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赵未:孙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旁听记

淄博孙峰

2015年8月11日9时,山东公民孙峰煽颠案,淄博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前几天离淄博不远的潍坊,刚刚审理了国内知名大案,丁汉忠故意杀人案。那天去旁听的公民人数众多,抓了两人,据说是因为不听本地警方劝阻,执意要去旁听,济南公民张金凤在济南火车站被抓,刑拘。济南的公民于新永在法院外无端被抓,刑拘。均关进了济南看守所。

七月十一日大抓律师和维权者,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黑色星期五,山东当局紧随其后,也对公民维权的打压。换个角度讲,这也是当局再破坏自己制定的那部宪法。

七月十一号央视造谣抹黑本人,本人愤然反击。二十一号被北京警方定位抓,后被本地押回老家聊城。管了两天一夜,放了。

春节后出外游记。很累,我想歇歇,处理些个人事。刚刚因为开庭被抓两人,不知这次煽动颠覆案会有没有人去,不知会去几人。

我早晨八点到了淄博中级法院,门前遍布各色警车,众多警员散布在周围,目测法院门前有近百民众,门左树阴下人较多,我一个也不认识,当然更不知是来旁听的公民,还是来维稳的政府人员。

我背包在法院门前溜达,举起手机对法院拍照。

赵叔,你来了。

扭头一看,前几天刚刚开庭的,丁汉忠的女儿丁玉娥来了,她正坐在东侧的花池边。因为她父亲事,她在北京找过我。

我心里自然高兴,至少我进去,有人知道了。

去年四月南乐教案开庭,张少杰牧师被判刑十二年,我去声援两次,被警方抓进县局,扒光打。当时朋友知道我失踪,却不知我出事了,如果朋友知道出事,南乐当局不敢下如此狠手。

人越来越多,来旁听的公民,有北京来的,有临沂来的,有东营来的,有河北来的。

将近九点,律师与孙峰家人来了,大家随之一起涌向法院门口,法警阻拦,告知,旁听人员已经满了。

法院故意使用小审判庭,再将旁听证分配给基层维稳人员。这种伎俩使用次数过多,自然瞒不过众人。

公民交谈的法警,突然告知大家,还有名额。

我听到后,马上拿着身份证往里进,多人随同,突然身后大乱,回头看,抓人了。

我与临沂李向阳过去交涉,还没说话,四个制服警抬一个,将我们抬了百米远,推进警车,我的身份证随即被夺走。

我与第一个被抓的人,淄博老高,不知名,只是知道都喊他老高,俺二人一车,进了淄博房镇派出所。

在所里,被抓的公民,一一见面,八个人。其中我认识一个叫李延香,她因为围观开庭被刑拘一个月刚刚出来。取保候审期。

众人被带到地下室,分别关进询问室,我是六号室。

两个警官询问我,一何来资金,二谁喊来的。拿这类问题问俺,实在是有点有眼无珠。

俺主要谈自己的经历,小事就懒得提了,参与过八九,11年多次参与陈光诚事件,是四个被拘留的之一,是唯一连车带人进去的,光诚逃离村,俺随即被五六十人围家。去年参与南乐曲阜,黑衣进广场了,现场直播了。

警员记录后,又问,如何看待六四,答,就是对平民的大屠杀。又问,你知道政府对六四的定性?答,知道,定的暴乱。

签字,按手印。

结束后,我独自处在询问室,感觉这次至少要拘留了。

刚半年游历,结识许多朋友,这两个月都纷纷进去了,屠夫不用说了,11年就熟悉,今年刚见面的,北京的有胡石根长老,戈平,老木,周世峰律师,翟岩民。济南的有,张金凤,于新永。

我能进去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下午三点,我去洗手间,看守喊,老赵,老家来人接你,快点出来。我听了,没好气的回,等会。

俺看来还是不够资格进去。

出了派出所,我问,七月二十一号从北京抓我回去过,这次还回去?交涉几句,各走各的。

赵未,赵未,又有人喊我,上午有人喊,我很高兴,这次是济南李红卫老师,很温暖。上了车,

四个济南公民旁听案子,听说上央视的我进了派出所,就来找,有一人因在门前拍照也被抓进去了。

他们希望我出去后,再接再厉,继续反击央视。

被抓的陆续放了,淄博老高,青岛李延香,东营云声,临沂李向阳等等。淄博的高斌长翟云国被拘留。

我告诫那些警员,围观不可怕,如果不想自己惹麻烦,就不要耍横,要老实点,说不定那会天就会变,别惹祸上身。

公开审理,却不让旁听,是虚弱还是强大,各自解读,俺认为是前者。

赵未,八月十二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赵未:孙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旁听记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