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千帆:“发展”首先是人的发展

张千帆

三十年来,中国改革一直围绕着“经济发展”这根主轴。在经济决定论的思维指导下,我们不假思索地将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划等号。然而,今年冬天北京挥之不去的浓雾重霾足以表明,这个等号是不成立的。在经济主义的“发展”思维产生了昭然若揭的后果却依然甚嚣尘上的今天,我们不能不反思改革的目标和方向。如果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人的发展,而不单纯是为了达到某个GDP或人均收入数字,那么我们必须重新思考一些人类生活的基本常识:作为人,我们究竟需要什么?作为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我们需要政府做什么?

经济主义发展思维不仅使政府疏于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等本职工作,而且使官员直接插手经济,扭曲市场规律并增加寻租成本。要恢复适合健康生存的自然环境,必须扭转经济主义发展思维,让政府退出微观经济干预。人民并不需要政府帮他们挣钱,如此“帮助”必然蜕化为官与民争利;人民需要的是政府帮助他们治理市场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后遗症,积极防治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隐患。

作为人,我们还需要适当的教育。毫无疑问,现代公民的培养离不开基础教育;一个健全心智的人必须具备人文、数理和伦理方面的基本知识,才能在现代社会中生存并竞争。一个健康繁荣的社会是由一个个具备现代知识的健康个体组成的,其中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特长、爱好和能力做出自己的独特贡献并实现自我的价值。然而,各人家境不同,许多家庭未必有能力让自己的孩子获得适当的教育机会。为了让每一个人都得以充分发展自己的潜力并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国家有义务为所有儿童提供免费和大致平等的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是每一个家庭的义务,更是政府的义务。如果政府不能提供适当的教育机会,致使相当一部分儿童不能成长为合格的现代公民,那就是政府的失职。

尤其是,教育部门必须主动退出教育垄断,让中国教育回归独立与自由发展。政府有义务提供但没有权利垄断教育。事实上,行政垄断与歧视正是造成中国高等教育资源匮乏的制度根源。就和政府不能包办经济一样,政府也不得包办教育;如果说计划经济必然造成物质贫困,那么计划体制下的教育必然造成教育和思想贫困。要营造一个健康繁荣的教育体制,就和营造健康繁荣的市场体制一样,政府需要将自己的定位从全盘垄断转变为适度监管,允许民营力量进入教育领域并和公立教育平等竞争。

一个人所需要的还有很多,不过正常的生存和教育环境是其最基本的需求。只有满足这些基本需求的改革才是良性的,才是值得我们追求的。良性的改革必须以人为本,以人的健康成长和发展为基本导向。经济只是人类生活的一个方面,既不能代表人类生活的全部,更不能无限夸大并以此摧毁人类生存的其他条件。因此,单方面追求“经济发展”的改革目标显然是错误的。事实上,即便经济发展也用不着政府直接插手,过度干预只能为寻租与腐败创造机会。中国改革走到今天,一定要从人性的需求出发进行一次彻底的反思,扭转经济主义发展思维,让政府退出微观经济干预和全盘教育垄断,并担当起教育平等、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等本来应当承担的职能。

归根结底,“发展”是人的发展。对于改革方向与政府职能的重新定位,中国还需要一次思想解放的大讨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张千帆:“发展”首先是人的发展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