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韩颖:王宇印象

王宇
初见王宇是在2011年6月16日的上午。那一天是王宇出狱的日子,为了迎接她出狱,我和几位朋友天还没有亮就乘火车赶往天津,但是在天津铁路看守所门口却没有等到王宇出来。正在大家都着急的时候,包龙军来电说王宇在看守所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我们马上赶去公交车站。

原来,铁路看守所探得有朋友要到看守所接王宇出狱,就提前做了准备;他们避过迎接的人群把王宇放到了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王宇借了一个电话才通知了包龙军。

我们一群人捧着鲜花到公交车站找王宇,虽然大家都没有见过王宇,但是却一眼认出了她。王宇穿一双拖鞋,提着简单的物品,怯生生地望着热情的人群,笑的很不自然。包龙军随后赶到,怀抱鲜花,笑容满面;他热情地把大家一一介绍给王宇,王宇谨慎地表示着谢意。

然后我们在一起合影,鼓动包龙军拥抱王宇,当包龙军拥抱王宇的一刹那,大家都笑了,笑的很开心。
说句实话,一直声援王宇这个案子,也去法院希望参加庭审,这一次才第一次见到王宇本人。

大家建议王宇立刻抱着鲜花回北京,但是王宇小声的说想先回家;包龙军的父母住在天津,儿子包蒙蒙也在天津上小学。大家有些失望,但是也非常理解,我们在天津站分手,包龙军带王宇回天津的家,我们也各自打道回府。

过了一段时间,包龙军和王宇一起请大家吃饭,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次,王宇的话多了一些,但是对大家维权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不多,偶尔会有一些疑问。这是第二次见到王宇。

后来见面越来越多,也知道她在为了律师证的事情奔忙,为了儿子转学的事情奔忙。王宇在牢里两年多身体变得非常虚弱,经常出一趟门就累得不想动了。

再后来,王宇拿回了律师证,开始慢慢接案子。

案子越来越多,见到王宇的时候越来越少。偶尔见到她,就劝她注意身体可以少接一些案子;王宇说我在牢里的时候那么多人帮我,我现在也要帮助别人。


王宇不断收到危险的消息,我们在一起时免不了提醒王宇,小心一点儿,有的案子让别人做吧。王宇说,我没有违规,就是履行律师的职责;我不违法,他们能怎样?

我被关在丰台看守所的时候,王宇不断地要求会见;预审警察对她不断的要求会见咬牙切齿,我却感到无限的温暖。

王宇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找她代理案子的当事人越来越多;权力部门也不断地通过各种渠道警告她。王宇说,我没有违法,凭良心做事,按照法律履行律师的职责。如果我这样都不行,那爱怎样就怎样吧。

5月份,王宇代理了屠夫吴淦的案子,不久屠夫被上了央视,各种喉舌纷纷向屠夫开火。曾经陷害过王宇的天津铁路法院神奇地捡起了旧案,各种高大上的喉舌互相配合着向王宇喷射着污水。

又一天,律师们呼吁借钱给王宇,一夜之间就有众多网友汇进去十几万,二十万的目标两天就实现了。

2015年7月9日的早上,我听到了王宇被绑架的消息;再后来听说小区的保安向一位律师描述,在凌晨4点多的时候,有二、三十个警察包围了王宇居住的单元,并且带走一个人,警察说是抓吸毒的。

王宇跟毒品没有关系,我们都懂警察的意思。

王宇,曾经的柔弱,像受惊的小兔儿;曾经的坚强,像久经沙场的战士。

2015年7月10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韩颖:王宇印象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