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广州利得数千工人罢工重大关头,网友声援正当其时

劳工罢工 利得

【工评社2015年4月22日深度·聚焦】整个4月,广州利得鞋厂波云诡谲、暗流汹涌:

在经历了被资方不断拖延敷衍、酝酿行动、犹豫、分歧、争议、遭遇当地政府暴力打压、重新团结等一连串让人应接不暇、扣人心弦的迅速变化之后,工人集体终于在4月20日发动半年以来第三次全厂2700多工人大罢工,当即迫使政府让步请出资方谈判。紧接着,当晚300多工人连夜守厂预防资方出货的果断勇猛行动又迫使资方在21日谈判中做出较大让步。

利得工人备受鼓舞,昨即有上千工人决定守夜护厂——至本稿发表时即22日早上6点,工人可歌可泣而又富有智慧和勇猛精神的抗争行动正在进行时!本社亦深受利得工人捷报和行动的鼓舞振奋,连夜加班写稿,紧急呼吁全国广大网友、各界有识之士高度关注这一必将具有重大示范意义的工运事件,为前线工人鼓与呼!

利得鞋厂工人集体维权由来已久。从2014年8月起,利得鞋厂十多位工人维权骨干向外求助,广州当地的资深劳工机构深度介入,开始帮助工人。从9月份至11月底,利得工人先后召开了五次工人代表座谈会、一次工人大会,逐步发展起工人的维权骨干队伍,最终在11月下旬资方逼签不合理合同的风波,激化了劳资矛盾。去年12月6日(周六),利得鞋厂手缝组300多工人的罢工激发全厂大罢工,在周末两天的大罢工中迫使资方做出重要让步。通过罢工,工人代表集体进一步扩充,全厂2750名工人均缴纳“团结基金”并署名加入维权队伍,从而真正完成全厂的组织化过程。

由于资方不履行承诺,公布违约方案,仅一周后12月15日利得工人代表会再次发动罢工,当天下午就有全厂八成以上工人停工,连续三天富有组织性和战斗力的罢工,迫使资方在12月17日谈判中承诺:将几项历史欠账以每人每干满一年2千元标准、六年为上限发放一次性的补偿。工人复工后,在强大的工人组织监督下,资方按协议于当月20日前支付了一次性补偿,工人多获得数千元到万余元不等的补偿金。利得鞋厂12月7日根据劳资双方公告的“三步走”的第一步,经过两次全厂大罢工和三次艰苦卓绝的集体谈判,将它真正变为阶段性胜利的果实!

(※12月7日资方单方面公告并非集体谈判的结果,但却是工人罢工的产物,本社微博曾根据这份资方公告及利得工代会当时发表的公告做出一个综合的点评,将利得工人维权看为三步:第一期12月8到13日,第二期到明年1月10日补缴社保公积金,再到明年3-6月搬厂安置补偿

实际上,利得鞋厂工人走完第一步,就已经堪称重大工运事件了。在本社一篇迟迟尚未完成的“按意义排序的2014年十大劳工事件”简稿中,“2014年8-12月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组织起来罢工维权”名列2014十大劳工事件第四位,仅次于东莞裕元近五万工人大罢工、南方多家企业争取改良工会的一系列斗争、佛山工艺总厂补缴到20年社保和公积金这三大工运事件。这一排名较少考虑暂时的舆论影响,更多考虑其实际意义和对工运的深度价值。在对2014利得鞋厂工人集体维权的“意义评估”中,我们这份早已拟定的简稿草案有这样的高度评价:“这是工人用自己的行动力量实现了劳工三权的一大正面案例(劳工自我组织、罢工权和集体谈判权),具有宝贵的启发意义;赢得阶段性的胜利,大大鼓舞工人组织起来斗争的信心。”

但让我们、可能也让很多人惊讶意外的是,这一工人集体维权一直保持着坚韧的生命力,直到近半年后一系列越来越明显的情势迅变,直到4月20日第三次大罢工,第一天就粉碎了政府的胁迫图谋,第二天就迫使资方做出较大让步,从而迅速激发工人的更大士气和斗志!

以我们数年来对国内工运的观察,我们敢负责任地同时也是毫不夸张地说,已近十个月、经历了多次罢工和集体谈判考验的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集体维权是近十年来中国国内大规模工人抗争中组织得最好、策略水平走在最前列的一起工运案例(只有21世纪初一些大型国企老工人的集体抗争案例能与之媲美),而且它真正算得上是“工人运动”、而不仅仅只是“一场罢工”。它完全可以代表当代中国新工人集体抗争的前沿实践——更难能可贵的是这场抗争正在进行时!利得工人的前途和命运极为值得所有关注中国工人运动和工人前途的人士的高度关注,甚至应当设法积极参与他们、保护他们、声援他们、支持他们、使他们能够胜利实现既定目标,使这场抗争成为一个新的典范标杆,新的工运开端。

(参见本社制作的【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集体维权运动】资料专辑http://t.cn/RzRp7zW)

实际上,广州利得工运更具有超过工运意义、足以启发全体民间社会的重大价值。在近两年来天朝统治阶级对民间社会打压日益升级的今天,众多民间组织和民众活动在越发疯狂的暴力高压面前也越来越深陷危机处境甚至无奈失措,利得工人强有力的抗争具有极为宝贵的启示意义和直接的现实力量。这一点特别值得所有致力于社会进步的所有派别(无论左中右派、激进派或改良派)和所有进步团体、进步人士高度注意。

目前也许还很少有人知道,4月20日罢工的直接原因正是当地政府近乎疯狂的暴力胁迫,却恰恰是利得工人集体发动的这正在进行时的第三次大罢工及一系列巧妙策略却迫使政府当天就做出让步,当即承诺把资方拉回谈判桌,从而工人再次以罢工方式主动重启集体谈判。了解这一点,大家才会明白工人运动的非凡意义:它能够战胜看似无敌的恶警暴力!群众的团结力量与策略、舆论的配合,能够战胜看似无敌的枪杆子!

原来,利得工人集体几天前就已预定要在4月19日举行工人代表大会,商议如何推动资方严重背弃承诺、拖延已久的劳资协商,争取尽快补缴社保和公积金、落实关厂补偿。在此之前,利得工人集体中产生了分歧乃至争议:由于公司关闭搬迁迫近(利得资方原定6月左右就要搬到南沙了),越来越多工人代表主张采取集体行动迫使资方拿出诚意解决问题,但是担任谈判角色的工人代表有犹豫迟疑,部分工友确实对劳资和谐、劳资协商存在错误的幻想,这两方面的内部意见由于交流不充分等原因,出现了误解、传言甚至分裂的危险。因此,预定4月19日召开的利得工人代表大会也有解决分歧、重新团结的考虑(参见孟晗4月18日呼吁利得工人团结一致争权益的公开信)。

然而,就在4月19日下午利得鞋厂工人代表大会召开时(106名利得工人和20名工人代表正在富力城酒店开会),突然闯进近百名番禺特警和辅警,开来近10台特警车,殴打工友,抓捕工友,一直协助利得工人的番禺打工族工人领袖孟晗竟被警察抓走!不明就里的网友还在微博上为政府辩护说:那么多人集会,警察当然要干预……殊不知,番禺当局在如此暴力打压利得工人的同时,还进一步要求工人明天与政府协商,很明显4月19日暴力干预是明确针对利得工人集体维权的、直接为4月20日所谓劳政协商服务。政府如此介入干预,显然很可能是非常不利的,极可能要迫使工人收手或至少为资方充当保护伞。

4月19日下午工人遭到暴力打击时显然是措手不及的(劳工学者王江松第一时间发出的报道指工人“工人痛哭流泪”,劳工微信号“锤子之声”当晚报道“工人对警察殴打和抓捕行动感到震惊和无助,痛哭流泪”)——但他们迅速化悲痛为力量,很快聚集数百利得工友到派出所要求放人!学者王江松第一时间发布的报道当天就有4千多次的转发!工人聚集和舆论压力,直接迫使番禺警方当晚释放了孟晗!天然具有很强行动力的工人阶级,就这样在斗争中迅速成长起来,并立即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4月20日利得工人集体采取了巧妙而有力的战术:一方面应约参与政府要求的所谓“劳政协商”,另一方面同时在厂里提前发动大罢工!于是,罢工成了“劳政协商”工人送给番禺当局的见面礼——地方当局本想给工人一个下马威、吓退工人,哪想工人毫无畏惧地来这么一着大反攻!更绝的是,工人又派出谈判代表落落大方地应约参与所谓“协商”,体面而主动地要求资方立即回到谈判桌,有礼有节地提出工人立场的看法和集体诉求,政府当即被迫承诺“督促利得公司与工人谈判代表协商,要求明天(4月21日)启动新一轮劳资集体谈判”!

比去年12月第一次罢工和头两次集体谈判更为成熟的是,这次更少带幻想,也多少因为新涌现了工人骨干、改组了工人谈判集体的关系,工人有更坚决的斗志。12月20日罢工不仅持续了一天,而且工人决定守夜护厂、防止利得资方偷偷搬迁机器设备和出货!与其他类似抗争不同,据工友说法,利得资方目前只搬迁了20%左右,大部分设备还在,这就意味着全体罢工就可以瘫痪利得资方的主要生产。当晚300多工人在寒冷的雨夜中打地铺护厂,显示出感天动地的维权决心!工人集体更是有良好的组织分工:例如夜宵供应、维持秩序、现场实况播报等都井井有条。当晚大批警察聚集厂门外,曾经试图强行冲散在厂区内打地铺守夜的护厂工人,劳维律师第一时间建议:“向工人们致敬!不要和警察直接冲突,但保持聚合,人拉人围成团,一定不耍有人受伤,今天之后有明天,明天之后有后天。”这一策略建议通过良好的工人组织和执行力得以贯彻,组织有序、众志成城的工人阵容,迫使警方放弃强力打压的危险企图。这是工人运动再次战胜警察暴力的又一具体表现。

工人守夜护厂加强了罢工阵线,2700多利得工人的大罢工成为4月21日上午的劳资集体谈判的最强有力筹码。在此背景下,当天谈判取得了较大让步:资方答应7月底前完成社保补缴(与工人要求在早已预告大搬迁的6月之前完成还有一些距离),按一年工龄对应一个月工资的关厂补偿已经谈妥,公积金补缴被资方大大限制而遭所有工人代表反对,——此三大诉求,社保已接近胜利,关厂补偿至少已谈成,公积金分歧明显,准确谨慎衡量应该说是已取得一半或接近一半的谈判成果。这一结果算是较大的胜利,更是在全厂罢工第二天上午就取得的让步,因此大为鼓舞利得工人。于是,利得工人决心大大加强罢工攻势——据最新消息,4月21日晚-22日凌晨有超过1千名利得工人投入守夜护厂行动!有关劳工活动人士更在劳工群里呼吁“全社会的关注声援”!

可以说,4月20日第一天罢工就粉碎了政府的胁迫,成功反击;第二天罢工把资方拉回谈判桌并迫使之迅速做出较大让步;现在第三次大罢工已经又掀开了新的局面:工人开始铆足了劲,全面反击资方,试图一鼓作气坚持到底迫使资方让步。而此时,工人的行动阵容和舆论阵线开始变得同样的重要,国内主流媒体必然不愿意主动报道这一重大工运事件,那么争取广大网友和各界有识之士的关注就尤其重要。最重要的在于,在目前国内当局打压各种民间活动日甚一日的当前形势下,所有希望积极改变的人士都应当认识工人运动——尤其是走在最前列的广州利得工运的非凡意义和重大价值。这意义如何估量都不为过,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参与到利得工运中,与工人共同见证、共同创造历史!

请不要再等到工人骨干被抓、罢工工人被打时再出来写联名声援,应当现在就发出最有力的声音——有条件的到现场去声援和学习高水平的工人组织、发布报道、呼吁网友关注,在网上也可以关注、转发有关微博。(参见【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集体维权运动】资料专辑http://t.cn/RzRp7zW,其中资料都注明有微博来源网址)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工人也不需要捐款,利得工人早在去年12月就建立了组织良好的工人团结基金,全厂2700多工人都有份参与捐款,并不缺钱。正如一位与利得工运有关联的劳工活动者所说:“请公开声援利得工人吧!她们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声援,这比捐款更重要、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现在利得工人最缺乏的正是社会外界的充分了解,尤其是利得工运非凡的斗争历程极为值得宣传——包括全国广大劳工兄弟姐妹、广大工人网友,其实也非常需要了解正走在斗争最前列的广州利得鞋厂工人的可贵经历,一旦了解必定会引发关注。而成千上万网友的关注,将成为强大的舆论压力,甚至完全可能倒逼主流媒体关注,配合工人行动的加强,是完全有可能大获全胜的。

本社在昨晚谈判结果正式公布的第一时间就在微博上写道:此例若成功,将具有重大社会意义,我们呼吁全社会舆论关注!这并非一时情绪激动所写,本社从去年12月初就开始从舆论和研究的角度介入利得工运,为之做了一系列的评论、报道和资讯整理(参见【广州利得鞋厂2700多工人集体维权运动】资料专辑http://t.cn/RzRp7zW),知道其中有多么艰难不易,又经历了多么复杂的考验,但这场抗争顽强地坚持下来还保持着这样惊人的势头,决非偶然!这场工运的一些核心工人甚至是有着其他工运经历的资深的老工人,其内在的组织协作与智慧、谋略更不简单。

当然,一些有心人仍然可能会有顾虑:2700多工厂工人的抗争激昂强硬,确实很有力量值得赞赏,但这是否有些过激了呢?是否暗藏“别有用心”呢?是否这还只是特殊情况或一般情况,应该暂时观望再说呢?首先要充分明白,罢工虽然是工人主动发起,但资方早在去年12月是做出过解决诉求的承诺的,但是今年以来却一直拖延、拖到了快要搬厂还在敷衍工人、毫无诚意,更甚的是,4月19日政府竟出动近百警力野蛮打压利得工人代表大会(而在此前数次工人代表大会甚至开过700多工人的大会都没有遭到过如此打压),这种空前的疯狂暴力打压和政府胁迫图谋正是激发利得工人提早发动罢工的直接原因。况且工人目前仍在争取的社保和公积金补缴全都是合法合理的诉求,要求在关厂前补缴到位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且这对于大多数利得工人来说完全可以说就是“最后的斗争”,因为工厂都快关闭了,工人的目的非常明确——社保、公积金、关厂补偿——就明摆在那里,把这件事“善终”了是完全合法也完全可能做到的,对工人、对各方其实都有好处,根本不存在任何意义的“别有用心”。当然,工人的权利意识和自我组织意识也会进一步提高,甚至可能有一些积极工人成为新的工运骨干,如果有人以为这样也是“别有用心”那实在是人为难以避免的,因为每一次重大的集体斗争不管你是否喜欢都难免会有这样的结果,而且这样的结果对于社会进步来说,难道不是值得欢迎的吗?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广州利得工运绝非一场很特殊的斗争,它有多方面的典型普遍意义——正好是沿海工业区最普遍多见的大型的劳动力密集企业(鞋厂);正好是近几年多数劳资冲突事件都涉及的企业搬迁和社保等历史欠账问题引发;正好是目前劳工界最前沿的集体谈判实践案例;正好涉及工人组织这一核心问题并且充分借鉴利用了各种斗争策略方式;而且很重要的是如前述所说,正好都遭遇过当局大规模暴力但却难得的具有十分宝贵的反击、防御的正面经验,而这种经验是超过工运的,对全中国的民间社会都具有重要启发意义。作为劳工界的观察者和舆论者,我们还可以毫不夸张地并且负责任地说,拿广州利得工运作为学术研究案例,都是具有很高的价值,例如主流舆论熟知的佛山本田罢工案例、大连开发区工潮、甚至我们推崇过的深圳ASM五千工人大罢工这些案例,在斗争水平上都已经不如利得工运走得更远,甚至它还在往前走!就在现在进行时!

本篇报道的全部目的就是旨在向社会大众包括全国劳工大众介绍这场工运的情况和重大意义,唤起大众最广泛的关注声援乃至介入(正在艰苦斗争中的工人总是非常需要的、非常欢迎的)。但最后还是给所有读者包括利得工友提一些建议:无论如何设法帮助工人,首先要尊重、理解工人集体的决策并应当找到他们的组织者进行沟通、配合工人自主的舆论,尤其因为利得工人有自己核心的工人代表组织和新媒体宣传机制,任何其他舆论上的介入者(包括我们工评社)都应当学会配合在地工人自己的舆论,确保工人阵线团结一致、避免发生分化和不协调。

回顾来说,2014年广州大学城环卫工集体抗争与新生鞋厂工人集体抗争,是2014年甚至也是多年来很少见的因为一个正在进行时的工运事件形成全国劳工界联合发力的焦点,其中大学城环卫工抗争还引起了学生群体的首次介入关注,这些都是很了不起的。如今广州利得鞋厂更大规模、水平更高、意义非凡的工运抗争,更应当成为全国劳工界、甚至全国民间社会关注声援的联合努力焦点。

来源:工评社新浪博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广州利得数千工人罢工重大关头,网友声援正当其时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