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谭敏涛:法治中国,死磕还是坐等?

——驳中青网网评员叙岚

按语:连日来,中国各地警方掀起了一场针对“维权律师”、“死磕派律师”、“维权人士”等的规模化运动,引发中国律师界集体声讨和批评,更引发全球抗议。从7月10号开始,即不断有律师爆料,自己被警方强制约谈(谈话)。约谈内容为王律案以及周律案,不准其他律师围观和评论,不准声援,不准转发相关消息,这次约谈全国总计有近二百名律师以及其他人士遭受警方连夜审问,更有甚者,还有警方破门而入不惜深夜扰民。随后,五**毛们纷纷登场,有在门户网站留言评论的,还有专门撰文为权力效忠的,这不,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叙岚就应景写了一篇《“死磕”磕不出法治中国》习作,看完此文,多少有些心塞,所以,便有了这篇回应之作,拟纠正叙岚文中的诸多偏见,回应五**毛们的种种误导言论,亦算为法治助力!(注:“原文”为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叙岚文章,为黑色字体;“回应”为我的反驳,为橙色字体)

法治

原文:11日晚,人民日报客户端一篇《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的长文,迅速激起网民的愤怒情绪。文章提出,公安部部署指挥北京等地公安机关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回应: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出这样一篇长文,迅速在五**毛群体中掀起了高潮,对于五**毛们来说,生意又来了,又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所以,五**毛们纷纷拿出看家本领,在微博、门户网站等不断留言以效忠主子。至于说人日那篇文章激起网民的愤怒情绪,对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网民来说,这篇文章确实能起到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作用,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并不会全都被这篇文章所蛊惑,围观中,毕竟还有清醒人。

原文:“死磕精神”本不是一个贬义词,律师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依法“死磕”,通过互联网扩大不公正案件的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这对于维护公民正当权利,推动社会公正,建设法治中国都大有裨益。但是当一些激进的律师在“死磕”中尝到甜头以后,他们往往打着为公民维权的旗号,违法策划、炒作,操纵虚假民意,将普通司法案件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用舆论干预司法、要挟政府,误导公众将矛头指向政府,甚至借机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所以才会出现,一系列敏感案件的庭外,屡屡出现主审法官、主管官员被诋毁攻击、人肉搜索的怪像。

回应:诚如原文所言:律师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依法死磕,通过互联网扩大不公正案件的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这对于维护公民正当权利,推动社会公正,建设法治中国都大有裨益。作者说死磕派律师违法策划,炒作,操纵虚假民意,我不知这样的说辞是不是就来自于人日那篇文章呢?策划,前面加个违法,就成了律师的罪状?炒作,放在律师代理案件中,为何就成了不当?民意,为何被操纵后就怪罪于律师律师代理案件,免不了要探讨交流,说是策划,顶多也是探讨如何代理案件,依法为当事人维权,为何还有个违法策划,我试问,违反了什么法?策划了什么违法的事件?而炒作,往往是官方强加给民众的污名词,说你违法,就先说你炒作,似乎一旦把某一事件定义为炒作官方就有了道德制高点,就可以治民,岂不知,说炒作违法,必须拿出违法的事由,而并不是定义为炒作就可以治罪。

再者,操作民意这档事,我们倒是见多了五**毛们在不遗余力的操纵民意,各类门户网站留言板暴露的整齐划一的评论,难道不是操纵民意么?而且,这样的民意还是虚假民意,为何不见对中国的五**毛们下手?偏偏对律师下手呢?原文说律师将法律案件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我就问一句,律师被抓,为何各地警方要强制近二百名律师谈话呢?这样的案件,风尘仆仆抓人,为何扭扭捏捏在央视审判,且还要雷厉风行恐吓和威胁其他律师呢?原文还说律师干预司法,要挟政府,误导公众将矛头指向政府,甚至借机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对于此点,我请作者好好看看中国的冤假错案制造模式,到底是谁在干预司法,影响公司公正。律师公开案件中的各类违法之举,就成了要挟政府,难不成政府不得质疑,只得顺从,这才是顺民么?而要律师做顺民,法治何以容许?

而公众把矛头对准政府,多半都是政府管理出了问题,如果说矛头对准政府也是错,那么,政府何以获取民心?而在一系列敏感案件中,出现主审法官、主管官员被攻击、人肉搜索,我真想问一下,中国哪些案件是敏感案件,哪个法律规定了敏感案件的范畴,为何中国会出现敏感案件?让案件脱敏,到底有多难?这些案件中法官或是官员被搜索,那么,中国每天都在审理案件,为何其他法官或是官员没有被搜索,反倒这些敏感案件的法官或是官员被搜索,作者应当搞清法官或是官员被搜索的缘由,司法是否公正,法官是否说了算,案件背后是否有猫腻,律师代理是否受到层层阻隔,律师权益是否得到充分保障,然后,再来论断律师的对与错。

原文:从2011年6月“北海案”中迟夙生律师的一句“得死磕”,到2012年初“小河案”中律师集体抗议、死磕的辩护方式见效,“死磕派”更加频繁地成为某些激进律师的代言词。就拿最近的来说,今年五月黑龙江的“庆安事件”在舆论场上燃起了一把火,民警依规合法开枪,结果被炒成“枪杀访民”。律师是最精通法律条文的,但是从报道披露细节来看,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自称律师界的宋江,专门招收一些不遵守法律准则的“死磕”律师,用违法的手段炒作代理的案件。他们已经不是在使用法律手段解决法律问题,而是更倾向于舆论手段,将专业的司法问题社会化、媒体化、去专业化。他们的激进做法或许真的在一定程度上唤醒了公民的维权意识,激活了一些沉默条款,但是却从根本上破坏了法治秩序。

回应:作者刚一引用就认定庆安事件中民警开枪合法,那么,你都认定合法了,为何民间的质疑依然不减,且不见公开完整视频示人呢?一个庆安事件,删帖不断,如果见得光,就不怕质疑,但为何一再压制言论,不准他人质疑呢?作者说周律师用违法的手段炒作代理案件,但我现在还没看出周律师代理案件有何违法之处?无论是人日那篇报道,还是作者这篇评论,都是在用违法指责律师,但律师到底违法在何处?却不见说明,这样的指责又有何意义呢?难道日报和这篇评论也都是为了操纵和误导民意么?

中国司法的沉疴和病灶,一些案件需以社会化、媒体化才能获得突破,特别是律师参与其中,才可能促使案件得到公正且公开的处理,如果撇开媒体和律师,中国司法真正自己纠错的案件到底有几个呢?律师维权,或是说,律师让案件得以社会化和媒体化,正是唤醒公民意识的有力举措,我不知这样的行为哪里破坏了法治?我反倒认为,真正破坏法治的是那些不把当事人权益当回事,不把律师权益当回事,任意滥权、逆行倒施的司法官或是官员们。

原文:12日人民日报刊文《律师的战场应在法庭》,可是瞧瞧今天的舆论场,“死磕派”律师在网络“意见人士”中占据很大比重。今年5月凤凰网曾刊文《别让斗争思维搅乱了舆论场》。在笔者看来,这种逢政府必错,法官屡被攻击人肉的做法,正是用斗争思维在裹挟舆论,“访民”的利益诉求成为“死磕派”律师与政府对抗的政治工具。将一切社会问题往过度政治化的方向引导不是一个健康的舆论现象,一些律师将战场从法庭转移到社交媒体,不惜诋毁社会体制吸引受众眼球,背后无疑都有一双利益的黑手。除了赚取代理费以外,他们通过煽动网民情绪,炒作话题,提高知名度,扩大案件受关注度,牟取更多的利益。

回应:人日的文章说律师的战场应在法庭,我试问一下,当法庭不像法庭,当法官不像法官,当司法不像司法,这样的法庭律师法庭,意义何在?而周律师等人被抓,我倒看出了你们的战场在央视,以舆论污蔑人,以央媒审判人,以喉舌奴化人。而今天的舆论场,法庭如果管用,那个律师还愿意死磕?而一些案件被推向舆论层面,也多半是律师穷尽了所有法律手段而不能,所以不得不将案件的违法之举予以曝光,那么,当所有途径都无以救济权利受损,还有何力可以根治病入膏肓的法治病灶呢?在我看来,斗争思维肯定要不得,但是,政府如果不反思自己在影响性事件中的过错和责任,并还一味的通过维稳来加强领导,漠视民众权益,这样的政府,不仅大错特错,而且一错再错。

中国的访民诉求,多半是为谋求权益保障,但我们不见公民权利得以保障,却常见对维权者进行打压,而今,除了打压维权人士外,连同为维权者维权的律师都一同打压,这样的维稳模式,何以堪称法治?一个正常的社会,一定是司法公正,法官并无偏袒之心,更不敢枉法裁判,律师和民众都信赖司法律师注定将战场放在法庭,因为,法庭恪守程序正义、力保律师权益、各方平等抗衡,法官居中裁决,只是,这样的法庭司法,在目前环境下,中国有么?中国能实现么》而且,除此之外,权力那只黑手却还一再伸向司法,搅浊了司法这趟浑水,污染了司法本应有的公正。司法,成了访民不信赖、律师不太认可、民众不太看好的解决矛盾之方式,这样的司法,又何以让法治成型?

律师获取代理费,这是律师职业之基本规则。作者说律师煽动网民情绪,炒作话题,提高知名度,扩大案件关注度,牟取更多利益,我试问一下,网民情绪到底是被律师煽动的,还是被这个肮脏的司法所激起的?话题到底是本身吸引人还是律师曝光后又怪罪于律师?而律师提高知名度,何错之有?案件受到关注,又何错之有?说律师牟取更多利益,请举例说明,别再玩些阴险的把戏误导公众。

原文:“维权”事件黑幕被揭开,“死磕派”律师借名获利,背离法治思维,逾越法律红线,受到法律制裁、人民痛斥本无可非议,但是“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的罪恶行为提醒我们反思,当一些“访民”求助于“死磕派”律师的时候,存在“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期待自身诉求能够获得解决。笔者时常看到有人将久而未决的案子通过微博@给一些在网络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律师,且不论事实真伪,这种做法对于当地政府部门的舆论监督作用不可否认。

回应:维权事件的序幕才刚刚拉开,央视的审判非但没有蛊惑人心,反倒激起了律师群体的纷纷声讨和批评,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纷纷抗议,这样的打压维权律师,才是背离法治思维,僭越法律红线,未来,受制裁的还指不定是谁,所以,别高兴得太早。近期的整肃律师运动也提醒我们反思,当一些人试图打压律师的时候,且还存在着是律师搅浑了中国舆论场的惯性思维,期待通过打压律师来继续加强管控,收紧言论,我只能说,这样的伎俩太过幼稚,从来没有一个社会的法治是通过打压律师推动的,也从来没有一个社会的法治是通过漠视权利促进的。

原文:建设法治中国,不可能靠“死磕”来实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如果连法律工作者都脱离了法治思维,用舆论干预司法,用网络民粹绑架法律,那么我们距离法治的道路只能是越来越远。由人治转向法治,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律师作为社会精英人士,不能掐住这一过程存在的一点点瑕疵大做文章,刻意制造官民对立,煽动“访民”极端情绪。律师的“死磕”精神并没有什么过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法治信仰,但是“死磕精神”和“死磕派”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本文也无意将“死磕派”律师一棍子打死,既然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犯的罪,那就不该让整个律师群体为他背黑锅。不轻易放弃一个案子的“死磕精神”体现了律师崇高的职业素养,“死磕派”律师运用舆论武器,顺他们的意就是法治,逆他们的意就是与民意对抗,典型的“红*卫*兵”心态让他们站在了法律的对立面,周世锋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也是对极端“维权”律师敲的一记警钟。

回应:建设法治中国,坐等绝对等不来法治,而这几年,律师死磕的出现,更多时候在通过个案的力量力促法治的点滴进步,这个,公众有目共睹,多起冤假错案的昭雪,多起公共事件律师介入后朝向法治方向迈进,司法的沉疴和病灶在不断被曝光,这些,都是死磕的效果。中国的律师群体,最期待法治,也最渴望法治。说法律工作者用舆论干预司法,用网络民粹绑架法律,请先正视和解决,让司法回归司法本义、让法律被当回事,让权力靠边站,让司法成为公正主旨。而由人治转向法治,过程当然不简单,但是,没有律师的死磕,注定不会有司法的进步和改进。案件中的各类违法之举如不被曝光和揭露,未来的违法之举不仅不会得到纠正,反倒会愈演愈烈。

律师运用法律武器无效后,才会想到舆论。法治,法庭应当最管用,法官应当说了算,所有人尊重法律才是法治,哪有什么顺从死磕律师才是法治?当律师代理的案件中,试图曝光各类案件的违法之举,如果这都是和民意对抗,那么,真正的民意又是什么?难道是:不要曝光案件的程序不当,不要揭露案件的违法之举,不要和司法不公过不去么……?

最后,叙岚的这篇习作,典型的“效忠”心态让其站在了法治的对立面,人日那篇污名化报道以及打压律师运动被多方批评,并被国际社会所讨伐,这也是对五**毛们敲的一记警钟。

而法治应是大势所趋,但愿这个趋势能最终实现真法治。到时,律师便无需在法庭外出声,更无需死磕,也无需采取一些行为艺术来捍卫律师权益。但是,法治的大势所趋毕竟还只是一种趋势,却不是现实。当下的中国,虽然我们一直在喊法治,但法治还一直在路上,还没有上岸,更看不到边际,所以,当法治还没有建立时,当司法还不公时,当法官还无法独立中立时,当公安还一权独大时,当官媒还一再通过污蔑他人来作用舆论时,当警权还没有收到约束时,当律师的职业环境依然恶劣时,当法治社会还只是一种期许时,当……请别再指责律师在庭外发声,也别再指责律师“制造舆论”,更别再指责律师死磕有错,先把真法治建立了,律师自然无需死磕,也不会死磕!

藉此,望以法治的思维治理国家,而不是依靠打压律师来平息争议。望以开放的姿态来善待民意,而不是依靠五**毛煽动来左右民意。望以公正的目的来保障权益,而不是依靠维稳漠视权利。法治中国,坐等不来,天赐不来,唯有死磕,才会来。等法治中国真正落地,律师到时自然无需死磕,也不愿死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谭敏涛:法治中国,死磕还是坐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