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吴思:建立一个以公民权利为本的社会

“已近小康的中国亟需一个更高层次的承诺,这个承诺就是公民权利”

吴思

我想说两个方面,一个是说历史。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历史,现在我们走到哪里了。另外想说现实,怎么思想解放,建立一个什么东西。

从中共党史来说,一开始是要争取民主、新民主主义;然后是社会主义;再强大一点了,顺着路走到了“文革”;走不通了改成要“四化”:现在“四化”基本实现了,顺着党史下来,我们现在要有一个新的承诺,一个更高一级的承诺。

从共运史来看,共产党宣言提出建立共产主义,解决资产阶级这一个问题,至今还未成功。《共产党宣言》提出建立所有人自由发展的社会,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尽管通过社会主义还没走到这儿,但我们依然坚持这个目标,只是途径可能要改。

从中国历史来看,我们官和民的关系,仁义礼法制度,官和民之间的权力结构,权力内容在调整,调整到现在,再下一步怎么调,也是有不同的情景。

 现实就是核心价值观的树立,意识形态的重建,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思想解放的问题。在最虚的层面上思想是需要解放的,以前我们的意识形态就不用说了,新的东西是什么?

其实,我们新提出来的,比如说“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都是进步。但是都有问题没法涵盖。怎么样让问题减少、跟世界主流接轨?怎么核心突出?我觉得,就是要把“以人为本”这个表达方式变成“以公民权利为本”,建立一个以公民权利为本的社会。

这样,首先可以跟国际上的民主、宪政等一系列的主流观念接轨。什么是人权?就是公民权利的一部分。什么是自由?就是在你的权利的范围内,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结束当代中国这么一个大国走到这儿,谁都不知道你是谁,谁都闹不清楚你这个民族的定位、你社会的定位,这样一个恐惧、模糊的状态。

第二,可以接通《共产党宣言》的承诺,接续共产党的历史,那就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发展的条件和前提。虽然我们一路走过来磕磕绊绊,犯了很多错误,但是我们的目标没有变,我们要实现共产主义。有条件就要开始给公民权利。这样做,就是总结了国际共运的经验,也吸收了近现代人类文明的成果。

第三,我们还能在这个意义上接通中国儒家仁义礼智的传统。这个礼,我认为中国人翻译英文不准确,同中国历史的表达方式、中国儒家表达方式接轨的那个词是“份”——应当,应份,我守本份你不能过份,是权利义务的一个统称。《资治通鉴》中说,“礼莫大于份、份莫大于民”,把礼看成是一个份的结构,或者是权利义务结构。我们从过去的君权社会已经走到现在,今天的份已经变成了公民之份。儒家对于份的正当性,对于本份、安份守己这个份的正当性,天理良心等等,各方面都有非常精彩的论证,我们都可以把这个移过来。于是,公民权利也可以接续中国礼义、仁义的传统。

第四,公民权利可以从根本上、从深层次上解决国内的矛盾。首先是官和民的矛盾,比如说维权运动、上访、腐败的无法遏制,比如说讨要工资、工会等等,公民权利是从根本上解决国内矛盾的一个途径。

第五,我们现在基本建成了“四化”、基本实现小康社会,应该有一个更高层次的承诺,这个承诺应该对更普遍的广大人民有吸引力,就是公民权利。

超越小康的这个标准,在中国历史上提出的是大同,“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天下为公这个“公”就是公民的公,那一会儿人们老有所养、幼有所长、壮有所用,相应的福利制度建立起来,每一个公民都可以选贤与能,可以投他一票,这就不是天下为家,不是家天下,也不是别的什么天下,而是公民天下。

以上说的这些,就是在虚的层面上、意识形态层面上的顺应大势、顺应民心作相应调整。这个东西提出来,让人们有信心,党可以变得更加自信,党没有自己的独特利益,人民的利益就是党的利益。

但是具体的走法是怎样呢?别太猛、悠着点,一步步来,不要闹得这个社会整体秩序受到影响的程度。所以我觉得,具体操作可以碎步前进,试点前进,一步步来。比如说司法,司法怎么摆脱行政的约束,相对地独立于行政;再来是基层选举,是不是可以开个日程表,先从乡镇或者到县一级。再来,就是落实党内差额选举。然后,给传媒更大的空间、扶植民间的工会组织等等。

但是,应该有一个日程表。这样就可以让全国人民团结在一个新的目标之下,在一个新的旗帜之下,同心同德,建立一个新的公民权利社会!

转自:争鸣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吴思:建立一个以公民权利为本的社会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