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杨占青:公益“小”男孩的感谢信

杨占青

各位亲友、公益志愿者:

您们好!

请原谅这封感谢信的迟到!

当我突然被警方刑拘带走后,大家像我家人一样错愕;当警方一直不透露我关押地点时,大家和我家人一样焦急、愤怒;当通过律师得知警方是因为我参与编辑、印刷公益资料《反歧视通讯》而对我刑拘时,大家和我家人一样觉得荒唐;在那二十九天的日日夜夜里,这么多人和我家人一样替我担忧、给我各种各样援助,怎样的感激都不过分。


徉在心中的感激

淅淅沥沥

在看守所时候就有诸多感谢的肺腑之言需要向大家反馈,却局限于条件,仅能只言片语通过律师和家人辗转表达;

7月11日当天中午从看守所出来当我从马寨派出所警号为“101159”的办案人员(为什么记他那么清楚?因为进看守所前后都看他在张罗,但没参与审讯)拿回手机后,在上百封已(被警方)下载的标题邮件中看到有十几封涉及援助我和郭彬的邮件标题时更是激动的无法言表。虽然这些声援有的在出来前就听警察聊天和审讯时提到过,有的是在看守所听代理律师马连顺老先生讲过,但亲眼看到时仍感到倍加亲切。离开马寨派出所后,本想借用郑州一个律师事务所的WIFI给手机装上通讯软件,这样我和郭彬就可以向大家及时语音、图片报送平安,结果折腾近两个小时才把微信装上,这可是我卖肾换的苹果4S,不知为何,在警方手里一个月就被折磨的如此不堪!微信安装后一直无法登陆,事后得知微信被临时冻结。在手机实名制的天下,没有身份证想买个临时郑州卡也是奢望,所以带着一个无法电话、无法网聊的手机,在一位热心律师资助下坐上了回家的火车,漫漫长夜中,在席地而卧的火车上,反复打开那些邮件成了我最充实的活动;

第二天中午到家后,边给手机充电边洗澡,洗澡完毕后发现妻子已经把我落魄走到家门口的照片公布了,虽然一直耿耿于怀竟然把我穿着松紧带已经坏了随时就可能掉下大裤头和别人送的不合身T恤短袖照上,但碰到有这样娱乐精神的妻子,除了感到荣幸外还是感到荣幸。随后在微信群里给各位亲友语音报了平安、道了感谢,但我知道,网络声援、四处奔走、给予我妻子、儿子支持帮助的绝非微信群里朋友,还有更多分散在各地的热心志愿者,而大部分未曾谋面。


期的打压淡然接受

未料的声援感动满满

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公益法律从业者,却能得到这么多社会朋友关注、支持,顺便也得感谢北京和郑州警方苦心孤诣把我曾经参与编辑印刷的《反歧视通讯》作为立案罪证来对我刑拘,让社会各界又多一次机会了解反歧视相关法律、维权行动,也看清楚了这些办案单位在如何践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消除一切就业歧视”的决定。

在我被关押的那段时间,乙肝携带者、身心障碍者、计生受害者、疫苗受害者家属、性少数人群、女权主义者、律师及各行各业的公民相继联署声援、送温暖、捐款,特别是疫苗受害者家庭让我尤为感动,很多家庭面临着孩子治病的金钱和维权双重巨大压力,竟然每人五元、十元硬挤出两千余元捐给我和家人,新乡一位家长还几次跑到郑州看守所存钱送温暖(随后我会专门公布所受的捐赠明细及开销)。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里没有钱真的不行,会面临用手捞菜,用手擦大便的悲剧,但每月一二百元足矣,可在那短短一个月中被陆续存入1000多元,在第三周见律师时我特意交代不要再给我存钱了,等快花完再存,实在不忍心大家颠簸到离郑州几十里外的地方。虽然我非常怀念及渴望看守所负责寄存财物的工作人员隔着铁门喊我的名字,每次名字被叫到时就感到与外面的亲友一次心灵连接。另外,谁的名字被喊到就会得到周围人一片羡慕和好奇,往往在还没领之前都会被追问:“送衣服还是送钱的,谁给你送的?”,那是在与世隔绝的狭小空间里被关押人最温暖也是最有意思的话题。当然,有的在押人员也最怕亲友送钱,特别是一次送上千,他会觉得是出不去的信号,收到后开始忧心忡忡。

在看守所里,经常要值夜班。每班两个小时,若轮到晚上0:00-2:00、2:00-4:00这两个夜深人静值班段,心情更难平静,挂念着外面的亲友可好,时常觉得我在这里挺好的,大家就不要担心我了。常伯阳律师曾在《囚歌》里写:“外面的世界,何尝不是没有围墙的牢监”。在到处打压公益机构、打压维权人士的外面,大家处境应该比我还糟,我在里面,至少已经适应,而外面有太多不确定因素,随时可能被谈话、喝茶、莫须有名义失踪或抓捕。我想,该给外面的朋友一个较为全面的反馈,让大家放心,不要再为我奔波太多,我的精神状态和生活都还好。在里面,虽有纸和笔,但由牢头控制,一般情况下不会给其他人使用,只能凭自己记忆,我想了一首不算诗的回信,在另外一名代理人杨律师会见中,我念给了他,由于我当时正在感冒,加上和他相隔两米多远,所以他中间也反复问我是什么字,但出看守所后发现还是有几个字不一样。我想表达在看守所里一想到辛苦的妻子、不解世事的孩子和社会各界的各种援助信息时往往情不自禁眼角湿润,甚至任由眼泪流过脸庞,回味那份真情,所以用“慧妻、稚子、援信,感怀泪湿襟”表达,出看守所后发现成了“慧妻稚子愿幸,感怀泪滴尽”,实在有些遗憾。其实当时在给杨律师念的时候也想过纸笔拿过来自己写的,但脑子瞬间想到自己的字迹太独特个性,就不敢自己写了,都怪我从小不练字,长大又没练胆(囧)。

但我想,您们这些曾援助过我的亲友、公民们不会因为当时未提及援助信息而失落,就像我在里面从未因被刑拘而失落后悔。在我当初踏上公益法律路的时候就打算承受可能遭受的报复,从未期望我曾经援助过的当事人、社群给我个人以回报,唯愿他们能够享受公平的就业、入学、婚育机会,能够在权益遭受侵犯时候有顺畅、公正的救济途径,同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推广消除歧视的理念和依法维权的方法。

曾有过预期的报复来了,我已经做好心理和身体准备,淡然接受;没有过预期的各种形式的声援关注的回报也伴随而来,让毫无准备的我荡漾着满满的感动!


过去无罪无悔

将来乐观信心

在我出来的当天得知在7月10日晚,全国二十多个省份上百律师被失踪、传唤、刑拘、约谈,这些律师都是因为承办过敏感案件、公益诉讼或涉及弱势群体维权的案件,他们往往“死板”的按照法律去办案,不顾忌办案辖区领导和法官的感受,所以得以有个中国特色的称——“维权律师”、“死磕律师”。近期又有一些公益机构被工商、税务选择性执法,让我觉得坚守良知、正义的人将面临越来越高的生活、工作成本,越来越大的人生风险,未来的路还很长,更有很多不确定,但一想到曾经给我各种援助的几百名身心障碍人士、几百名乙肝携带者、上千名计生受害者、几百名疫苗受害者家属……,身上满满的能量,这些能量绝不是鸡汤、鸭血所能给予,而是来自内心深处对公平、正义和良知共同坚守的碰撞,这种能量悠长绵厚,让我坚信觉醒的人无法再沉睡,对未来的公民社会更加乐观,也充满信心!在此感谢帮助我、传递我能量的各位亲人、朋友,祝愿大家心想事成!

在援助我的人中,一些人是我熟悉的,一些人是只知道网名的,一些人只记得好像在哪见过,考虑到无法一一征求大家要不要提及姓名身份,为了避免给大家添不必要的麻烦,在这封感谢信里隐去了大家的姓名,另外对援助我的社群和个人可能由于疏漏而未能一一列举,敬请谅解!

最后,把我在三看所写的感想原版送上,作为结尾再次表示感谢!

杨占青

2015年8月3日

转自:公益老男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杨占青:公益“小”男孩的感谢信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