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杨佩昌:德国人如何看待教育的公平权利?

前年参加一个社会论坛,作为主讲嘉宾谈到了德国的教育问题。在提问环节,一位听众谈到了中国的教育公平权利问题。他说,很多大城市不允许外地孩子随父母在当地上高中并参加高考,他认为这样很不公平。话还没有说完,就遭到了一位中年女士的强烈反对,她的理由是,外地人如蝗虫一般涌到大城市,抢占了本地教育资源,使自己的孩子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对此,坚决反对外地孩子到北京上学并参加高考。这位女士情绪很激动,连会议主持人都无法阻止她一直申辩下去。

此前并没有接触过此类人群,也没有静下心来细细思考。但凭第一直觉,认为这位女士说的不是很有道理,但并没有想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的孩子具有北京市户口,并且在北京的重点学校上学,按理说我应该倾向这位女士的观点,可我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支持她。到底怎么回事?

此后我访问慕尼黑一所普通中学,和德国校长谈起了这个话题。他直截了当地回答:你所说的户口是不是一种官方赋予的永久居住权?孩子在哪儿上学是他天然的权利,这和户口有什么关系?父母在哪儿居住,孩子就应该在哪儿上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有什么可争议的?

这个回答并没有令我非常满意,因为我心中的疑惑并没有解开。

今年三月,我与英国利物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温克勒先生在上海见面。这是一个德国人,跑到英国大学去任职,饭间我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听完我的讲述,他解释说:德国并不存在类似的问题,因为德国孩子可以异地上学,有权选择他愿意就读的学校。当然,学校也有选择权,但通常是看孩子的学习成绩。

温克勒先生继续分析道,中德两国之所以存在上述差异,根本原因不是教育制度本身,而是涉及到社会体制和分权结构等深层次原因。德国当然也有所谓的“户口”,但那不是官方强制赋予的居住权利,而是报备性质的管理手段。比方说,你今年居住在慕尼黑,明天也可以转到法兰克福或柏林,但根据法律,你必须拿着租房合同去城市管理机关(Stadtsamt)报备。当然,你也可以不报备,但无法通信,即接收邮件。如果收不到邮件,后果是收不到账单、拿不到打工卡等等。如果你要上社保、报销医药费,没有“户口”也是不行的,因为各种收据都是通过邮政渠道寄送。所以,“户口”在德国很重要,没有它是万万不行的。

虽然如此,但作为德国公民或常驻德国的外国人,“户口”是可以任意取得的,并不需要任何官方的批准。简言之,迁徙可随意,但申报“户口”是义务。这说明,德国人可以自由迁徙,可以随意选择任何城市或乡村居住,甚至可以在欧盟范围内自由迁徙,但必须遵守一定的规矩。

为何德国允许公民自由迁徙呢?最强大的解释是基本法规定公民有这个权利。自由迁徙不是官方的恩赐,而是个人天然的权利。在同一块土地上,凭什么一部分人有权力剥夺另一部分人的居住权?对于原先居住的人而言,如果太多的人来到这个城市,说明该城市很有吸引力,应该自豪才是。如果觉得人太多,你有权选择离开而转到其他地方居住。

进一步分析,除了“自由迁徙是人的自然权利”的理念外,德国为何允许公民自由迁徙?重要的原因在于,德国政府把人视为财富而不是负担。人的流动会带来人才、资本、技术,才会带动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竞争力的提升。人多了财富才会到来,没有人或人烟稀少的地方财富就会很少。谁会和财富有仇?

既然有自由迁徙这个前提,那么孩子自由就读更是天然权利。家长没有被终身固定在一个地方居住的束缚,孩子当然就可以自由选择学校就读。没有一个学校敢这样说:“你父母没有中国式的户口,所以你不能在这里读书。”

其次,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在这样的体制之下,联邦、州和乡镇分享不同的权力。联邦的权力主要集中于外交、国防、宏观经济的调控和教育政策的制定等。而州级政府则享有很大的自治权力,例如本地经济事务、司法、治安、文化和教育等。只有在州级政府无法协调的情况下,联邦政府才能出手,例如建立跨州的铁路、公路,跨地区的经济发展平衡问题,例如区域补贴和行业补贴等。

联邦制的最大好处是资源不会完全集中于一个或几个地区,而中央集权的国家则资源会集中到发达的城市,例如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集中了中国最好的学校、医院、航空港和发达的公路交通。大城市处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中小城市则处于落后国家位置,而乡村则是贫穷国家的状态。因此,中央集权体制是导致地区差异和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

对教育而言,联邦制可以分散教育资源。每个州、每个城市都有相对均衡的师资、教学设备和独特优势的专业。如果某些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不高,联邦还可以提供相应的补贴,从而达到均衡地区教育水平差异的目的。因此,德国不会出现北大、清华很强、很富裕,而其他大学处于二流、三流,经费捉襟见肘的现象。对德国大学而言,虽然也评选精英大学,但那些非精英的大学也不差,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专业。而对于中央集权国家而言,这就很难做到这点,这是因为,如果权贵都集中于一个或几个城市,他们会应用权力为所在城市服务。谁不想为自己或子女的医疗、教育提供方便?

听了温克勒先生的分析,心中的疑惑有所打开。但我依然还不明白,既然联邦制有诸多的好处,为何那么多国家依然选择中央集权?

要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要深入到人性去分析。人性有两个方面:利他和自私。利他虽然很高尚,但利他也有自私的需要和目的。归根结底,自私是人性的主要方面。谁不想为自己提供更多的方便和利益?

但是,人性的过分自私会带来很多弊端。如果任由自私蔓延,势必会造成社会的撕裂和国家的不稳定。假如一个体制是顺应人性的负面、无法弘扬人性的正面,那么这样的体制有必要进行重新审视。而如果社会管理体制和国家分权结构不合理,教育公平也就无法实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杨佩昌:德国人如何看待教育的公平权利?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