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赵未:铁肩担道义——我认识的周世峰律师

周世峰

我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周世峰律师的文,昨晚看了新华网关于他的文,我不得不写了。

他出事后,有的朋友认为我在峰锐所工作,纷纷问我情况如何,当时我很纠结,犹豫再三,就发了个类似声明,放在了朋友圈。

我没在锋锐所上班,并且当时还要准备起诉周律师。我为何打算起诉他。要从五月六号聊,我与秀才在山东遇到周律师,他当时答应我与秀才去他所上班,亲笔给我写下聘书。我于五月十一号按时去所里报到,因为那天是星期一,那天周特忙,我在屠夫办公室呆了一天,晚上一起吃饭,周律得知我去年六四进过广场,他就希望我过了这个敏感期再来,他说,他本人倒是无所谓,所里还有许多人呢。为所里安全考虑,饭局做东的那位漂亮女士,还安慰我。屠夫在江西被拘留,五月二十二号周律师与我商量如何去接屠夫。五月二十五号周律让我写文反驳央视对屠夫的抹黑。

我六月六号从外地回京,对了,那天中午有个朋友结婚,我没赶上,至今遗憾。

我打电话给周律,他不让我去了,没理由。我很不解。十一号有两个济南朋友有事来京,他们以为我在锋锐所工作,要去看看,我当时也正想去问询下周。到所里已经中午12点了,见面后对如何不让我去所里上班,周没能做出合理解释。有朋友得知此事,建议我将整个过程写出来,发到网上。我不喜欢如此做法,我觉得起诉应该更清凉透彻。诉求是赔偿一元和公开道歉。两位济南朋友各帮我写了份起诉书。

还没立案,周律师进去了,成犯罪集团头子了。这下不能再去起诉他了,俺当时还是满上火的。

在答应我与秀才去所上班时,他当众说过,欢迎所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去所里工作。

无论他进去还是没进去,他所做的承诺是否真实的履行,在目前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有这样的心愿就值得大书特书,这总是在表达一个人富有担当,敢于做事,敢于挑战的勇气。

昨天,我第一次站在三环边,久久地凝视着那个邪恶的大裤衩,细细品味着我来京三月的经历,我也想起周律为何不让我去,这事原因要说简单,其实很简单,5月份答应让我们去,所里是安全的,而6月份不让去,形势已经完全变了,屠夫被抓,随即上央视,已经明显表明当局打压的力度。是因为所里已经不安全了。锋锐律师所处在了风口浪尖。

针对锋锐律师所的暗中调查,应该早就进行。周律师是法学博士,博学广闻,经验丰富,自然有预感。

其实,因为他也了解我的过去,尤其他知道我12年5月曾在自己被围家情况下,依然帮助光诚家人的事。他如告知我真实情况,也许是顾虑说服不了我。无论如何他在客观上保护了别人。

谈到我对危险临近,反应过于迟钝,也许与自己学历有关,记得屠夫是初二毕业,记不太清了,对不?不过本人是货真价实的。另外,本人曾有两次到鬼门关转圈回来的历史,有时对灾难难免要麻木些。

作为一名拥有律师所的律师,周世峰律师处在风大浪急的危险境地,依然勇者无惧,大步前行,支持屠夫家人,无偿支持叶洪霞,出事前一天,仍然去迎接出狱的勇士,如此英勇,世所罕见。

胡石根老师进去了,戈平进去了,北京老木进去了,还有屠夫,翟岩民等,以及以周世峰律师为代表的律师群体,我认识的这些朋友,无论喉舌如何抹黑,他们都是时代的英雄,

我为有这些朋友感到自豪,这是一批值得永远结交的朋友。

周世峰律师给我写的聘书,我会一直收藏。

赵未,写于流亡途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赵未:铁肩担道义——我认识的周世峰律师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