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顾剑:许志永入狱两周年

我再也不愿意使用火星文来回避敏感词了,针对许志永火星文是一种亵渎,他高贵的灵魂不应该也不可能被卑鄙的敏感词掩盖,文章发不出去也许预示着没有读者取得不了作用,但我怎么能忍心用卑鄙的火星文来纪念这个灵魂和肉体都投入到拯救这个破落肮脏的民族的事业中去的人呢?
 许志永河南民权县人,北大法学博士,后任教于北邮,两届北京市海定区人大代表。从03年因为孙志刚在广州收容所被殴打死亡,发起废除收容遣送和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到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为结石宝宝维权;从后来发起教育平权的签名和声援活动,到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再到发起同城饭醉。在第三次人大代表选举前他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被秘密警察软禁在家,为他助选的同学也因此被威胁恐吓,直到13年的今天抓进监狱至今。
知道许志永,从认识王功权开始,一个中国最富有的人,潘石屹和冯仑的师兄,常常在问及一些问题的时候痛哭失声,只因为一种基于人类普世的爱的价值。我印象最深刻的王功权的一句话是“我们是在和暴民和暴乱赛跑”,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让我一度哽咽。因为王功权知道了许志永、公盟公司和公义积金,认识许志永从他的文章《这十年》开始,读的时候我数度落泪,我推荐给我的同学,他们漠然,我从此深度认识了一个词汇“良知”。在当时我有年入十万的收入,起码不虞于生活,在国保(秘密警察)威胁下,我选择放弃这份收入,因为我不能代表老板来对抗体制,很多还没有我收入高的人的动机论可以休矣。
记得许志永初审那天,天空盘旋着武装直升机,地面布置了无数的武装警察,我因为在微博转播声援的帖子,而遭遇了第一次封号。艾晓明教授的纪录片《新公民运动》中,依旧显示有很多人不畏危险,来到天津表达了对许志永的支持。外国领事、记者、普通公民和我们中国的公民一样被拒绝在法院几百米外,法院拒绝了许志永的陈诉,但是这份陈诉还是通过律师流传到了网络。
这是一个大写的人,他完全可以在现体制下过着优越的生活,无论作为博士还是大学教师。许志永入狱以后,他拒绝外界的经济支持,他表示女儿和爱人还能够生活。但是作为跟他一起为教育平权而努力的家属们,即使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受益(教育平权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北京和上海还没有实现),但因为受许志永高贵的灵魂所感动,成立了“妞妞成长基金”,以使从没和爸爸见过面的孩子能够过上相对优越的生活。我今天因为一篇涉及一些时政的帖子,而被高中同学反对,这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因为有人因为我的帖子而选择退群,所以我选择了主动离开,在此谢谢群主的放任。其实我当时就落泪了,我不会问你们要一分钱,也不会要你们分担我的任何风险,但是许志永的教育平权你们享受了,废除收容遣送你们享受了。毒雾霾、毒食品、坑蒙拐骗偷……还在继续,你们这样拒绝资讯?你可以不喜欢时政,可以不喜欢历史,不喜欢可以不看,为什么非此即彼,容不下一个几天甚至十几天发一篇自己文章的人呢?
2008年汶川大地震,混凝土中钢筋都没有的学校,因为质问而入狱的谭作人,因为募捐而秀50亿存款的郭美美…..是的都跟你们无关,反正你们有的是钱有的是命,自己不够的儿孙顶上,如此而已,有何可怕呢?
纪念许志永入狱两周年,同时纪念自己走上民运路两周年,为许志永高贵的灵魂点赞,为自己不屈的生命点赞,为我们为之努力的社会痛哭。
——-顾剑  2015年7月16日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顾剑:许志永入狱两周年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