工人在QQ群中发布的言论。我就知道他们已潜入裕元鞋厂工人的QQ群中,在密切关注工人的行动。

简单的吃了饭后,他们并没有让我走的意思。一下聊罢工的事情,一下聊其他方面的事情。总之,是想让我跟他们呆在一起,无聊的时候就各自拿着手机上网看裕元鞋厂工人在QQ群中的发言,了解情况的进展。

期间,彭警官多次到外面接打电话。到后来态度就开始有了变化,说建议我退出,不要给裕元鞋厂的工人接触并提供帮助。说现在看来,工人已快要失控,如果万一发生什么问题,你肯定是承担不起的。不如退出来,撇清关系。我说不可能退出,裕元鞋厂长期存在违法行为,工人依法维权,我们也是按照国家的法律和政策为依据协助工人维权,合理合法。我说我们只支持工人依法理性维权,如果有工人干违法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因此就退出的事情跟他们理论。他们见没法说服我,其中就有人说,又不你就发个声明也行,说不支持工人的违法和过激行为,希望工人依法理性维权。否则就中止联系和提供帮助。你也可以在声明中说,如果工人理性没有过激行为了,你还会继续帮助他们。我们也是希望不要出现大问题,到时你也很麻烦。我说这样的声明我不会写,不知道怎么把握。其中有一个人说我给你起草,如果可以你按照这个发。因此,那个人就将起草好的声明给我看,我说不行,太直接了。还是我自己起草吧。因考虑到当时的状况确实不是很妙,数万工人群龙无首,也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加上昨天及今天也有一些朋友打来电话,提醒甚至警告,说类似昨天中山格兰仕2000工人罢工打砸的事情,裕元这样无序的大规模罢工如果控制不好极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严重的暴力行为。到时可能会给我及机构带来严重后果。考虑罢工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我现在又无法接触到工人,工人们也还没形成组织化,无法有效控制局面。

为此,我想了想还是以退为进,先发个声明,表面立场。一方面可以让东莞的国宝不再缠着我,以有时间协助工人或开展相关工作。另一方面,这样也许能够给工人们以警示,提醒大家冷静下来理性维权。为此,经过多次修改,在3点21分我发出声明,其中内容如下:

裕元厂的工友们,你们好!

鉴于目前裕元厂少数工友所采取的堵塞交通等过激行为,已与我机构提出的通过合法合理途径提出诉求及采取行动的行为相背。现我们决定暂时中止与裕元工友们的一切联系,不再为工友们在维权方面提供法律帮助和建议。待工友们回归理性和依法维权后,我们再考虑是否恢复与工友们的联系。并为此提供法律意见和理性维权的建议。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2014年4月15日。

声明一发布,好多工人一下子没法理解,纷纷问为什么这样,是不是受到了压力。我说一方面是受到了压力,另一方面工人们目前的行为确实并不是我们机构愿意看到的。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回归理性。到时我们会继续提供支持和协助。

声明发布后,彭警官就说他们还有事要立即赶回东莞。说如果我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走了。他们几个送我到电梯口的时候,彭警官突然问我,你有没有派同事去裕元鞋厂啊。我以为他们尚不知道简辉和王时树已前往东莞,所以就说没有啊。谁知,刚到办公室,简辉就打来电话。说他们在高埗派出所,中午跟工人代表沟通时,被便衣发现带到高埗派出所,现在派出所接受调查。高埗派出所的人让我给你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说没什么事,呆会就可以回去了。呵呵,真是报平安呢,还是告诉我证明我们行动失败或证明你们东莞警方多厉害呢。

回到办公室后我就立即重新注册了新的QQ号码,也告诉林东注册新号码并不要到办公室上网,到外面有网络的地方去上网,如肯德基等。我也离开办公室,用新的号码到办公室外面有wifi的地方去上网。声明发出后,因不方便公开在群里面发言。所以,新的QQ号码我只是加了少数的工人积极分子,并跟他们保持联系。

协助裕元鞋厂工人维权的事情,在我14日晚上发布消息前,除包括我同事及少数劳工届同行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后14日晚《中国经济网》报道了裕元鞋厂罢工,其从东莞有关部门内部得到消息说这次裕元鞋厂工人罢工是由我(即社会机构人士)所主导规划(详见链接4)。此后,外界才知晓在罢工前我们已介入其中。 

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大罢工第三天

因我无法跟工人直接接触,其他同事前往东莞联系工人也遭失败。就目前的情况看,只能够通过QQ沟通和协调,尽可能的引导大家理性维权,防止分化瓦解和政府打压。

16日开始,国外媒体开始集中关注和报道裕元鞋厂罢工的事情,一时间裕元鞋厂大罢工成为各大世界知名媒体的头条新闻。因此,一天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应付媒体的采访。据统计,除国内媒体外,有近30家国外知名媒体对裕元鞋厂罢工进行了报道。随着这些世界知名媒体及网络媒体的大量报道,裕元鞋厂数万工人大罢工迅速为世界新闻并引起极大关注。各种社会力量的声援也随自而至。

裕元鞋厂工人看到他们的抗争受到全球关注时,也振奋了人心。此前大家只是关注国内媒体的报道,在群里面经常有人把到网上收集的众多国内知名媒体报料电话发到QQ群里面,建议大家报料。但后来大家发现,好像国内媒体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感兴趣,只是简单的回复他们会尽快安排记者了解。有的甚至把中纪委广东巡视组的电话也发到了QQ群里。但左等右等,几天来仍然没有看到国内媒体的记者到来。反而是外国记者第一时间来到现场,有的甚至还冒险进入了工厂车间进行采访。虽然有的工人认为接受外媒采访有点不妥,但因看不到国内媒体的影子,感觉通过外媒发出声音总比没有好。所以,大家顾不得那么多,将国外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争相数落工厂的违法行为,倾倒苦水。

而形成对比的是,就是14日晚《中国经济网》发布的那篇以“广东东莞裕元鞋厂公布社保调升方案 工人不满再次维权”并不客观的才500字的豆腐块报道也很快被和谐了(详见链接4)。这些让工人感觉对国内媒体非常失望。 (待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张治儒:裕元鞋厂大罢工始末(上)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