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中国救市:骑虎难下

股市

每年夏天,中国领导人都要退隐北戴河海滨度假区一段时间,讨论当前最重大的政治经济挑战,从敏感腐败案件的处理时机和结果,到改革的方向。

今年中共可能将讨论一个新问题,这个问题在一个月前甚至还未被列入议程。中国政府已经爬到了由牛转熊的股市的背上、以遏制其急剧下跌的势头,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从背上下来呢?

上证综指6月在5166点见顶后开始暴跌,7月8日跌至3507点。由于中国政府在7月初出台了众多“非常规举措”,自那以来该指数已反弹了大约15%。

昨天指数重返4000点,和参与政府救市行动的国有券商最初所定的目标点位4500点相比,还低了大约12%。其他稳定股市的举措包括由股市监管机构下属的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ies Finance Corp,简称:证金公司)出面买入股票(所需资金来自中国央行),以及禁止大股东在六个月内减持股票。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策略师迈克尔·帕克(Michael Parker)称,中国政府的救市策略尽管招致了部分外国投资者的批评,却“笨拙而有效”。帕克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不管你怎么看,这套战术看来是有效的。绝望和果断的区别就在于效果。”

这些举措将国有市场参与者的命运与救市行动捆绑在一起,同时为外国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提供了一条退出通道,许多分析师建议他们选择这条退出通道。咨询公司信源(Trusted Sources)的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这次股市危机)无疑会是北戴河的讨论话题。这个问题更多地关乎政治而不是经济。”

他补充说:“外国投资者应该抛出手中的股票。这次救市是个警示信号,表明中国政府可能会在任何想要干预的时候出手干预。”到目前为止,通过受到密切监控的“沪港通”机制撤出的外国资本相对较少。

自7月3日恐慌情绪达到顶峰以来,沪港通投资者从上海股市撤出了总计425亿元人民币(合68亿美元)的资金。相对于整个市场动辄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的日成交额来说,这一数字只占极小比例。

在中国政府7月8日掏出“不惜一切代价”这一重型武器、包括中国央行向证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之后,每日资金流出规模显著放缓。截止昨日开盘前,之前6个交易日仅有33亿元人民币撤出。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投入中国股市的资金的撤出数据则不得而知。

既然中国政府已经实现了最初定下的平息恐慌情绪的目标,投资者和分析师开始要问,政府接下来怎么做?

“这和外汇干预类似,”位于北京的Wigram Capital的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表示,“一旦开始,你如何退出?”

由于救市行动缺乏透明度,很难确定中国主要经由证金公司投入的救市资金的总规模。

中国证监会每周五下午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已经变成了闹剧。上次发布会(7月17日)只持续了10分钟,被纠缠不休的新闻发言人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就匆匆走下台,完全不顾来自台下记者(主要是官方媒体记者)的抗议。

但救市资金规模正开始通过官方媒体渠道一点点传出。在证金公司表示将向券商提供2600亿元人民币的信用额度一周后,《财经》杂志(Caijing)报道称,国有银行借给了券商1.3万亿元人民币资金。

即便是对中国来说,这也是很大的数目。就如琼斯所说:“这是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吗?把这些资源用在别处是不是更好?”

《财经》杂志周一报道称有关部门正在研究退出策略,市场监管机构罕见地对该杂志进行斥责,称这篇报道“不实”和“不负责任”。

这篇文章迅速从《财经》的网站上撤下,而由中共主要新闻机构人民日报社主办的《证券时报》之后发表了一篇对世界各地救市举措进行回顾的文章,强调这类举措往往是长期努力,“通常持续4到17年”。

文章中说:“纵观各国历史,国家队退与不退,是个伪命题。真正的命题是,它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优雅地退出。”

英国《金融时报》 米强 北京, 乔希·诺布尔 香港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中国救市:骑虎难下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