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匿名:被煽颠的孙峰与丧心病狂的淄博恶官

淄博孙峰
山东淄博市,孙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8月11日开庭。

前一日,坏消息就不断传来,当地的朋友刘相文等早被控制不让去旁听,更有如枣庄的邵泽海等早到的朋友被原籍警方押解走。

11日七点开始,淄博市中院大门前,警察、特警、便衣警察、交警几百人的阵容严阵以待。周边地区也是层层用警力设控,动用多少警力,没有准确认定。

从八点开始,各地旁听的公民陆续到来。有一当地的中年妇女举着一个东西挡着太阳向法院接近,被疑似举牌,几个如狼似虎的官方人员拥上去,先行把其带离。

几十个便衣警察,适时地混进前来旁听的人群中。便衣数量与前来旁听人员并不多是一比一的比例。这些便衣随时制止着每一个旁听公民照相,但是不停地给旁听公民拍照。

是上午九点整,警方先把淄博市中级法院唯一通道的前面公路东西两端一公里处的封锁,不但不让人通过,走路的人被严格盘查。法院大门前小广场上,按早观察好的对象实施对前来旁听的公民抓捕。当头儿的把手向某人一指,五、六个各种身份的官方人员便马上涌上去,把人控制,有的被抬着四肢,有的被拧着带向警车。

被抓捕的八人是:李向阳(临沂)、李延香(青岛)、高斌长(淄博)、赵未(聊城)、翟云国(淄博)、崔炳合(河北沧州)、王建平(临沂)、被错抓的淄博女便衣(因为在抓人时拍照)

被抓捕的人,被押到淄博市房镇派出所。

整个过程中,有用手机照相的公民,随时被身边的便衣制止或是把手机抢去。

李向阳及当地的高斌长翟云国是早准备好要抓捕的,抓捕其他人是看现场的活动情况随便决定。

高斌长在人群中,率先被一指挥抓捕者一指,几个如狼似虎的特警及便衣扑上去,把他重重地按跌在地上,旋即抬向警车。

翟云国也是如高斌长一样被押上警车。

李向阳在人群中,突然看到高斌长被几个武警拖出人群向警车去。这时官方显然还没有确认准谁就是李向阳,有便衣说“抓李向阳的抓错了”,这显然是用技术手段观察确认要抓的人。李向阳从人群中冲出来,向前跟了几步喊“要抓的是我”,接着就是身边的便衣涌上来接着是武警涌上前把他控制、抓捕。

临沂市的王建平长相与李向阳有相似处,为了保证李向阳不漏网,也被抓捕。王建平是一个行事低调的人,且是一直站在法院门前广场之外的路沿石之外。他被抓捕后警方验明正身不是李向阳也没把他当即释放拉向拘押地。

其他几个人被抬死猪一般抬上警车。

其中有一个是官方的女便衣,也被错抓上车。

平灵敏因为与到场的人说话较多,被即时指定为抓捕对象,她拿出旁听证与身份证,被确认是孙峰的妻子终于没被抓走。

这战场边,停靠的娇车从牌号看,官员身份足够级别,当地的公民指认出市淄博市政法委书记韩国祥、张店公安局长刘振山亲到现场指挥。这足见该抓捕行动级别之高。

午后,有十几位前来旁听的公民来到淄博市房镇派出所,询问被逮关的人的情况。警方如临大敌,王传辉等六人随即被抓捕。

当时没被抓捕的前来旁听的公民,被驱散,部分人重新聚集法院东的一片树林,陆续前来的旁听公民汇集来,也随时有公民离去,这里到来的人虽然前后总计约六十人,但是保持在场公民在10到30人左右。就在这人群中,有几十官方便衣穿插在其中,周边被强大警力环绕。一旦发现谁有用手机拍照的嫌疑,马上有便衣向前抢夺手机。

法庭内,除了孙峰的四个亲属外,无一其他公民旁听。旁听席上占满了官方人员。森然恐怖下,蔺其磊、吕洲宾两位辩护人以及孙峰本人,以沉默应对了整个庭审过程。律师与当事人如此的原因有二,一是,对所提的管辖指定请求既没允许也没有因为不让外来非官方旁听人员旁听;二是因为法庭不让外来公民旁听。

最终是,淄博以外的人被当地公安警方押回原藉,淄博市的高斌长及翟云国被拘留。

(李向阳搜集各方面信息整理)刚搜集来信息,河北沧州的崔炳合手机还不通,可能还没得到自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匿名:被煽颠的孙峰与丧心病狂的淄博恶官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