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斯伟江:教授、法官,一起来吃猪油拌饭!

笑

最近法学界出了很大的事情,但这个事情不能随便说,咱现在只能说说小事。

前些天,街头有人喊,教授在骂法院了,说时迟,那时快,从法院大院里冲出一群黑袍汉子,手持法锤,叉着腰说,兀那汉子,你作为一个教授,自己代理的案子输了,居然去《法学评论》上骂街,你要脸不要脸?有错你去来我们这里申诉啊!再说,你们这些教授,经常搞点专家论证,大把银子进了腰包,把那一二页破纸塞给我们,企图影响司法,我们早就看不顺眼了,你们居然还敢上街骂?学术乃天下公器,绝非私人发泄之地,还有没有学术伦理?此时,大院楼里人头攒动,喝彩声声,真可谓,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此时,隔壁的检察大院也冲出一群拿刀的人,对法院出来的人说,兄弟,我挺你。这些教授,平时不但拿国家工资,做学术包工头,剥削研究生,还出来坐台。旁边路人甲问,他们还出来坐什么?答说,做律师,利用学术声誉,赚盆满钵满的,两头通吃,到了法庭,居然还敢教训我们,说,这法律,我课堂里怎么教你们的。我们是有修养的人,否则早就回答,老师,我在大学课堂里就想打你了。

此时,走过来一群律师,说,哎,大院的哥们,大家都别闹了,看看,你们领导来了。大伙儿往东门一看,一路肃静回避的大牌过来,仪仗煞是威武,晃如汉官威仪。纪委、党委、政府的领导,都纷纷坐轿过来,大院里外,纷纷肃立,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后面楼里,人影全无。领导说,同志们辛苦了,大院里出来的人忙不迭地回答:为人民服务。轿子刚过,两边又操起板凳,继续骂战。

一路人甲,小心翼翼地说,大人,你们好歹也是官,身份尊贵,何苦和这一书生过不去。其中一面色如灰的年青人说,客官,你不知道,我们看似官,但实际是吏,被管得死死的,大权都在官这里。平时干活累死,挨骂的都是吏,吃香喝辣的都是官。平时写判决爬格子,下班时间都在工作,银钱没几个,最近据说还要裁员,心情也不好。隔壁公司也差不多,不过,他们最近用处比我们大些,日子稍好,但吏就是吏,跳不出局限。其实,我们心里何尝不想按内心自由心证,根据法律来判断,谁喜欢领导批示,话说回来,按自己要求判了,百姓闹访,谁来保护我们?我们有的同事还老接到恐吓电话,谁又能有办法?隔壁的公司还老帮纪委打工,有啥办法?大家都不容易,理解万岁。

路人甲问教授,教授,你大有身份的人,何苦上法学评论上去叫骂呢?教授长叹一声说,我靠,这个案子,实在离谱,不信,你去看判决书。不用说,这个案子了,你去看看山西那个涉及几百亿的煤矿股权案子,离谱得很。别看我们教授,除了课堂上发发牢骚,考试时难难学生外,没啥权力。又不能和当事人一样去上访,只能靠这学术自留地,谈谈一孔之见,心里一腔恶气,无处发泄。再,怎么,我们也是民,他们是官啊。我们纳税人养的,还不能骂几句?你看我手里,也就一支判官笔,哪打得过法锤和拿刀的。再说,申诉,最高法院葫芦判的案子,到哪里去申诉去?

路人甲问律师,哥们,你怎么跑来看这热闹。这律师说,看热闹我最开心,以前,我只看死磕律师和法官,检察官之间的热闹,今天换角了,新鲜。我早以为,法检的心态都已经练成忍者神龟、中华鳖精,那种不动心的境界了,你想想,早五年,最高法院的首席,是一句法律都没念过的人,法院系统被领导了五年,这种情况,目前在一些地方也比比皆是,更何况,你也看到了,法检真正的大佬是谁,都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后来想想,压抑久了,出点气也好,不然,要生病的,你看那位脸色如灰的先生,我看他骂了一会儿,脸色大有好转哩。能出来叫骂死磕的,不管是教师、检察官、法官、律师,都是业内血气旺盛的,性情中人,不像后面沉默的大多数。我看,不如,你今天做个东,把教授,检察官、法官一起叫在一起,去洪长兴吃个猪油拌饭,我来请客,如何?路人甲说,好,好,中华传统美德,和为贵。小弟我去撮合。

话毕,律师神秘一笑,转身去一边打个电话说:张总,我今天已经把法官、检察官请好吃饭了,发票我找你报销,咱话说在先,案子结果不能肯定赢,不过,先联络下感情吧。

有分教: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一笑猪油饭!

转自:智合法律新媒体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斯伟江:教授、法官,一起来吃猪油拌饭!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