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許志永文集】「公盟」

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年代,無論經歷多少坎坷挫折,我們依然執
著地相信,公民社會健康理性的政治反對派必將成長起來,與體制內
外所有堅守良知正義的優秀公民一道推動中國的和平憲政轉型。我們
相信這個時代,相信這個民族的命運,在經歷了一個多世紀的動盪和
苦難之後,終將迎來新世紀憲政文明的曙光。

2003年7月的一天,張星水律師打來電話,相約見面,具體談
什麼大都忘了,但有一件事——提議成立一個公民參與社會改良的組
織——對我們接下來的幾年工作乃至更長久的未來都可能產生影響深
遠,這次見面是「公盟」的起點。
當年十月,我們正式註冊成立了「北京陽光憲道社會科學研究中
心」,因為不能註冊「陽光憲政」,臨時想了這個名字,但在我們心中,
我們團隊的正式名稱是網站上的名字——陽光憲政,陽光、憲政,是我
們純真的夢想。
成立一個公民參與組織,我在讀博士期間就有了這樣的想法。當
時考慮的是,到底是以律師事務所的方式還是NGO的方式。雖然註冊
是公司,但完全是非營利性的,我們必須強調,這個組織的存在是為
了良心和正義,不為任何經濟利益。
這個時代需要公民組織把民間理性力量整合起來,在捍衛法律尊
嚴、維護公民權利、推動公共政策改革的過程中推動民主法治進程。
這個組織越是理性和有力量,中國的政治文明轉型將會越溫和,代價
越小。
2003年作為「陽光憲政」的起點似乎有它的內在邏輯。這一年,
全國一百多家媒體開闢和擴大了「時評」版面,《走向共和》熱播,
SARS肆虐北京把數十年一貫的信息封鎖體制衝開了一條裂縫。這一
年,以孫志剛案為標誌,媒體、法律學者和公眾發起了維護憲法權利
的浪潮,一個捍衛公民權利的法律職業群體現身公共視野,公民維權
運動是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現象,開始成為推動中國社會
進步的重要力量。
「陽光憲政」成立後第一件事是推動人大代表選舉。2003年11月
和12月正值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我本人第一次競選。但是,團隊的工
作和我本人競選基本上沒有直接關係,團隊主要是在北大開展關於選
舉知識的問卷調查,起草呼籲信寄給各級人大常委會要求預選,組織
專家和媒體研討預選的必要性,等等,郭玉閃、王彥等做了大量工作。
2004年1月,國家即將修訂憲法之際,我們組織一些法律學者共
同起草了《完善我國憲法人權保護條款的建議》,提出了全面修改我國
憲法人權保護條款使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人權保護體系的建議。並徵
集了賀衛方教授、季衛東教授一批著名學者的聯合簽名。2月28日在
北京舉辦了「完善我國憲法人權保護條款」的學術研討會。3月「兩會」
期間,「建議」通過郵寄的方式遞交給全國人大。我們沒有看到具體的
結果,但這是一次公民參與修憲的嘗試。
2004年2月開始,我們參與代理《南方都市報》案。張星水律師
組織法律專家研討,滕彪、俞江等寫文章聲援,郭玉閃、李玉潔等組
織網絡輿論,陽光憲政網是我們的輿論平臺,雖然很小,但一些重要
的信息,比如江平等法學專家的立場都是通過這個小小的網站發佈的。
那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我們也因此遭遇到了第一次挫折——
「陽光憲政網」三次被關閉。就在法律專家的評論發佈不久,一天上午
我們突然接到一位女士的電話,她代表網絡管理機關建議我們刪除「陽
光憲政」網關於《南方都市報》案的文章。我們做出了讓步,刪除了
一部分文章,但是,到了5月30日,我們擔心的事情還是到來了,陽
光憲政網突然打不開了。我們重新註冊了一個域名,幾天以後又打不
開了,在喻華峰案宣判的前一天,我們的備用域名也打不開了。從那
時起,我們越來越「敏感」了。
作為網站被關閉的回應,我寫了《我們依然認真》,結尾表達了我
們的願望:
或許,陽光憲政以後還會面臨更多的困難。我們清楚知道,這
片古老的土地有著兩千年專制的背影,通往憲政的道路多麼漫長而艱
辛。但是正義的事業總得有人去做,於是我們認真去做。
我們認真對待公民的權利,認真對待我們的法律,認真對待我們
國家的歷史和現實……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實踐民主法治的時代,我們
相信一個偉大國家政治文明的進步。我們相信很多很多,那些莊嚴的
和神聖的——儘管從小到大很多人告訴我們那些寫在紙上的動聽的話在
騙人,可我們不這麼認為。我們是一群虔誠的信徒,固守著一個純真
的諾言——那個在一個多世紀裏反覆吶喊的聲音。我們不能因為很多人
絕望而絕望,不能因為很多人放棄而放棄。我們相信祖國的未來,以
這樣堅忍的方式追求著自己的更是我們民族的幸福。
是的,我們依然認真。我們是一群負責任的中國公民。我們盡力
去理解中央政府在這樣一個變革時代在這樣的國際國內背景下所面臨
的壓力和困難,我們盡力去理解所有的中國人在一個舊體制面前的困
惑和無奈,我們盡最大的努力想為這個社會做點什麼。我們不是批判
者,我們是建設者。回首這一百年的革命、動盪和苦難,我們幸運地
生活在這樣一個建設的時代。我們相信所有的中國人——無論在什麼崗
位上——都懷著共同的希望和責任——建設一個現代中國,它的根基不
是陰謀,不是暴力,不是謊言和恐懼。它的根基是自由,是法治,是
理性和愛。
我們繼續滿懷熱情地努力工作。
2004年4月26日《中國青年報》報道了北京動物園要搬往遠郊區
縣的消息。不管誰在背後打這片土地的主意,我們關心的是這是北京
市民的一項重大公共福利,是否要搬遷,應該通過市民充分參與的法
律程序。我們決定阻擊,註冊專門網站,在動物園內尋求簽名支持,
等等。5月22日我們聯合綠家園、綠島、環境發展研究所、自然之友、
地球村等數家NGO組織了一場由環境專家、院士,北京市人大代表,
法律專家等組成的研討會,研討會分兩個分會場同時進行,綠家園等
在北京廣播電臺召開以孩子為主題的研討會,讓公眾傾聽孩子的意見;
我們召開以關注政府公共決策程序為主題的研討會。第二天《中國青
年報》等多家媒體報道了這次研討會,建設部有關負責人作出回應,
表示不宜搬遷。動物園搬遷事宜以後沒有再被提起。這是一次典型的
NGO組織影響公共決策的行動。
2004年6月,喻華峰和李民英減刑,8月鄧海燕和程益中先後獲得
釋放。這段時間裏,郭玉閃主持六期人大代表論壇,先後十幾位海淀
區和北京市人大代表參加,陽光憲政辦公室充滿了時代進步的希望。
2004年9月因為「一塌糊塗」BBS被關閉事件,陽光憲政陷入前
所未有的危機。
北大「一塌糊塗」BBS有我們很多美好的記憶。2000年3月,我
第一次在論壇上註冊ID發表文章就是這裏,在這裏結識了Bambi、
Monic、BridgeD、Puccini 等很多自由派網友。畢業後我們從未離開它,
2003年4月, SARS肆虐的時刻,我們通過它獲知各界關於疫情的信
息,5月,孫志剛案發生以後,我和俞江、滕彪等很多朋友在「公民
活」版討論能做什麼。
那個時期網絡剛剛興起,BBS對於思想交流和信息傳遞起著重要
作用,而「一塌糊塗」是全國最大的幾個BBS之一。也因此「整頓」
的消息不斷傳出。2004年8月19日,這裏再次進入「整頓」,公民
活、臺海觀察、弱勢群體、反腐倡廉等大部分和政治、社會問題有關
的版面被停止發文。9月13日,這個擁有註冊網友30萬,最高同時在
線21,000多人的言論最自由的網絡社區在距離5週歲的生日還差4天
的時候突然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作為多年忠實的網友,我和俞江、滕彪自孫志剛案之後再次聯名
發出公開信。之後幾天北大校園裏出現一個小規模集會,參加完集會
的幾位熱心網友一起來到「陽光憲政」辦公室休息,他們被便衣跟蹤
了。加上之前我們三個人的聯名呼籲,使得這項網友自發的行為看起
來很像「陽光憲政」的策劃行為。巨大的壓力下,原來一直持續的人
大代表論壇也停下來了,2004年的冬天,在五道口華清嘉園的陽光憲
政辦公室基本上停止了工作。
2005年3月,海淀區工商所通知我去一趟,說我們的機構被註
銷了。我問什麼理由,有什麼法律根據嗎?回答說上面領導的決定,
再問,副所長說,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能解釋這麼多了。後來聽
說,「顏色革命」引起了某些人緊張,包括「陽光憲政」、「自然之友」
以及江平、吳敬璉先生在上海辦的一個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等共六家
NGO都被註銷了。

我們沒有太在意陽光憲政被註銷,很多時候,我們只管前行。2005
年6月,我們註冊了「北京公盟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公司內部成立「公
盟法律研究中心」。
「公盟」是2004年我在美國期間受到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啟發想
到的名字。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是美國一個著名的捍衛公民憲法權利的
民間組織,他們的成員大多是具有左翼傾向的律師、知識分子,義務
為聯盟工作,主要行動是通過訴訟捍衛公民個人憲法權利,特別是憲
法第一修正案所保護的言論、結社、和宗教自由的權利。他們站在民
間立場上,捍衛共產黨人、三K黨人、種族主義者、激進宗教信仰者
等少數人的權利,甚至是相當極端的「另類」的自由,他們的行為在
很多人看來相當激進,即使在美國這樣一個相對開放的社會裏也頗有
爭議。但是,他們在將近一個世紀的努力之後,更多的人理解了自由
和寬容的價值,他們也越來越多地得到人們的理解和支持。
中國和美國不一樣。我們遠遠不能如此奢侈地追求少數人的權
利,我們常常在追求多數人強烈認可與支持的權利的時候還不能獲得
勝利。我們常常挑選的個案往往是最極端的,能夠引起廣泛共鳴與強
烈支持的個案,我們要時刻提醒自己站在公眾一邊。很多時候,當我
們捍衛憲法權利的時候,面對的司法常常被淹沒在巨大的權力陰影之
中,為自己當事人辯護的時候,還必須要用輿論的工具救援陰影中的
法官,甚至法律技術變得不重要,重要的是用輿論的陽光拯救司法的
尊嚴。更重要的是,美國公民自由聯盟面對的主要是一個司法實踐的
問題,而我們面臨的主要使命是民主法治制度的建構和完善,甚至是
一個古老大國的政治文化變遷。這個責任要沉重得多。
2005年我們開始信訪問題調查項目。我們分別在河南、福建和湖
北選擇三個縣深入考察信訪問題的成因。3月,我走進北京南站的上訪
村和上訪者生活在一起,其中4月在國家信訪局門口體驗了普通上訪
者的遭遇——被毆打。近20萬字的報告《中國信訪調查》2007年正式
完成,曾經和北京一家出版社簽了合同要出版,但後來迫於某方面的
壓力不了了之。
2005年我們參與了一系列重大影響的個案。我和張星水、范亞峰
等法律人一起關注蔡卓華案,為宗教信仰自由辯護。參與陝北民營石
油案,我寫了調查報告《以國家的名義——陝北民營石油案調查》,
和滕彪、高智晟、李和平等法律人一起營救朱久虎律師。繼續代理
德陳國清等四人的冤案,和陳岳琴、李玉潔等一起到滄州監獄瞭解真
相。繼續援助喻華峰,我和浦志強律師一起到廣州進一步取證。援助
福州警匪勾結搶劫殺人案受害人陳信滔,和儲備律師一起到福州調查
警匪勾結殺人搶劫的驚人黑幕。這其中持續時間最長的是陳光誠案。
2005年7月的一天,位於北京大學南門資源樓上的「公盟」辦公
室迎來了一個特殊的求助者,他叫陳光誠,雙目失明,大學畢業後自
學法律,幫助村民維權,當地政府發起了計劃生育運動,成百上千的
鄉親們被非法關押,恣意毆打,不得已他來北京尋求幫助。滕彪、郭
玉閃隨後到當地調查,在網上公佈了系列文章,揭露當地政府野蠻執
法過程中駭人聽聞的真相,比如株連親屬、鄰居,把上百人關在一個
大房間裏不准上廁所,讓六七十歲的兄妹倆互相打耳光,等等。9月,
國家計生委承認臨沂野蠻執法的事實,此後不久,陳光誠失去了人身
自由。
10月初,我和李方平、李蘇濱來到東師古村看望陳光誠。我騎自
行車進村沒有引起公路邊和村口看守注意,逕直來到陳光誠家門口,
大門緊閉,大約八九個人坐在小板凳上守在大門外。我剛要衝著看守
走過去,身後有人過來阻攔,把我拖到村口。我拒絕離開,很多看守
和村民圍過來,這時光誠聽說了衝出重圍來到村口,我們緊緊擁抱。
此刻,我也只能說,保重,我們不會放棄的!幾分鐘後我們被迫離
開。後來和政府協商,只有一個要求,去光誠家正常探望,他們不答
應,我們再次來到村口,被看守攔截、毆打,李方平律師幾乎被打到
路邊的河裏。 第一輯 「公盟」 107
這是我們第一次被打。以後的幾年,因為一個盲人,東師古村越
來越恐怖荒誕。2006年3月11日,陳光誠被刑拘,罪名是聚眾擾亂交
通秩序,而真相是便衣看守把要去上訪的陳光誠圍堵在公路上。7月,
我作為辯護人被指控「小偷」被逮到派出所,9月,李方平律師在去臨
沂的路上被便衣用鐵棍打傷頭部。4年3個月後,2010年9月陳光誠出
獄,他的家立即成了監獄,數十個看守日夜把守在他家周圍、村子的
各個路口,他家被安裝了信號屏蔽儀,沒有電話信號,兩年多的時間
裏唯一一次打出電話是在一個暴風雨的夜晚,雷電把信號屏蔽儀擊壞
了。2011年,一批又一批勇敢的公民前去探望陳光誠,漸成公民運動
之勢。2012年陳光誠逃出東師古,在郭玉閃等人的幫助下進入美國使
館。
2005年底,《亞洲週刊》的年度封面人物是維權律師群體,我和滕
彪、張星水、高智晟、李和平等都在其中。事實上到2005年,體制外
的法律人第一次形成了一個團隊,在一系列重大案件中團結協作。2005
年秋季當局準備取締高智晟律師的律所,處罰聽證會上我和李方平律
代理,之後在絕食抗爭的問題上,我們二十幾位法律人曾一起坐下
來努力勸說高律師緩一緩。我們可以有分歧,但大家尊重規則,數十
年來中國民主運動終於開始出現一個韌性戰鬥的群體。

2006年9月,因為幫助陳光誠,「公盟」面臨自2003年成立以來
最大的壓力。直到11月份以後政治氣氛略有好轉,我們開始了兩個積
極的行動,一個是幫助熱心公益的小區業主競選人大代表,另一個是
推動北京養犬立法修訂建議項目。
人大代表一屆任期應該是五年,但這是中國,為了奧運他們可以
任意「提前解散政府和議會」——這是我們在海淀區聯合了123位人大
代表聯名向全國人大提出異議時的用語。2006年又到了人大代表選舉
時,我們抓住機會推動直選,給小區業委會、律師等有可能關心公益
的群體大量寄信,鼓勵並指導大家參選。我本人在北郵選區也再次當
選。 108 堂堂正正做 ——我的自由中國
養犬立法項目和我的人大代表職責有點關係。我最早關注此事是
作為海淀區人大代表參加《養犬管理規定》的執法檢查,當時在會上
提出此法不可行。最早向我求助的是北郵的一位老師,她家的狗因為
身高超過35厘米,隨時可能被警察抓走。「公盟」經過討論把修改《北
京市養犬管理規定》作為一個立法研究項目。我們的工作分為三個部
分:展開大規模調研,研究現行法規在執行中存在的問題;在研究借
鑒世界各大城市養犬法律的基礎上為北京市起草新的養犬管理規定;
遊說人大代表推動立法變革。2007年1月,43位海淀區人大代表的簽
名支持我們的建議,我們還遊說北京市人大代表提出了議案。雖然養
犬立法建議並沒有推動北京養犬法規的修改,但是,北京2006年9月
份大規模的抓捕大型犬、無證犬的行為基本上停止了,警察執法也基
本上停留在「民不舉官不究」的狀態,不再主動製造矛盾。
2007年和2008年,我們幫助勇敢的律師推動北京律協直選,給北
京1萬6千名律師寄快遞進行動員;我們為很多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援
助,這其中包括黑磚窯受害者和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結石寶寶」);
我們組織起草了盡快批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報告,
推動戶籍制度改革的研究報告、不動產徵收法草案、《藏區314事件經
濟社會成因》調查報告等研究報告和立法建議。
2008年9月11日,「三鹿」「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發,我們幾天
之內組建了全國各地100多位律師參加的志願律師團,為「結石寶寶」
家庭提供法律咨詢,同時,聯繫家長群體準備集團訴訟。在國家公佈
受害人數量之前,我們通過一些地方醫院的信息匯總,準確推測出「結
石寶寶」可能接近30萬人,在此事實基礎上,根據民法有關規定,我
們設計了賠償方案,測算出了一共需要約39億元的賠償。
政府主導的賠償方案分為三個等級,死亡的20萬元,動過手術的
3萬元,普通患者2,000元,這對於很多家庭來說遠遠不夠,那些動過
手術的小孩太慘了。從2008年9月11日到2011年9月11日,整整三
年,我們直接代理的全國各地受害者400多人,只有10多個立了案,
有一個開了庭,但沒有一個宣判。我們不得已兩次到香港起訴「三鹿」
公司的股東,也沒有結果。期間我們爭取到的最大一筆賠償不是起訴
人身損害,而是抓住了該企業的一個虛假廣告,法院立了案,然後和
負責人真誠協商,他們拿出100萬元賠償了該品牌的50多位受害者。
那是一個讓人驕傲的時刻,我們信守了承諾,當2009年8月「公盟」
被處以142萬罰款,社會各界紛紛捐款的時候,林崢正在南方把100萬
元賠償發到受害者手中。
2008年314事件發生後,為了探析這一「突發」事件背後的社會
土壤,通過在當地的調研和訪談相對客觀地瞭解變化中的藏區,加深
民族理解和包容,推動民族關係的和諧,「公盟」決定成立調研小組,
由北大的新聞系研究生藏族同學方坤帶隊四人小組歷時一個多月深入
藏區考察,另外前後花幾個月時間研究有關背景資料,訪談一些專
家,於年底拿出了報告初稿。
報告的基本結論是:在現代化大背景下,藏區的經濟雖然有了
很大發展,但與其他省份、其他國家乃至藏區其他民族的人相比,顯
得相對落後,尤其是看到那些外來人員在藏區掙的財富,無形中會產
生一種相對被剝奪感。與此同時,傳統的宗教文化也受到現代化的衝
擊,很多年輕的藏人是困惑迷茫的一代。另外,自上而下的權力關係
造就了一批地方藏族幹部,他們利用來自上層的權力資源在民族地方
構建了錯綜複雜的關係網,國家的經濟援助大都變成了少數的政績工
程和少數私人的財富,普通藏人感受國家的幫助不如感受到的被剝奪
感更明顯,他們像很多內地省份居民一樣對地方吏治多有不滿。日積
月累的困惑和憤怒加上外部力量的影響,導致了314事件。在此基礎
上,我們提出認真傾聽普通藏人的聲音,引導藏區經濟結構的合理發
展,關注年輕藏人的生存狀態,尊重和保護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更
多地站在藏族的立場上而非漢族和政治意識形態的立場上尋求尊重藏
族社會特點和意志的現代化之路等系列建議。
考慮到某些人可能覺得報告敏感,我們先把報告寄給國家各有
關部門的負責人,過了一個多月沒有任何反饋,於是公佈在網上。有
了外媒關注之後,報告突然變得很敏感,被刪除很厲害,有關部門找
我談話,我的立場很明確,作為一個民族主義者,我當然希望國家統
一,我們的出發點就是如何更好地維護國家統一。可是,有的人不這
麼理解,「公盟」為此面臨巨大壓力,甚至有可能是稅案的導火線之一。
2009年「公盟」辦公室更加忙碌。兩會期間,我們提出縣級應當
實質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廢除教育領域的行政壟斷、停止強制計劃生
育、取締黑監獄保障人權、設立懲罰性賠償制度等十項公民建議,把
《藏區314事件的經濟、社會成因》調研報告寄給了國家有關部門領
導。4月編寫了《公民維權手冊》,舉辦了第一期法律知識培訓,為鄧
玉嬌提供法律援助,為姚晶被打傷成立了法律援助基金。5月,向北京
73家政府部門申請公開「三公消費」和「本部門所有收入支出具體情
況」。6月,召開律師、網絡專家、媒體等各領域公民的研討會反對「綠
壩」過濾軟件。很多時候,我們就是通過這一件件具體的事情推動權
力納入法治框架。我們相信,法治的進步依靠點滴積累,我們願意在
這歷史進程中,扮演一個積極的建設者角色。
但有人不這麼認為,他們眼中滿世界都是敵人。面對公民社會的
成長,他們充滿敵意。於是,2009年7月,一個從不盈利的公益組織
遭到稅務部門的嚴苛處罰,「公盟」遭遇空前的危難。

7月14日,稅務部門下達通知,作為一個從不盈利的民間機構,
遭遇最高上限5倍罰款,142萬多元,真的讓我震驚和憤怒,這是針對
耶魯大學的三筆捐款,三年來這三筆捐款加起來也沒有這麼多。7月17
日,北京市民政局宣佈取締「公盟法律研究中心」。7月29日,我和莊
璐以偷稅罪被捕。
最危險的時刻,「公盟」決策成員和辦公室頂著巨大壓力一直堅
持工作。好在這個社會並沒有全面倒退,溫和理性的道路還沒有被堵
死,在社會各界的呼籲和幫助下,事情又出現了轉機。8月23日,莊
璐和我先後被釋放,考慮到莊璐不久前考取了律師資格,也考慮到以
後的工作空間,我們決定繳納罰款。2010年8月22日,「公盟」稅案
撤銷。
2009年10月,我們重新開始工作。「公盟」公司以及「公盟法律
研究中心」主體資格在訴訟爭議當中,我們也註冊了新的公司。但是,
對外不再以公司的名義,我們以「公民」的名義活動,我們每一個人
都是公民,合在一起也叫公民公民的聯盟也可以簡稱「公盟」。
我們繼續為「結石寶寶」等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援助。2011年我們
繼續援助夏俊峰,那個被毆打時奮起反抗殺死城管的商販。我們援助
河南新鄉的張好峰父子,他們在自家院子裏和夜晚持刀砸門闖入的兇
徒搏鬥殺死了帶頭的村支書的兒子,父子被判死刑和死緩,後來該案
發回重審。我們繼續圍觀黑監獄,2011年元旦整個下午我們在豐臺一
處拉著鐵絲網的三層小樓前一次次撥打110期待警察解救黑監獄裏的上
訪者。
2009年底,王功權先生提議關注教育平等,經過討論我們訂立了
一個為期三年的工作計劃,幫助那些父母在北京工作、生活卻沒有北
京戶口的孩子在北京正常讀書和參加高考。之所以預訂三年,是考慮
到推動社會進步的艱難,沒有足夠的壓力,很難有實質改變。
考慮到現實可行性,我們決定第一階段的目標是實現小學升初中
的平等。2010年之前,有北京戶口的孩子小學畢業可以參加電腦派位
就進升入初中,而沒有北京戶口的孩子在北京讀完小學,得靠家長自
己找門路上初中。我們完成了調研報告《人生而不平等》,列舉了北京
中小學戶籍歧視的現狀。我們組織家長代表們先後八次找北京市教委
和海淀區教委「協商」政府如何落實他們的法定責任。同時我們也準
備好了訴狀,義務教育,是北京市政府的法定責任。
第八次去海淀教委,大家已經在承受巨大壓力,從那時起,家長
團隊和維穩部門的摩擦幾乎不斷。2010年6月,北京大部分地區實現
了外地戶籍孩子也能參加電腦排位升入初中,第一次實現了和北京戶
籍孩子大體平等的機會。
接下來大家開始第二階段的工作,繼續徵集簽名支持,每個月去
教育部請願一次,調研完成隨遷子女輸入地高考方案,組織方案發佈
會,動員人大代表幫助呼籲等等。2010年8月,我們建立了網站,9
月,支持簽名突破一萬人,《新京報》等多家媒體大幅報道,後來我們
知道,此後教育部成立了專家小組,專門研究隨遷子女輸入地高考問
題。2010年11月到12月,我們給200多位全國人大代表寫信,尋求他
們幫助,到2011年兩會期間,這已是教育部不可迴避的重大話題,袁
貴仁部長說,正在研究方案。
2012年元旦,100多位家長志願者們在北京20多個地點同時開展
徵集簽名支持的活動,1月12日去教育部第20次請願,人數首次超過
100人,2月23日,簽名支持人數超過9萬人,第21次去教育部請願,
人數近300人。2012年兩會期間簽名支持人數突破10萬人,教育部部
長副部長分別接受媒體採訪,稱隨遷子女高考方案將在上半年出臺,
各地具體實施方案也將在年內出臺。
因為教育平等項目涉及中國兩億多新移民的權利,僅北京直接
參與的有聯繫方式的人群就達十萬人,加上圍觀黑監獄、幫助陳光誠
等,「維穩」部門自2012年3月開始給「公盟」辦公室更大壓力,我們
不得不再次失去辦公室,他們逐個找工作人員談話,要求必須退出「公
盟」,負責圍觀黑監獄救助訪民的志願者宋澤於5月5日被以尋釁滋事
的罪名刑事拘留。
2012年我們暫時沒有辦公室,這也意味著我們成長道路上的一個
重要轉型,我們更重要的工作不在於個案維權,而在於公民理念倡導
和團隊建設,我們倡導「新公民運動」,作為建設性政治反對派,我們
的使命——自由、公義、愛——更清晰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許志永文集】「公盟」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