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徐琳:评艾未未的“谨慎”

艾未未
艾未未在其护照被当局扣押四年后, 于今年年中拿回了护照,并顺利出境到 了第一站德国。这事本身就很蹊跷。之 前我发了一个帖子,说当局可能是故意 放他出去,然后不准他再回来。这种可 能性是有的,李承鹏不是也被赶走了 吗?但其实我内心并不认为这是最大的 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我等会 再说。

艾未未到了德国后,在接受媒体采访 时,竟然一反常态地变得“谨慎”了,这就 更令人感到蹊跷了。

艾未未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些话,几 乎都是在替当局辩护,这与他一贯的立 场、作风很不相符。但这确实是他说 的,是在充分自由、没有危险的情况下 说的,不是被上央视。他说偷漏税事件 不是冲他去的,是冲他工作的公司去 的,而他并不是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卧 槽,你当时怎么不说清楚啊,害得大家 在短短的时间里凑那么多钱帮你还税 (我都凑了一小份呢),八百多万啊, 那笔钱要是用在维权、民运活动中能干 很多事了。这会儿你竟然说不关你的事 了,好像不领情似的,你让大家心里是 个什么滋味啊?就算真的不关你的事, 你不说也就得了呗,反正事情都过去 了,大家也没说要你还。

这事倒也算了,对艾未未说的其他的 话咱也不想说什么了,可是最后他说的 那句话我得说说。他说:“不仅仅是批 评,还要提供解决方案。如果我没有解 决方案,为什么要去谈论问题呢?”

这话就是胡说八道了。批评一定要有 解决方案吗?批评就是批评,谁都有权 批评政府,但不是谁都有能力提出解决 方案的。农村老大爷对村委会、镇政府 乃至中央的做法不满,他当然没有能力 提出解决方案,难道他就因此而不能批 评吗?批评的目的是促使当政者反省, 让大家来思考,如果当政者反省了、大 家思考了,就可能想出建设性方案;如 果不批评,那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去 反省、思考,永远都不会有解决方案。

你艾未未不想批评政府了,这是你自 己的选择,你不用找什么借口。可你讲 出这么个歪理出来忽悠人们这就不对 了,这性质就不同了。你得了好处卖点 乖这可以理解,但你忽悠、误导大家那 就成了魔鬼的帮凶了。你已经不是一个 普通的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你的话 是会对社会产生很大影响的。如果你不 想再做公众人物,那么你就干脆不要接 受采访、不要谈这些公共话题,即便要 谈,也不应该这样说。

艾未未原本那么充满智慧的人,竟然 犯这种低级错误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出 来。包括他前面说的关于偷漏税的事, 他一会儿说不是针对他本人,一会儿又 说是为了破坏他的名誉,完全是自相矛 盾。看来真的是应了那句名言:人一旦 与魔鬼合作就会变得很愚蠢。

自从艾未未向专制政权宣战后,他一 直是我非常敬佩的人,2013年11月我去 北京的时候我还特地去他在草场地的工 作室拜访了他。尽管我们只是初次见 面,尽管只是简单地聊了一会,但我感 受得到他的真诚、友好,我觉得那是同 道之间的真挚情感。

为什么他如今变成这样?从对他的性 格体系的分析上来看,他不应该会这样 的,即便是他有所屈服妥协,也不至于 沦落到成为魔鬼的帮凶。我想,他的这 一变化或许是印证了我之前分析的那种 最大的可能性,那就是:他得到了习近 平将会走宪政民主道路的可靠信息。其 实不光是他,包括王功权等等一些人的 变化,都指向这种可能性。王功权也是 我很敬佩的人,我相信他也是不会屈 服、妥协的。包括他的所谓私奔,当时 我就认为他并不是真的私奔,是干别的 重要事情去了,只不过以此未掩护罢 了,结果最近有人证实了我的猜想。

如果艾未未真的是因为得悉了习近平 要走宪政民主道路的真实意图而说那番 话的,那么我仍然很敬佩他,尽管他的 话有不当之处,毕竟他不擅长跟魔鬼配 合。

其实我很早就觉得习近平有走宪政民 主道路的可能性,并且随着时局的发 展,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2014年 我写了两篇文章分析其可能性,有意思 的是,那些声称习近平绝不会走宪政民 主道路的人竟然没有直接反驳我。

有人说:既然习近平会走宪政民主道 路,那我们该怎么配合呢?

我说:配合?怎么配合?你以为你是 艾未未啊?得到了秘传圣意?既然没 有,那么凭着你自己的观察,你又怎么 知道官方的哪一个动作是习近平的本 意?如今体制内各种势力暗流涌动,万 一你配合错了怎么办?

再说,只要他还是专制君王,就必然 还会有专制的行为,采用专制的手段, 他就仍然是个魔鬼,而与魔鬼是很难配 合的,因为那是一些不正常的做法。那 些做法你是没法配合得好的,也是没道 理可说的。你去配合,要么反而把事情 搞砸了,要么就出丑了。艾未未的发言 不当就证明了这一点。还有那个杨恒 均,一直在积极地配合统治者,结果是 丑态百出。

杨恒均最近又写了一篇文章《制造一 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杨恒均这两 年的文章我都不看内容的,一看标题就 知道是什么货色。你看这标题,完全还 是专制意识在作怪,总以为统治者可以 左右一切,连敌人都要按照用指着的意 志去制造,这太可笑了。既然统治者可 以把敌人制造成统治者想要的样子,那 还不如把敌人制造成完全听从统治者意 志的奴才,那多省事啊。其实人民并不 想与统治者为敌,是统治者处处与人民 为敌,剥削人民、残害人民、压制人 民。如果统治者自己做好了,那么人民 自然好打交道。交道打不好,根子是在 统治者身上,不是在人民身上。这点基 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还给习总当高参帮 他搞宪政,你这不是给你们习总添乱 吗?这一波大肆抓捕、传讯律师该不会 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吧?嫌那些死磕律 师不好打交道是吧?你们嘴上喊着依法 治国,实际上却根本不按法律办事,连 律师的合法权利都剥夺、侵犯,你说这 交道怎么打?不死磕就只能等死了。

中国的专制统治者都是很傲慢的,不 把民众放在眼里,不屑于与民众合作, 哪怕是在推行宪政这件事上。想当初, 慈禧太后也准备推行宪政,但却迷信依 赖那些幕僚、精英,没有向公众发出足 够的确切的信息,不让民众参与,以至 于民众没给她慢慢推行宪政的机会,一 举推翻了清王朝。这不怪那些革命者, 要怪只能怪慈禧太后的傲慢、不尊重民 众。

只要当政者真正摆开要推行宪政的阵 势,把问题和意向摊开来,给予民众足 够的言论和活动空间,集全社会的智慧 共同探讨,解决方案就肯定会有的。民 众的智慧是无穷的。靠一帮幕僚、精英 闭门造车是拿不出什么好方案的。尤其 是像杨恒均这样的精英,还不是只能徒 增笑料耳。推行宪政这么光明正大的 事,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干嘛?

习近平把推行民政的阵势摆好了,民 众自然就会采取自己的行动。这不叫配 合,这叫博弈。杨恒均不是说习近平在 下一盘很大的棋吗?下棋的双方的对弈 能叫配合吗?

博弈是要讲规则、讲诚信的。你口头 上说依法治国,却成天毫无道理地抓这 个抓那个,还有个屁的规则、诚信啊? 社会进步需要有序的公民运动来打基 础、推动,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还 是用那套专制做法把人们都变成猪一样 的思维和行为方式,社会能进步吗?靠 那杨恒均带着一堆不准说话的羊群就能 成事了?羊跟猪还不是差不多。搞愚民 政策其害无穷。你看,咱们那么智慧勇 敢的可爱的艾胖子也给弄得话都说不圆 了。

让大家活动活动能出多大事呢?再这 么打压下去,人民实在憋不住了,那就 只能揭竿而起了,到时候把你们推翻 了,那就没有交道可打啰。

做事最忌讳的就是不三不四、模棱两 可。靠通过杨恒均、艾未未这些人来传 达这种难以确定的信息,其效果往往是 适得其反,为什么呢?老百姓看你上面 的意思好像是要政改了,可看下面的现 实还是恶吏横行、惨不忍睹,于是就会 认为上面照样是忽悠、更大的忽悠,于 是造反的情绪更大;那些贪官们倒是很 清楚上面的意图,于是趁着还有时间、 空间,更加大贪特贪,转移资产,甚至 兴风作浪搞破坏,这一波股市动荡就是 很好的例证。

有人说,既然习近平要搞宪政民主, 咱们又不能跟他配合,继续搞维权、公 民运动又受到打压,那咱们怎么办?干 等着?

那当然不行。第一,现在只能认为习 近平很有可能会走宪政民主道路,但也 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万一他走了一半又 突然转向、掉头呢?共产党可是一贯善 于忽悠的。第二,万一到时候突然杀出 另一股力量趁机夺取了政权又搞专制 呢?所以,不管怎么打压,咱们还是要 搞启蒙、维权、公民运动,壮大自己的 力量,不论形势怎么变化,庞大的公民 力量都是社会进步的基础。

当然,这需要勇士,也需要智慧。

2015 年8月9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徐琳:评艾未未的“谨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