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关民心:怀“金刚卫士”苏昌兰

 

苏昌兰

冰霜扑打竞吐芳,國蘭馨香暖人间。

寒冬十二月,北國正是皑皑白雪,南方也是冰霜扑打之时,苍芒大地上,有一种小草“蘭花”。正在积聚强大的生機,等待报春的一声雷!怒苞竞放,它那醉人的馨香沁人心田。

我正陶醉在这清香優雅的记忆中,一道微信闪入我的眼帘。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平洲三山岛维权“金刚卫士”苏昌兰女士,被指“煽動颠覆國家安全罪”而逮捕。 苏尚伟:给苏昌兰妹妹的公开信。

2014年10月27日,被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桂城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传唤。而且沒有岀具任何法律文书而“失踪”。

2014年12月3日,被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指“煽動颠覆国家安全罪”而逮捕。更令我震惊的是一名弱质多病的女子也能颠覆国家。她手无抓鸡之力,手无寸铁。也沒有武裝暴力冲击国家机关 ,更加沒有指挥三百多万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权力,一名多病的弱质女子就可以颠覆一个拥有八千多万党员的,实行一党专政的国家?!这是一个极为震撼的千古奇闻!

2015年元月9日,刘晓原、吴魁明、刘浩几名律師和我們再次去到佛山市南海区公安分局,抗議警务督察要求见办案国保人員,国保人員拖了三十多分钟才出現。刘晓原律師问,为何不允許律師会见。国保仍然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为搪塞。再问,怎麼危害了国家安全?国保含糊其辭,不到十五分钟便气冲冲地逃走了。…… 苏昌兰女士之“煽動颠覆国家罪”。是当局莫须有之名,令我极为愤怒,这一愤怒令我发指。她对中国社會现状的万恶之象深恶痛绝。

2005年5月31日早晨6時20分左右,我接到了南方友人的一个电话,这電話正是苏昌兰女士打给我的。她在紧急地呼救 ,说: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平洲三山岛紧急呼救,现在在三山岛上出現了几十辆大客車,几十台大型钩機,几十辆警车,六辆120救護車,消防车五辆,三千多名武裝警察,八百多社會杂人,有黑社會背景的等等,警察武裝封鎖現場,各交通道路,对三山岛的广东省军区农场路口的二十八号地块实行,强征清场,打伤十多名农民,还有去那一方向早晨运动的村民被围殴。花卉園藝,香蕉园等等农作物和抽水機喷洒工具,温室大棚,钢卷……采用洗劫式推平,并抢走土地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二个多小时八百多万价植物和物品全部被毀坏。三百多亩土地被强盗式洗劫。很多村民打電話110报警,都沒有人接。移動電话被屏黑打不出去 。苏昌兰亲历了这震惊中外5.31惨案,从此佛山市南海区的强盗官员拉開了洗劫三山岛万多亩良田的掠奪。岛上的维权村民经历了一场场被疯狂迫害的慘劇。

邵笑冰、邵细虾、郭建华、陈宁标、刘德伙、崔永发、陈志标。等七人被设下陷阱,以“敲诈勒索罪”判處刑狱。其中,陈宁标被刑讯逼供,打成内伤,肝脾内血肿,沒有送去抢救治療,最后死在狱中,事后强迫家属签字画押“死于肝病”,毀尸灭迹。

三山岛被强征快十年了,大部分的土地被拋荒,苏昌兰面对着这满目疮痍的土地。既得利益集團灭绝人性的掠奪,再也不能坐视,她耳闻目睹这风雨苍芒的道德滑坡,精神萎縮,社會失语,思想奴性的沉默。于是她站了起來,更渴望唤起社會的觉醒,让人性的正义和良知有所回归。面对那些“毒菜、专职、特群”,他們确实“文明”强征的法理,只有举脚去支持了。城镇化进程一些拿着公权去暴富,底下阶层严重赤贫。贫与富更是凸顯社會烈变的问题。社會弱勢族群的矛盾也显得更无助。于是,上诉告状,上访便變成了当权者玩耍小儿的游戏。一次又一次的恐吓,綁架,拘押,监视,刑狱。对她的打壓一次比一次残暴。

苏昌兰的丈夫陈德权本来是一名电梯工人,为人忠厚老诚,有一定的经济收入。两次不明不白的突如袭来的意外事故,使她的丈夫,奄奄一息,ICU重症室內几次死里返生,身致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现在还要去门诊续后治療。家庭經濟的沉重负担只能落在苏昌兰一个女人的肩上。

苏昌兰是中国的现代社會较早妇女儿童权益的义工之一,关注妇女儿童被暴力虐待,被拐的妇女儿童的解救,使她们重获自由。使失去儿女的父母团聚。她把爱心的温暧送遍了大江南北。现在冬天快要过去,春天就要到来,春天的兰花就会竞吐芬芳。爱心总会暧人间。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关民心:怀“金刚卫士”苏昌兰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