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被打压律师人数持续上升 被拘者下落不明

遭中国当局大规模打压的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已升至236人,而其中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李和平、谢燕益等家属至今未收到警方通知。在官媒连日抹黑报道的同时,曾受到被捕律师帮助的一些当事人家属纷纷发表声明,支持律师。此外,被拘押控罪的人权律师浦志强,案件开审在即却有一个月未能见到律师。他的妻子发表公开信,敦促当局保障丈夫的律师会见权。
    
 中国当局打压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的行动仍在继续。截至周一下午3点,至少236人遭到刑拘、约谈、传唤。其中失踪多日的律师李和平及谢燕益的家人直至周六晚官方新华社的报道后才得知他们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家属至今仍未收到拘留通知书。
    
 李和平的代理律师马连顺、蔡瑛周日发布声明,要求天津警方保证李和平的诉讼权利;立即停止向媒体透露刑事案件侦查信息的违法行为;立即停止阻扰、禁止被抓捕律师家属聘请辩护人的行为以及立即停止威胁、恐吓、抓捕担任被抓律师辩护人的律师的行为。
    
 据悉,原本接受李和平委托的刘卫国律师因遭到警方控制,无法前往北京进行辩护工作,才临时替换为马连顺律师,而马连顺也随即遭到了警方的警告。
    
 马连顺律师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无论当局有多少抓捕维权律师的理由,但办案人员及官方媒体的做法已属违法,是法制的严重倒退。
    
“前天一个报道当中说周世锋、锋锐所的犯罪涉及到李和平,但是李和平到现在到底是谁抓走了,采取了什么样的强制措施,都没有说。我们16号去(李和平居住地派出所)的时候,派出所的所长也出来接待了,他说肯定是天津的警方带走了,但是究竟被谁带走了,现在羁押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显然他(天津警方)没有什么证据和平律师有什么罪,所以先捕后侦。抓了人以后再通过电视台、通过采访,让一些人认罪,让老百姓痛恨,和现在的司法文明所要求的检察权、审判权分开、言论自由是背道而驰的。特别是辩护律师堵在家里不让走,不让辩护,从这各方面来讲,这些行为都是违法的,我们感觉到这是法制严重的倒退。不管你的目的多么好,也不管你的理由多么正当,你的目标多么伟大,但是只要用非法的手段,一定会造成历史的悲剧,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自从王宇等律师被抓捕后,官方媒体数天来连篇累牍地追踪报道“死磕”律师如何闹庭、如何串联访民在法庭外“围观”等诸多违法行为。
    
 而王宇曾经代理的苏州拆迁户范木根的妻儿日前发表声明,说王宇律师代理期间,坚持原则,不怕压力,依法辩护,从未指使过他们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余文生律师夫妇也发表声明,强调王宇是遵宪守法的律师,一直运用法律途径、法律规定、在法律范围内,邮寄多份信息公开申请、到检察院控告,为余文生律师维权。与此同时,隋牧青代理的王清营的妻儿同样发声明,指隋牧青一直要求他们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违法的事,对隋律师为王清营所做的帮助表示感谢。
    
 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周一向本台表示,发表声明只是为了澄清,他所接触的王宇律师并非媒体所报道的那样。
    
  “我只是讲我们自己所了解的(王宇),澄清一下。她去针对的控告各方面都是事实,也没有无缘无故就要去控告他们。而且我跟她到检察院、法院去,她一直说,你们程序不要违法,一直这样讲的,跟他们讲的都是有理有据的事情。”
     此外,被中国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及“煽动民族仇恨罪”罪起诉的人权律师浦志强案开庭在即,不过,浦志强已有近一个月未能见到律师。浦志强的妻子孟群周一发表了给看守所领导的公开信,敦促当局保障丈夫的会见权。
    
 本台此前曾报道,浦志强的代理律师莫少平及尚宝军曾于6月23日会见了当事人。会见时并不是使用一般案件的会见室,而是隔着玻璃,用电话交谈,且大约40分钟,电话就会被自动切断。
    
而自6月23日后,律师的会见申请就不再获得批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被打压律师人数持续上升 被拘者下落不明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