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許志永文集】你什麼動機?

剛回到國內沒幾天就接到黨委書記轉告「有關部門」對我的警告,
說不準再參加任何社會活動,否則可能會被學校解聘甚至失去人身自
由。我問,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做什麼違法的事情了嗎?我沒有
任何激進的想法,從來都是主張漸進地推動社會進步,我所做的一切
只是在盡一個公民的責任而已。新的一年我可以更低調,但有的事
情,我不能不做。除了學術研究和未結的《南方都市報》案以外,我
目前只打算參與一個案件,就是承德陳國清等人歷經十年的冤案。如
果沒有人幫他們,這四個曾經被判過五次死刑的無辜的年輕人將在監
獄裏度過冤屈的一生。為什麼就不能幫他們?請給個理由?
你幫助他們,圖個什麼?難道就沒有別的動機?書記轉述別人
的疑問。是啊,你不好好寫論文評職稱混官職掙大錢,卻要經常幫助
那些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幫別人打官司還不要錢,你什麼動機?是
啊,你想學雷鋒啊,你什麼動機?!
有什麼動機?我也經常反問自己。儘管這是一個很可怕邏輯前面
的一個很變態的問題,我仍然有必要認真思考認真回答。我能想到的
唯一自私的動機是,我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和快樂。當收容遣送制度宣
佈廢止的那一刻,我是幸福的;當孫大午走出牢獄我們擁抱的那一刻,
我是幸福的;當我和陳國清他們的家人拉扯了很長時間,終於拒絕他
們硬塞我的錢時,我是幸福的;當這四名沉冤十多年的中國公民最終
獲得公正走出監獄和家人擁抱的那一刻,我將是幸福的。如果有一天
我的祖國像很多很多現代國家一樣充滿公正和諧,而我曾經在這樣的
歷史進程中曾有過哪怕一點點貢獻,我會是幸福的;是的,我在追求
著自己的幸福,幫助更多的人能讓我感到幸福。
為了自己更大的幸福,我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作更多更有意義
的事情,因此我的行為必須有所取捨。我總是渴望通過一個個案幫助
很多人,所以必須選擇具有普遍社會意義的個案,當然,這意味著我
很多次很快愧疚地拒絕那些渴望幫助的人。我總是渴望通過一個研究
報告能為社會進步做出更大的貢獻,所以必須做最前沿的課題研究。
我總是渴望通過建立在個案之上的一些現代理念或制度得到推廣,所
以必須有媒體的幫助。如果為了在有限的生命中做更多的事情必須具
備某種影響力的話,我不會拒絕,具備影響力不是目的,而是一種責
任,是必須承擔的責任。
如果有人非要說這就是政治的話,我不會逃避。你有什麼政治目
的?這是一種很怪異的猜疑。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上,帝王將相們為了
個人權力不擇手段,他們為了自己的私慾,不會在乎「白骨露於野,
千里無雞鳴」,不會在乎在和平年代裏數千萬人餓死,政治成了陰謀、
邪惡的代名詞,這真是中國人的不幸。我夢想的中國是一個自由公正
的國家,它應該有一種制度,以保證政治家是一群把為公眾謀福利當
成自己事業的人,至少,那些為自己私慾不擇手段的陰謀家不能在這
片土地上以勝利者的姿態趾高氣揚。我無意追求權力,我只是不會逃
避責任而已。如果有一天,政治這個詞不再意味著殘暴的權謀,而是
意味著為公眾謀福利,意味著道德和良知,那我不會拒絕政治。但是
今天,如果有人說我的行為是在為政治目的同時又把政治理解為陰謀
和權術,那我必須聲明我所從事的不是政治。
把自己大量時間用來做社會公益事業,這並不是說我比別人更崇
高,這只是一個人的天性而已。每個人都在追求自己的幸福,每個人
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與他人分享自己的幸福。我沒有能力成為一個藝術
家給社會帶來藝術的美,沒有能力成為一個企業家掙得巨額物質財富
捐獻給社會,沒有能力成為一個科學家去解決人類面臨的科學難題,
沒有能力成為一個優秀的學者帶給社會新的思想,我甚至也沒有能力
成為一個不聞世事默默無聞只照顧自己家庭幸福的人,因為面對不公
正的時候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憤怒和悲哀。在人生旅途中,我已逐漸放
棄了很多很多夢想,但我沒有學會沉默。今天,我最大的幸福就在於
辛勤工作通過個案或者研究推動社會進步給更多的中國人帶來尊嚴和
幸福。或許,應該反過來說,如果我不那樣做心裏就不快樂,看到那
些殘酷的不公正我就會感到痛苦。這是我的天命,為了幸福,或者更
確切地說,為了避免痛苦,避免自己的痛苦,我必須努力工作,努力
幫助那些遭受不幸的同胞。
幫助別人是一種幸福。比爾蓋茨每年給非洲的兒童捐助他是幸福
的,克林頓退休以後住在美國的黑人區他是幸福的,一個孩子扶一個
盲人過馬路的時候他們都是幸福的。幸福可以無限分享,其實很多人
都有這樣的感覺,都有這樣的渴望。相反,那些逃避責任的甚至主動
給別人製造苦難的人,內心深處一定會受到良心的譴責,他們最終不
會得到幸福。我相信這樣一個簡單的常識,並且願意和很多很多願意
幫助別人的人一樣,成為一個忠實的實踐者,成為一個幸福的人。
你什麼動機?在一個道德被權力嚴重敗壞的時代,權勢者對一
個真誠從事公益事業的人提出這樣的質疑,並不令人感到吃驚。而
一個真誠的理想主義者,面對這無論多麼荒誕的問題,都有必要認真
回答。生在中國是一種不幸,有太多的事情讓人痛苦和難過;生在中
國也是一種幸福,每天都可以看到改變,看到新的希望。我渴望一個
自由公正的社會並將為此付出一生的努力,我沒有在理想主義旗幟的
背後埋藏任何陰謀。我順應天命,忠於良知,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
說,我在追求自己幸福的過程中,給一些素不相識的人帶來了幸福,
我願意和他們一起分享這份感動。
2005 年 1 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許志永文集】你什麼動機?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