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孔杰荣:政治化的中国司法审判——周永康案

周永康

曾经叱吒风云的前中共安全部门最高领导周永康被判终身监禁,当中国官媒六月十一日宣布这个消息时,我一点儿也未感到难过。直到2012年末,周永康一直是中国共产党掌管一切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一员,也是中国最令人生畏的人物之一。

之前许多人认为,拖延已久的周永康案件除了涉及泄露国家机密的部分必须闭门审理外,关于受贿、滥用职权部分的审判会按照法律规定公开举行。然而,整个诉讼程序从头至尾全都是秘密进行。直到当局发布周永康被判刑的简要公告后,外界才知道,在没有依法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对周永康简短的庭审早在三个星期前的522日就已经举行完毕。这甚至让通常消息灵通的资深法官们都感到吃惊。想必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为中共的得力干将,帮助组织了庭审,虽然这与他之前多次对公众确认审判将公开举行的说法相矛盾。

审理此案的天津中级人民法院并没有公布认定周永康有罪的判决书。因此,我们也无从评判周永康受贿和滥用职权的部分是否也因涉及国家机密而必须一并闭门审理,而国家机密在中国是个定义十分宽泛的词汇。当然,中国绝非唯一一个通过国家机密的标签为领导人的不当行为遮羞的国家。

然而,在2013年引发轰动的薄熙来受贿一案中,薄熙来作为一名非常有权势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被怀疑妄图与身居更高位的周永康合谋反对当今领导人习近平接班。而那一次,习近平允许了所谓的公开审判在全国电视转播的审讯场景中,薄熙来为自己辩护上演了一出交叉质询证人的好戏,最终仍被判终身监禁。为什么周永康的庭审却不一样呢?

习近平其实大可决定不发布任何公告,直接让法院将他的两位政治敌人治罪,就像有时处理那些官位较低的官员一样。不过如此做显然是违背相关法律,并且,鉴于周永康和薄熙来声名狼藉,案件备受社会瞩目,想要低调处理恐怕不切实际。又或者,习近平也可以完全不走任何的司法程序来除去两个敌人。按照中国共产党行事的先例,习近平至少有两个选择:共产党可以软禁周永康和薄熙来一生,不用任何司法程序加以粉饰,这就如同邓小平在198964日天安门屠杀之后软禁被免职的前中共党委书记赵紫阳;或者习近平可以下令警察羁押,再通过类似断绝急需的医疗护理等残酷手法,永久地除掉他们,就像文化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对待被免职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那样。

然而,完全跳过法律程序的做法并不是习近平喜欢的风格——虽然习正实施着中国近几十年来最为冷酷的镇压政策,但依法治国与反腐败审判却是习近平政府政治宣传的核心主题。为了提高其执政的合法性并推广他持续进行的反腐败运动,习必须让大家看到周永康受到了法庭审判。但情况并不允许他实施如薄熙来案中那种由中共严密控制的公开审

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为显而易见的是,比起薄熙来的案子,周永康的腐败问题无疑牵连到令中国共产党更加尴尬的内幕细节。更重要的是,对薄熙来的审判一定让领导层觉得,或许公开的时间越短越好。毕竟,薄熙来的审判持续了五天之久——19801981年对毛泽东妻子等人的四人帮审判以来,这样长时间的审判在中国绝对非比寻常。

薄熙来审判中电视公开的部分含有大量实质内容,公开在网上的庭审笔录也长达96页。薄熙来对证人的交叉质询,如同他不服一审定罪而坚决提出的上诉一样,显示出一个被告人所拥有的反抗而不是接受政府指控的权利。习近平政权最近也越来越频繁地恫吓刑事辩护律师或许他们正是在反思了薄熙来审判之后认为,公开审判所带来的令政权难堪的潜在威胁,要盖过其可能带来的任何正面宣传和教育的作用。

在公开场合,周永康的个性不像薄熙来那样顽强。周永康似乎是被诱导着,树立了一个好得多的范例——在他的庭审程序中唯一被电视广播的部分,就是他温顺地认罪,表达对于他罪行的悔过并放弃上诉权利的镜头。这正是独裁国家统治下,个人所能够展现的模范行为

然而,这个妥协结果的过程,不论是对周永康还是对俘虏他的中共当局,都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周永康知晓太多中共党内深藏的秘密。精通中国政法系统的周永康,在一年多与外界隔离、未经法律授权的党内纪委调查审讯和随后六个月的检察官的侦讯中,必然是使出了他浑身解数,为他自己的刑期和被牵涉的家人命运,与中共当局展开了谈判。

毕竟,在薄熙来的审判之前,薄的妻子已经被判无期徒刑,而薄的儿子也已安全待在美国,但周永康家人的命运仍然掌握在中共领导层的手中。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但我们确知周永康本人虽然明明可能被起诉更多的罪名(包括已被报道的关于其前妻的可疑的死亡事件),最终却只获得了一个就其罪行而言,比预期相对轻微的刑罚。

少数几篇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昙花一现的关于周永康案的独立评论中,有一篇来自于北京大学知名司法改革者贺卫方教授。贺卫方教授提到,根据周永康案中所接受的贿赂金额量级(远远大于薄熙来案的涉案金额), 他曾预测周可能会被判死刑缓期执行。

我希望我可以像谚语中所说的墙上的苍蝇一样悄悄地观察习近平与王岐山(中共党内反腐败的领导人)及孟建柱(继周永康之位成为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之间的对话——他们与曾令人生畏的前同事周永康进行漫长而充满争议的谈判时,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或许有一天,中国民众会知道真相。

(注:本文作者孔杰荣(柯恩,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亚美法研究所译。

本文责编 霍默静[email protected])

转自:FT中文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孔杰荣:政治化的中国司法审判——周永康案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