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成怀山:合肥迎接李化平出狱纪实

李化平4

8月9日,为推动大陆民主事业和新公民运动而服刑两年的中文独立笔会作家李化平先生即日出狱,我计划着去合肥义城监狱迎接李化平归来。

8月8日下午,我从苏州昆山南站乘D3058高铁去合肥,与此同时常州的周志远也从常州乘动车往合肥赶。我到合肥南站时,先到的志远等在出站口。我们离开合肥南站打的去了李化平先生服刑的义城监狱看了一会,然后打的去了滨湖镇上吃晚饭。

后来通过湖南欧阳经华老先生介绍,来了三个合肥当地的朋友,分别是黄丰、梁红国和张艳霞,热情的朋友们又点了好多菜,张女士还带来了一罐德国啤酒。我们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到九日凌晨三点,我们遂决定直接去李化平服刑的监狱,凌晨三点二十分我们抵达监狱门口,监狱大门紧闭,我们便在门口一条路边等待天亮迎接李化平先生出狱。

当时蚊子很多,我在随身的包里找到一瓶蚊子药给每个人喷一遍。约四点左右,一辆皖A1833的越野警车在监狱门口停下,后来又陆续来了两辆轿车,总共有十几个人,着便衣。他们将那警车里的铁栅栏收起,腾出空间,往车上搬大碗泡面和矿泉水。他们用合肥方言交谈,我虽不太听懂,仍能听出“汉口”“长沙”等地名,我当时估计他们可能会将李化平先生送往湖南老家;一个当官模样的家伙还问车上导航系统是否能正常使用。

五点十分左右,六七个便衣突然向周志远围过来并问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急忙过去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合肥公安局的警察,我要他们出示证件,几个人急忙在身上掏,终于有一个掏出一张警察证在我面前晃一下。我让他别晃,必须让我看清楚,他又递到我面前仔细看了下(其实我根本也没看,我仅是要他们行为规范)。

接着他们查看我们的身份证后强行将我和周志远、黄丰押上那辆警车,上车后即强行收缴我们的手机;一个便衣还粗暴地让黄丰将身上的公民文化衫脱下反过来穿。送到滨湖派出所后,所里的警察即将我们双脚双手固定在审询椅上(我以为那是传说中老虎凳呢),分别关在三间屋里。

当时我乐观地估计,等李化平先生一离开合肥我们就会放出来。乐观害死人啊!一直等到十点左右,进来一个着便装的中年人,后来我得他姓韩,合肥公安法制队的队长,有一个滨湖派出所警号为002777的胡姓警官配合他做询问笔录。

他在审讯室的电脑上忙乎了半小时,清了清嗓子终于开了金口:你叫成怀山?我回道:对。基本的身份信息身份证上都有,除了这些,其他我一概拒绝回答。他反复问我手机密码、QQ号、微信号,一概回答记不得。这样僵持了一个小时。他开始拉家常,讲他的家里情况,无非是以前怎么样苦难,现在好过了;又从习近平一手抓反腐一手抓经济怎么深得人心,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战乱百姓深受其害、苏联亡国了、美国也有腐败、美国政府也干涉股市房地美房贷美、中国现在堀起了…..等等这些《环球时报》和“央视大裤衩”经常唱的陈词滥调,我一一驳之。

一直僵持到下午三点左右,他实在急坏了,他答应手机密码、QQ及微信号都不要,只要配合他简单做一下笔录就行了,然后送你上去昆山的车。他还给我看了周志远的笔录,说他做完已送走了。我告诉他,我是昨天下午从昆山一个人来合肥的,到合肥后去了监狱门口后来就带这里了。他问谁组织的,我答是自愿的,没人组织。为什么要接李化平,我答:钦佩他的为人。

最后在笔录签名时又折腾了一个小时,我非要确认周志远已离开合肥才肯配合签名,这倒不全是为了志远的安全,主要想看看他们会怎么样处理我。做好这一切,然后他们将我送到合肥南站并在车站警察配合下将我送上开往昆山的高铁,当晚二十点左右到家。

李化平是为我们而坐牢的,虽然我们十几人没能如期接到出狱的李化平先生,但我尽到了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义不容辞。在此,再次谢谢朋友们的关心!并继续寻找8月9日出狱的新公民运动倡导者李化平的下落。

2015年8月10日

江淳编辑、整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成怀山:合肥迎接李化平出狱纪实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