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叶知秋:黑夜中的呐喊

2014年11月北京APEC会议周,当局耗费大量民脂民膏,设宴水立方,极尽奢华、铺张之能事,《人民日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于微信公号发表《设宴水立方让人有“万邦来朝”感觉》,为“中国外交软实力”点赞、喝彩。

以“软实力”而言,北京在国际社会的形象究竟如何?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不完全统计,7月以来中国当局针对人权律师的大抓捕,截至7月23日,至少24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刑拘、带走、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拘留“人权卫士”的行动;法国、英国、加拿大三国驻华大使馆和联合国下属的人权高专办,在新浪微博公开指责中国抓捕人权律师

美国、瑞士、荷兰、西班牙、英国、德国、加拿大、法国等24家国际律师及人权组织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强烈谴责近期史无前例且组织严密的对大批中国人权律师的逮捕”,这些事件严重违反了包括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在内的多项国际准则。公开信要求中国确保律师们不会进一步遭受跟踪和尾随、暴力攻击、软禁、“被旅游”、“被约谈”、刑事、行政和司法拘留、强制失踪、酷刑和“被精神病”。

这一切,有没有万邦来“嘲”的感觉?

为缓和国际社会潮水般的猛烈抨击,显示开明和弹性,7月22日当局发还著名艺术家和人权斗士艾未未的护照。自2011年一直被禁止出国旅行的艾未未,突然在黑色的7月获得护照,好一出粉饰太平、欲盖弥彰的把戏。

维权人士倪玉兰透露:“警方来我家威胁我,让我不要发表有关律师的文章,要求我删掉已发表的文章。我女儿再次受到警察威胁,还以其男友做筹码进行要挟,要求我女儿让我把已发表的有关律师的文章删掉,不准再发类似文章。本月12日,我和女儿都被警察找过,威胁我家人。”

当局正在株连、威胁更多的人,制造更多的悲剧、冤情,也为自己树立更多的敌人。

祸起庆安

当局之所以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大肆抓捕人权律师,直接的导火索就是5月2日庆安火车站发生的警察枪杀徐纯合事件。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一马当先,重金征集枪杀现场录象、视频,掀起“人肉”庆安官员的浪潮,引发当地官场大地震。

枪击案发生的第二天,“代表省市领导慰问”开枪民警的庆安县委常委兼副县长的董国生,成了“人肉”官员的“出头鸟”:5月12日,董国生因户籍年龄、学历造假以及妻子吃空饷等问题被停职;庆安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隋伟忠,在枪击事件后实名举报该院检察长魏鹏飞,黑龙江省检察院组成调查组,对隋伟忠举报的问题进行调查。众目睽睽之下,庆安纪检官员因上访被群殴致死的黑幕也被揭开。

在“不查都是孔繁森 一查都是王宝森”的中国大陆,如果锋锐律师所开创的庆安模式得到推广,引发连锁反应,那就不是一县一地的官场地震,而是一省一国的官场地震和民众的觉醒。

正因如此,深感恐惧的当局才展开大抓捕,矛头直指锋锐律师所。16岁的包蒙蒙,因其母亲王宇是锋锐律师所的律师,惨遭株连、迫害:被绑架失踪40余小时,护照被没收,留学梦断送。

王宇律师是当局喉舌集中火力攻击的目标。央视《晚间新闻》播出诋毁人权律师的《法庭内外胡闹践踏法律尊严》,视频中王宇律师骂法官、法警都是流氓和披着人皮的禽兽,要求法庭将她的话记录在案。以中国司法之黑暗,这段掐头去尾的视频除了表现王宇律师的大义凛然,还能证明什么?否则,为何不公布完整视频,让观众探悉王宇律师发怒的原因?

知情律师说,央视的这段视频,其实是王宇、董前勇、李仲伟、兰志学、王全章五位律师代理的一起宗教信仰案件,当时庭审违法现象非常严重,法警当庭殴打律师的当事人、驱逐律师,引发王宇律师的怒火。

黑夜中的呐喊

官媒未审先判,连“涉嫌”的遮羞布都不要,直接宣判抓捕的律师是“犯罪团伙”,引起普遍反感。北大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认为,维权律师刚刚被刑拘,还没有走司法程序,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在内的官媒,就将他们定性为“犯罪团伙”,“还没有经过法院审判,就连检察院的批捕还没有决定,那么官方舆论就已经先行定调,这显然不符合法治的基本正当程序要求”。

薄、王在重庆唱红打黑、只手遮天的时代,浦志强、陈有西、杨金柱等著名律师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写下人权律师、死磕派律师的辉煌篇章;锋锐律师所蒙难,杨金柱律师两次被警方约谈、警告,依旧义无返顾接受委托,免费出任锋锐所主任周世峰的辩护人,公开发表遗书表明心志:“为了国家法治进步,金柱律师此次进行风车大战前已做好充分准备,决心效仿屈原、陈天华、谭嗣同诸位先贤,为国死谏。为表达金柱之决心,特将遗书《中国律师的使命》提前发布,以让中国17万律师明白金柱之心迹。”

作为一个年收入早已过百万的名律师,杨金柱何以屡屡站在鸡蛋的一边,不惜身家性命与当局死磕,为“国家的敌人”出头?杨金柱在遗书中表示:“童年和少年时代的苦难、大学四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使我二十多年来的律师生涯始终在追求一个目标:做一个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忧国忧民的‘大律师’。”

此次被刑拘的李和平律师,与杨金柱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童年的苦难”,如他妻子所言:李和平“出身极其贫寒,见到弱小的都心软的不行。特别有了女儿之后,看到虐童的报道,心里难过的要命。他若为了钱,巴结法官,打经济官司即可,何苦做这又危险又钱少的刑事诉讼!”

人权律师很多出身贫苦,加上律师行业每天都能看到当事人的无助和绝望,对底层苦难感同身受,唯有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满腔热血为当事人的正当权益以及法治理念死磕,才能真正帮助那些被损害与被侮辱的人们。

杨金柱律师预先为自己委托辩护人:“职责所在,万死不辞!”黑夜中的呐喊获得强烈共鸣,对司法黑暗有切肤之痛的著名企业家孙大午,公开发表声明:“我不会赞助杨金柱,但是我会赞助下一位给杨金柱辩护律师,如果将来谁给他辩护,我会赞助十万元,表示我一点态度。律师这种前赴后继的壮举让人揪心,让人绝望,也会让人们发出求救声,毕竟社会还有良知的体现。”

人权律师的苦难是中国人权状况的缩影,维护他人权益的律师自身难保,谁能安全?薄、王迫害、构陷李庄律师的下场,说明黑暗不可能永远主宰中国;没有法治,就没有值得期盼的未来。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2期 2015年7月24日—2015年8月6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叶知秋:黑夜中的呐喊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