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让女工拥有自己的合作社

深圳特区建立已经有三十五年的时间。早先来深圳打工的大多数是女性。女工因为手快、温顺、好管理而受企业欢迎。在深圳市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中称全市常住人口为10,357,938人,女性人口为4,743,911人,占45.80%,其中多为生产一线的女工。女工所要面临的,除了外来工群体所遭遇的普遍困境之外,还有女工所特有的问题。在父权社会中,性别不平等导致女性在受教育机会、职业发展等方面受到很大的影响,同时也忍受着权利被侵犯。其中最重要的是面临职业危害的风险。据《深圳商报》2013年称据统计,深圳工厂、企业22160家,产业工人340万,存在职业病危害企业9369家,接触职业危害作业劳动者35.41万人。但实际数字远远高于这个,其中的原因是职业病有一个很长的潜伏期,而女工们受到的职业危害多是白血病(电池厂)以及中毒居多。这些女工得了职业病很难痊愈,需要不断的治疗。但每月工资非常低,家里一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但是当她们解除劳动合同后就很难再找到其他工作。因身体原因不能久站,也不可以长期工作。而且因女工生理原因,有些女工接触化学品会导致不能怀孕,或怀孕流产等,还有一些是怀孕过程中在治疗职业病时不得已需打掉孩子,这样下来职业病女工在生活经济,精神方面都遇到很大问题。

有很多原因导致一些女工被边缘化,无法听到她们的声音,缺少就业机会。而当媒体报道或大家提及工人问题时,她们常常被忽略。具体被边缘化的有三类人。第一类职业病工伤女工:职业病能治愈的机率非常低,但是经济压力非常大。本来很年轻的女工因为有职业病而无法再正常就业。因为她们虽然表面看似健康,其实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忍受长时间工作或站立,对工作的空气环境要求也高,所以再就业是非常大的问题。同样的工伤女工因明显的身体残疾而遭受企业严重歧视不给就业的机会;第二类第一代打工的女工面临退休或已退休(50岁退休),而得不到养老待遇,法律里面也不再保护她们。为了生存她们只能选择环境脏乱差、待遇低、无保障的工作,如环卫工,小加工厂,洗碗工等。第三类是三期内的女工以及全职带孩子的女性。

这三类人群边缘于正常的劳动领域,主要原因是企业是追求利润的,只会按照利益最大化的原则选择雇员,而政府方面也不觉得这是个重要的人群或者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在社会大众媒体层面认为这些女工是一群只能被施舍可怜的人,而我们认为这些女工都是有潜力可以继续为社会做贡献完全可以重回社会创造社会财富的,只是缺少一个平台,没有一个机会,所以我们要成立一个女工合作社,让女工可以再现自己的价值,让社会看到边缘的女工,重新认识这样的群体。

女工合作社主要是一批职业病女工及工厂女工组建而成,希望通过合作社让职业病女工重投社会,增加自力更生的信心,同时也是帮助职业病工伤女工解决再就业问题,而合作社也是用女工擅长的技术(缝纫)来做产品,工作时间也会跟企业不同,是根据女工身体状况等女工需求合理进行分配时间,合作社更重要的是可以平等,自主互助运作。因女工长期处在被压迫的地位而无法施展自己的潜力,而合作社可以有一个这样的平台尽可发挥自己的特长能力,我们的手段是通过设计生产绿色产品,现阶段推出爱心绿色环保袋。爱心是指帮助职业病女工及女工之间的互助,绿色环保袋是指,环保袋本身就是绿色的理念,而绿色的意义是这些制作环保袋的材料是和一些机构及个人捐的二手衣服布料再翻新创作成一个不同款式实用美观的环保袋。

我们希望通过职业病女工群体及生产出来的爱心绿色环保袋,来推行环保理念,让消费者在购买产品时想到,不仅买到满意的产品,而且是在帮助一批社会真正需要关心却渐渐隐形的女工。而女工也会看到自身的价值,更好的去带动有需要的女工加入,施展自己的潜力。

也许合作社是一种方法,但更多要解决这些边缘女工的问题,是需要企业给更多机会给女工,同时也更加设计多些人性化岗位,如三期女工(孕期,产期,哺乳期)及工伤职业病的工作岗位,而政府应加强职业危害的管理及赔偿治疗提高,让退休的女工可以领取到养老待遇而不是在法律制度上处于空白等。最重要的是落实一系列制度福利。

2015-04-18 丁当 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让女工拥有自己的合作社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