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唐吉田,隋牧青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是中国的“黑色星期五”——我指的不是七月以来中国的股市灾难,对此我一点也不关心,因为在我看来,所有的股民,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共产党政权的共谋和帮凶,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妄图在中共权贵的人肉盛宴中分得一杯残羹冷炙,结果党国赏了他们一碗地沟油,吃得他们上吐下泻,这是咎由自取,丝毫不值得同情;我指的是短短两天之间中国安全部门对数十名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的绑架和抓捕行动。尽管今天中共用封锁若干社交媒体的方式让他们的名字不能广为人知,但我深深地相信,在历史的天平上,这几十个人比两亿股民更重——他们是一群中国最优秀的公民,他们是中国起死回生的希望。
    
这是自二零一一年春的茉莉花事件之后,中共对民间社会发起的最大规模的攻击和打压。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灾让习近平感到如坐针毡,互联网上潮水般的资讯更让习近平感到如芒在背。他如惊弓之鸟般,在外访的飞机上睁眼到天明。惟一的救命稻草,是从俄国克格勃头子普京那里寻求锦囊妙计。 “抓人吧,抓更多的人,人民就怕你了”,普京阴险地微笑着,对习近平如是说。于是,习近平遥控了这场铺天盖地的大逮捕,他要将人权律师群体一网打尽,然后用刚刚通过的新版《国家安全法》来一一治罪。如此,才有铁打的江山,才有永不变色的江山。
    
据我在脸书上看到的消息,短短两天之内被捕和“失联”(在这个神奇的国家,好端端的公民也会像马航的飞机那样失联)的人数已接近五十人。在这张并不完全的名单上,这些瞬间失去自由的人,很多都是我认识多年的朋友:(北京)周世锋、王宇及其丈夫包龙军、李姝云、王全璋、刘晓原、李和平、江天勇、张凯、黄力群、望云和尚、戈平、老木、胡石根、赵威、王方、刘四新、周庆;(河北唐山) 李威达;(广西) 覃永沛;(广州) 隋牧青;(上海)张雪忠、薛荣民、秦雷;(杭州)王成;(湖南)王海军、杨金柱、郭雄伟,(甘肃)李大伟······这场逮捕,给几十个家庭带来撕心裂肺的痛苦。然后,肯定是对当事人的疲劳审讯和酷刑伺候。缺乏想像力的中共鹰犬们,还有什么新的维稳手段呢?
    
这场抓捕是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绝非地方政府的所为,而是中央政府有一双看不见的巨手在背后掌控——始作俑者,不单单是公安部、也不单单是政法委,更是习近平亲自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机构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练兵”。如同军事行动一般,统一部署、不分南北、严丝合缝。中共政权在别的方面效率极低,唯独在镇压方面效率极高。这是它的光荣,还是它的耻辱?
    
这次被抓捕的人士,主体是人权律师。在中国,律师是一种受人尊敬的职业,既有发财的机会,也有同流合污的空间。读一读慕容雪村的小说《天堂向左,深圳向右》,就能看到律师如果原意随大流,可以过得何其纸醉金迷、骄奢淫逸。但是,如果在律师的前面冠以“人权”二字,成了“人权律师”,那就是党国的“眼中钉、肉中刺”,黑名单和黑头套立刻就降临了——或许你为之辩护的那个人还没有宣判,你就被扔进了监狱。
    
我还在中国的时候,多次遭遇类似的“失踪”。我去国后不久,曾经担任我的律师的浦志强,就身陷黑牢、受尽折磨;如今,同样也曾挺身而出帮我与各类警察交涉的李和平,则出现在此次被抓捕的名单上。李和平夫妇与我同一天在同一个教会中受洗,我们心目中有着同样的圣经所勾勒的愿景:“唯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多年来,我们一起为实现这样的目标而奋斗。
    
此时此刻,我为这些亲爱的弟兄姊妹和他们的家人祈祷,愿上帝的爱和公义与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同在。同时,我更有一种明确的认定:这个“黑色星期五”(2015年7月10 日)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了自己的“美丽岛时代”,在平行的时间轴上,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比台湾晚了整整三十六年。但是,它终于来临了。
    
一九七九年的台湾,与今天的中国一样,是一个最恐怖,也最纯真的时代。用政论家陈芳明的话来说,美丽岛事件标志着一个历史的终结,也预告着一个历史的开端。 “美丽岛事件不能视同革命,当然也不是政变,更不是官方所宣称的暴动。然而,它所产生的意义,对新世代而言,已经在心灵里酿造了一场革命式的风暴。他们彻底与党国体制划清界限,或是血脉深处,他们彻底看不起这种猥琐的统治者。如果要检讨一九八零年代以后的民主运动,或民进党组党的成功,或戒严体制的宣布解除,我们都必须回溯到这场改变历史流向的美丽岛事件。”换言之,美丽岛之前的台湾和美丽岛之后的台湾,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台湾:前者是无尽的黑暗,后者是即将来临的天明。
    
习近平是共产党挑选出来的“自我终结者”,他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第一身份”。今天的习近平比当年的蒋经国更加缺乏自信:蒋经国对民间反对派采取“未暴先镇、镇而后暴”的镇压手段,习近平却干脆将一群本来在法律体制内抗争的法律人推向政治反对派的阵营。习近平就像是一个玩火自焚的顽童,他的所作所为让人们意识到:共产党是不可改良的,共产党是必须推翻的。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英雄从来都是独裁者塑造出来的。当习近平向人权律师群体挥起铁拳并且对自己鼓鼓囊囊的肌肉感到洋洋自得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更多的人民已然觉醒,更多的人民开始呐喊和行动,当每个人都伸出手做出电影《饥饿的游戏》中那个不服从的手势时,难道你要像每个人开枪吗?反抗者和颠覆者越来越多,数不胜数,抓不胜抓,即便将中国的每一栋公寓都变成监狱,也关不下这么多人。最后,如果想要保有自己的安全,习近平就只能将自己关进笼子里去。
    
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降临:我们结伴到动物园去,欣赏笼子里的习近平。
    
来源:纵览中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