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麦子:我眼中的王宇律师

王宇
初次见到王宇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听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我听了非常的表示触动。过了很多年的今天,新华网等媒体再次集体抹黑身为维权律师的王宇,让我不由得觉得这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目的的对维权类律师进行污名。

首先,我们用人类正常的逻辑来解释一下,一个女律师殴打几个男人,尽然还能把一个人给打聋了?我想知道这女子莫非是练武术的不行,还是有什么先进的玩意儿?

这样的判决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叶海燕当时出租屋被陌生人闯入,出于自卫的她,却被冠以“持刀致人重伤”的罪名被行政拘留12天。根据刑法,故意伤害罪是刑事犯罪,如果叶海燕真的把人砍成刑事犯罪的轻伤以上,那也应该是刑事拘留,然后移送法院审判,而不是什么行政拘留。

由此可见,对这两个人的指控不仅是从逻辑上,还是从法理上都是说不通的。

群众只需要把这个简单的逻辑想明白就可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他们可以把一个Trouble-maker定罪,就绝对不会仅仅是行政拘留或者抹黑。

为什么此次要对王宇律师进行抹黑

王宇律师的故事背景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案件蹊跷,只被判了三年,服刑两年半。可想而知,一个遵纪守法的商业律师因为被不合法的审判身陷囹圄,这样的结果是断然不能被接受的。出来之后,王宇律师出于自身的职业敏感,也被很多维权律师所激励,也开始为弱势群体代理案件,范围涉及拆迁,上访和性别平等等各个方面。我和她一起去过教育部上访,因为那时候我们希望通过有限的信访的形式,传达我们对高校防治性骚扰的意见,信访的过程非常的纠结,一开始他们百般挑剔,拖延时间,眼看着要被拖一天在信访办公室,还是王宇律师据理力争,说道理,讲法律。最后那些接访的工作人员受理了我们的资料,并且在数日之后给了我们回复。不管如何,这是我们尝试和政府对话的一次尝试,也是王宇老实的坚持我们才争取到了结果。

此次抹黑王宇律师,就是要对王宇的个人尊严实施打击,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大多数律师是非常注重个人清誉的。而抹黑她的人就抓住了这一点,曝光王宇律师被判刑的经历,这是对人格尊严的攻击,赤裸裸的。而众所周知,服刑人员刑满释放之后,公安机关有义务为其保守秘密,而为何媒体要超越保护当事人隐私的底线,指出王宇律师是做过牢的?报道这样的信息甚至都没有和当事人商量,难道媒体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丢掉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中国媒体从来就没什么新闻自由,这也是令媒体蒙羞的方面,媒体人也有媒体人的无奈,但这并不能表明纵容作恶就是对的。

王宇律师支持女权,支持LGBT

生活中,王宇律师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认识她应该是在2012年,那时候她就开始和我沟通很多女权的知识,还跟我说她经常跟她老公提起我,把我作为一个主张性别平等的人,她要求家庭内部的性别平等。我那时候觉得非常荣幸,之后也和她丈夫建立了很好的关系。

夫妻俩都是东北人,我听她们说话,觉得特别亲切。后来我知道她其实非常辛苦,常年出差,她的背包总是鼓鼓囊囊的,她体型偏瘦,每次扛那么鼓的包,我就觉得她很辛苦,但是她却从来没喊过累。

一次我跟她提起同性恋方面的事情,她也表示非常的能够理解,并且很愿意在未来在LGBT领域提供些法律援助,我觉得具备非常可贵的品质,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的多元,能够做对不同人群的尊重和包容,这是很多人都不具备的。而且在我们的交往过程中,王宇的一个很耐心的人,不要看她在办案或者打官司的时候那股子冲劲儿,生活中她是一个非常好的伙伴,总是非常耐心的听你讲完话,而不会武断的打断你,或者只顾滔滔不绝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众所周知,我因计划3月7日开展“三八节贴贴贴”反对公交车性骚扰活动被刑事拘留在海淀看守所37天,出来之后,王宇就非常愿意作为我后续法律工作的代理律师,并且笑着跟我谈到过去我们的对话:“你还总说担心我会进去,结果你先进去了。”我开怀大笑,觉得这一切都很滑稽,但是也隐隐担心她的安全。

前不久,她去海淀分局提交了要求撤销我们“女权五姐妹”的寻衅滋事案的撤案法律意见书,当面提交的,之前的一天她还刚刚出差回到北京,我很感激她。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

因为应对抹黑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揭露真相。说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才能和拥有十数万订阅量的媒体相抗衡。比起一个主流的媒体的传播,民间的力量显然非常有限,但是我还是要大声疾呼,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只是真相有时候并没有那么容易识别,而我愿意提供更多的信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麦子:我眼中的王宇律师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