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萧三匝:问责不是“口炮”,大火还没把你烧醒吗?

天津 化工 爆炸

天津大火,举国不安。愤怒像潮水汹涌,空气令九州窒息。好在,这一次,人们没有仅仅止于祈福。舆论的关键词是:问责。

那就说说问责吧。在我看来,“问责”只是一篇文章的开头,但遗憾的是,很多评论刚说了“问责”两个字就早泄了。

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天津 化工 爆炸

我们必须进一步追问。至少有这几个问题是需要追问的:

一,谁来问责?显然,所有公民都是问责的主体。即便如此,更有责任问责的显然是代议机关和媒体,前者是“最高权力机关”,后者是社会的“第四权力”,它们不来问责,即便老百姓的问责声沸反盈天,最终不过如天津的这场大火,熄灭以后,当地或许还能盖一座美丽的公园呢!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所谓“主流媒体”再次灌满了鸡汤、鸡血,而天津人大“悄悄如别离的康桥”!

二,问谁的责?当然是官员。问题是,哪一级官员?区长?市长?还是别的?说到底,中国近年来人祸的根源几乎都可以归结到发展主义或唯发展论上来,谁又该为发展主义承担罪责?我们天天说不能唯GDP是论,但我们用什么制度保障所谓和谐发展?我们在“狂奔”中出了大问题,但为这些问题开出的药方难道不是“飞奔”吗?什么先做大蛋糕,再说分蛋糕的事儿,问题是这个“先”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况且谁都已经看见,有人早就分到大蛋糕了,否则还抓什么大老虎?

三,问什么责?我们是否有问责细则?人祸与责任之间的具体对应关系是什么?负责说起来简单,到底负什么责?难道只是引咎辞职或撤职吗?在某些事件中,相关官员是否已经犯了罪?什么罪?渎职罪!就算是辞职或撤职吧,如何保证被辞职(撤职)的官员从此就永不叙用?那些被辞职(撤职)几年后转任他职的人还少吗?有人一定会告诉我,我们当然有官员问责条例,但老百姓都知道这个条例、认可这个条例吗?谁制定的条例?往深了说,哪些责老百姓有资格问,哪些责我们没资格问呢?

天津 化工 爆炸

天津大火是否敲响了发展主义的丧钟?如果没有制度化的问责体系,我倾向于认为,天津那阵阵巨响,终将幻化为一串爆竹声而已。事件过后,照样是欢天喜地,崛起、崛起!难道不是吗?

天津 化工 爆炸

有人说,中国政治与西方不同,他们讲权利,我们讲责任,这纯粹无稽之谈,权责如何能截然两分呢?不过,从现实的角度讲,中国的进步,或许正是从问责人祸开始,那我们就认真问一问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萧三匝:问责不是“口炮”,大火还没把你烧醒吗?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