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专制才是谣言的制造者

民主 独裁

当信息自由越来越成为传播过程中群体的规范内容时,对信息传播的阻碍也就越来越成为反规范的内容,反规范的宣传效果也就越来越差。当局在言论自由方面的阻碍越强烈,它得到的信任也就越低;当局对某事的传播越阻止,它得到的回应也就越不利。

李普曼认为,人的行为是对信息环境的反应,反应的结果并不作用于这个拟态的信息环境,而是作用于反应发生的现实环境。人们对于当局的质疑,并不作用于这种质疑的来源——在信息环境中对于当局的不信任,而是强烈地作用于现实——对当局的反对,其表现就是各种谣言和暴力。

人们的判断和决定,并不取决于一时的宣传和传播,而是更多取决于他们的“政治既有倾向”。在中国,个体对于民间事件的判断和倾向,很明显地受到他们对于当局的既有看法的影响。用理中客批判这种影响是无意义的,当局在每个事件上的舆论失败,都在确证着一件事:人们对当局的既有倾向表达越来越强烈。

对于“某事”的确证,属于技术范畴;对于“某类事”的判断,属于理性范畴。用技术的确证来要求人们对于各类事件的判断与之相符,这是对人们一贯理性的挑战。在当前的中国,乃至在全人类的历史当中,“对政府的不信任”,就是最高理性的表现。

“一贯的理性”无助于人们在某一具体事件中得到确切的结果,它只是表明,在判断的过程中,这一事件的确切结果被部分忽略了。“确切结果”与“类型判断”结果越背离,说明人们对于类型的认知越强烈。在特定情况下,人们对于当局的罪恶认知强烈到足以反对确切结果的程度。

谣言是另一种真相。它真正表达的不是语义本身,而是对此语义内容的期望、判断、情感等。批判谣言的语义真实性是容易的,但是如果看不到它背后的内容,尤其是与当前政治相关的谣言,那就只不过是在维稳。

比如谣言范例“网上传闻有人被爆震弹炸死,肠子都炸出来了”,这在语义上很容易被揭穿,因为爆震弹不会造成这样的伤害结果。它想表达的意思是:当局的镇压群体运动时是不择手段的、没有底线的,它的残暴超乎人们的想象。

那么为什么谣言制造者不这么说呢?有几个可能的原因:1.他想引起更多的关注;2.他在想象一个残酷的场面来说服自己和他人;3.言论和信息是不自由的。无论是哪一种原因,单纯否定谣言本身都不足以消除这些原因,也就不可能消除谣言的存在。

自由、开放的信息环境,依然无法杜绝、制止谣言,更不用说专制、封闭的信息环境了。专制对自由的压迫越强烈,人们出于对专制的厌恶和痛恨,被迫使用谣言的动机也就越强烈,谣言也就越丰富离奇。

只有自由开放的信息环境,才能让人们具备对谣言充分的辨识力,才能使谣言的边际价值无限趋近于零,才能使造谣者无利可图、受众无人相信和传播。所以,专制才是谣言的制造者。

转自星推社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专制才是谣言的制造者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