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苏耳:极权语境下的精英

一个社会无疑是需要精英的。公共事务、或者说政府的存在本身,已经肯定了精英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尽管人们可能并不愿意看到某种权力差异的存在,基于程序、效率,以及资源差异等因素,民主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承担这样的代价。

精英事实上是接受了民众的委托,将抽象意义的民主具体化为可执行、可操作的程序,将原教旨主义的民主改造为现代民主制度,成为当今普遍的社会运行模式。不能因为精英的失误,而把精英程序视为不可救药的、无效的,甚至是腐败的;毕竟它不是万能的,而只是一种最不坏的选择。然而人们总会对精英作出评判,那些令人沮丧的历史造成的损失,似乎远远大于想象中无为而治的丛林社会,人们因此怀疑它、否定它,甚至厌弃它;精英实际上承担了价值观进步历史当中的一切错误,以及人类有可能犯下的所有错误。

这并不公平。精英毕竟是人,人不可能全知全能。况且,精英政治就是在要求精英们作出选择,这些选择可能不是长远的或者抽象的,必须是现实具体、立竿见影的。不仅是政治,精英也在对社会的每一个运行结果——不管是宏观的还是微观的——承担必要的责任,只因为他们施加了更大的影响。

如果每一次观察都仅仅是在选取一个断面,那么在观察的这一瞬间,评判的基础就仅仅是观察到的信息,评判的结论就是这些精英体现了怎样的价值观;这些信息综合起来,也就形成一个社会关于时间和价值观演进的函数。这与人们精心编写的历史也是一致的,精英的选择、决策,表达的就是他所在的历史时空的正义价值观认知。由此,人们对于精英的评价,就离不开正义和价值观;一个社会的精英的定义,也取决于所在时空的价值观如何。

在极权社会也存在公共事务的管理者,存在对社会运行结果起更大作用的阶层和个体,这些人也被称为精英。幸好,我们所处的历史时空,还有值得作为评价标准参照的正义价值观。假如我们都能认可,包含了自由权利、民主决策、法治公平等要素的现代民主制度是否有效施行,能够作为当代的正义价值观标准,我们就来评判一下:什么人才是精英,人们眼中的所谓精英体现了什么样的价值。

首先,精英管理公共事务的权力、资格,来自于民众的委托。这种委托并不是抽象的,它在当前的实践中甚至可以具体化为一张选票。极权社会并不具有这样的委托过程,民众并未在知情、自由、自愿的基础上,把自己的权利部分让渡给政府,形成公共事务的管理权力。极权社会的权力来自于暴力统治,来自于对民众的恐吓和欺骗。因此,极权的社会管理机构,就是一个非法的统治机构,是对民众施加绑架和勒索的统治机构。而极权社会的所谓精英——公共事务的管理者,也就是极权非法统治机构用以绑架和勒索民众的执行者;它们并不是符合正义价值观的精英,而是作恶者、匪帮头目和首脑、极权社会得以延续的暴力力量的具体化。

其次,法治意义上的精英,来自于对自由权利的追求和实现。极权社会的统治权力,来自于对民众自由权利的剥夺,因此,极权统治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自由权利的践踏。极权社会当中,是维护极权社会的统治,还是争取自由权利的实现,也就成为法治意义上区分是否精英的正义价值观标准。

极权社会对民众自由权利的剥夺,必然引起民众的反抗。这种反抗并不是均一的,而是需要经济选择和政治觉醒两方面的动力。民众因为经济上的被剥夺而反抗,或者因为政治上对现代民主制度的追求而反抗,都可以归纳为对自由权利实现的争取。也因此,抗争者,他们就是极权社会唯一的精英定义。

显然,这个定义并不大众所接受,更是极权当局打击的重点。极权社会的终结,民主制度的建立,显然不是来自于极权的自我瓦解,也不能寄希望于外来力量的干预,只能来自于民众的抗争。在这样的背景下,坚持自由权利的价值观也就更加显得珍贵,这种坚持本身就是自由权利价值观的组成部分。

前面说过:必须承认的是,精英并非全知全能,他们只能就自己所遇、所思、所掌握的资源和信息,作出他们的决策。也因此,抗争者并非纯洁无瑕,更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圣人,他们只是这个社会追求自由权利实现价值观的实践者。在他们身上不可能没有缺点,而当我们作出价值观的评价时,必须剥离这些缺点,至少不能把这些缺点作为评价的依据。

对抗争者的抹黑,以及对抗争行为的否定,在价值观立场上,也就是对极权的支持。可笑的是,这些支持成就了另一拨自命精英的人。他们无视极权的存在,把抗争当作引发极权镇压的原因,谋求极权的自我改良,这就不仅是智识上的愚昧无知,而且是立场上的颠倒黑白。更可笑的是,这些人无视极权的罪恶,而把抗争者的错误当作反对抗争甚至丑化抗争者的理由,这只能说是品质上的自甘堕落、利益上的同流合污、立场上的为虎作伥。

第三,经济意义上的精英,来自于自由经济的运行结果。极权社会的另一个特征,是试图垄断经济利益,一方面转化为其统治资源,另一方面用于笼络极权的支持者和避免民众的反抗。“试图”垄断的含义在于,极权或许并无绝对的能力,把一个社会的经济利益完全彻底地控制,在它遗漏的地方,也就产生了一些自由空间。

对极权社会经济成功的定义,或者是把极权社会当中获得利益分配当作一种正义,或者把极权治下遗漏的、并非普遍的自由空间当作了极权社会本身。无疑,这两种利益来源,一种是与极权统治的同流合污,一种则滋生了对极权统治的投机。前者自不待言,后者则体现了,极权统治越高压,这种自由空间的边际价值越大。因此,两种既得利益者都是极权统治的坚定维护者。把这样的人定义为精英,如果不是对自由经济的误解,就是对人类正义的叛卖。

在极权社会当中,人们得到了两种不同的精英定义:一种是抗争者,一种是极权统治的执行者和极权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分别选择了,也体现了不同的价值观,也将接受历史的和现实的评价。确切地说,我们现在就在体现着和评价着。

转自:星推社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苏耳:极权语境下的精英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