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何小莲:黑暗弥漫开来,让人恐惧——为李化平出狱而记

李化平夫人

8月9日,是个什么样的日子?我和孩子在等李化平的消息。两年前,李化平因参加合肥张安妮事件,被合肥市蜀山区法院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说是张安妮事件,但我和化平都很明白,真正让当局紧张不安的是他所积极推进和倡导的公民运动。主张教育平权、非暴力运动以及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精神,何以如此触痛这个当局脆弱的神经?从2013年8月10日到今年8月9日,整整七百三十个日日夜夜的生命自由,就这样轻轻忽忽地被国家机器抹杀了。

我和孩子在等他的消息。我知道,他会第一时间和我们联系,我在等他潇洒地说:我出来了!我曾那么坚信,牢狱生活会让爱读史、善思考、钢强如铁的他更清醒地认识现实,思索真理。但我现在突然很怕,天底下有这么一种监狱,它不是为窃国大盗、杀人越货者所设,而是为关押良心!人们向来以“良心让狗吃了”形容恶人,狗自然并不食良心,但国家机器这只魔兽,却肆意地吞噬着社会良知!很多年来,李化平总是自豪地以纳税人自居,骄傲于他为社会贡献了诸多工作岗位,但最终因为持守良知而构罪,被由纳税人供养的国家机器关入监狱。

8月9日,是个什么样的日子?我和孩子没有等到任何消息;我给朋友和家人发送信息,也没有任何有关李化平的消息。这一天的凌晨,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警方要竭力阻止李化平与家人和友人相聚?李化平在被囚两年之后、刑满获释时却不知所踪!网络消息称,8月9日上午,来自各地的十多位公民前往合肥义城监狱迎化平出狱,结果非但没有见到化平,他们本人反而被警方带走,甚至遭酷刑。警方关心的是:谁是迎接李化平出狱的策划人?谁组织去的?什么时候去的?怎么知道他今天出狱的?来的还有谁?是不是约好的?等等。

李化平仅仅是为了履行公民精神,而获刑二年,而在他出狱时,当局却剑拔弩张,风声鹤唳。面对一个公民,强大的国家机器有必要这么紧张吗?他们到底怕什么?网友们前去迎接李化平出狱,不见人影,难道他刚出小监狱,就又进了大监狱?

8月9日,是个什么样的日子?二年前的此时,我终于从美国回到了上海。那时,李化平正在警察的追捕中,躲在广西山里。因为网络信号不畅,再加上他不得不停地换手机,我们的联系断断续续。他一直认为我选择了一个最坏的时间回国,他怕我和孩子受到牵累。那时,他说要从广西往上海方向奔,不能坐飞机火车,要乘汽车,一站一站地靠近上海,再另想办法在上海周边什么地方一聚。他说“特务”在跟踪,我几乎不能相信那是真的。这不是“歌舞升平”、“大国崛起”的时代吗?我仿佛置身于小时候看到的小说和电影中的情景:英勇的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中,被窃听、被跟踪、被抓、被杀。时代毕竟不同,当今政府多出了些新花样:“被失踪”、“被出国”、“被旅游”,甚至“被自杀”。那时候,国民党要干掉的是“土匪”;现在遭难的是良心,是公民的良心!

那年,从美国回到上海,我最终没能见到李化平。他在赶往上海途中,于长沙被捕。之前,他告诉我,他不怕做牢,怕的是新公民的力量受损。他自信他总能为新公民运动做些什么。在许志永被捕入狱之后,已是山雨欲来,他随时准备承受厄运。在他被捕之前发给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当时他刚完成的一篇文章:“新公民运动:形势与任务”。在他个人自由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发出了这样强有力的声音:“当局选择对最理性、最健康的公民力量集中镇压。关押公民许志永的实质,就是对文明与良知公然宣战。”

8月9日,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人们照旧过着幸福的日子,不必理会阳光下的罪恶。我们不敢指望太多,只是想象身陷囹圄二年的化平,可以自由地从监狱走出,可以沐浴好人和坏人一样都可以沐浴的阳光,可以和亲友相聚······但黑暗弥漫开来,让人恐惧。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何小莲:黑暗弥漫开来,让人恐惧——为李化平出狱而记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