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木然:谁比谁更坏的逻辑为何能风行?

现在有一个奇怪的逻辑,这种逻辑,就是谁比谁更坏。比如,有人说中国反右是错的,于是就有人说,美国也有迫害共产党的麦卡锡主义。有人批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非正常死亡事件,于是就有人说,美国历史也有不堪入目的一幕,如白人杀印第安人。有人批评中国民主发展不正常,于是就有人说,美国黑人也有没有平等权的时候。

总之,只要有人批评中国的错误,就有人把美国的错误拿过来为中国的错误顶包。

通过别国的坏来证明中国错误的合法性和正当性甚至合理性,这大概也可以称之为中国逻辑,或者说是中国逻辑的一部分。只是这种逻辑,是不想学好的逻辑,是想进一步学坏的逻辑。这种坏的逻辑,终究会引向中国走向专制暴政之路。也可能有人会说,专制暴政的逻辑是有的,但现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现实不存在,那么何以解释血拆呢?何以解释一些警察 成了公权力的家丁呢?甚至成为黑社会的家丁呢?

这种谁比谁更坏的逻辑为什么能够风行呢?为什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呢?这恐怕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是值得注意的。这些原因,有的是权力本身带来的,有的是社会带来的,有的是因为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但如果权力足够理性与宽容,那么谁比谁更坏的逻辑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市场。

其实还是公权滥用惹的祸。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的盛行。历史虚无主义就是不尊重历史事实,用权力对历史进行意识形态的裁减。在权力意志的支配下,真的可以是假的,有的可以是无的。同样,假的可以是真的,无的可以说成是有的。这种对历史的裁减恰如奥维尔的《1984》,黑即白,白即黑。权力说有则有,说无则无。通过权力的裁减,人们接受到的历史、被灌输的历史、被洗脑的历史都失去了历史本来面目,甚至变成了历史的碎片。人们一旦接受到了真实的历史,反而不适应,反而觉得丢失了历史的根,于是他们就会自觉地主动地用虚假的历史反对真实的历史,用意识形态的逻辑反对历史的逻辑。北大甚至有一教授称不要盲目地去追求历史的真相就是用意识形态逻辑反对历史逻辑的新样板。

第二,建设现实合法性的需要。现实合法性必须建立在历史合法性基础之上的。如果历史合法性丧失,那么现实合法性就会被抽空。历史合法性如果不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的,而是建立在虚拟的基础之上的,或者是建立在伪造的历史合法性基础之上的,那么一旦还原为历史的真实性,虚拟的或者伪造的历史合法性就会被揭穿,就会因此坍塌,就会发生多米诺骨版效应,现实合法性就会受到严重冲击,甚至失去现实执政的合法性。这方面苏联有过这方面证明,众所周知的苏共二十大也让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受到极其强烈的震撼。所以,为了建设现实合法性,有时候必须启用谁比谁更坏的逻辑,有时候不得不启用谁比谁更坏的逻辑,有时候为了仓促上阵也得启用谁比谁更坏的逻辑。

不过,谁比谁更坏的逻辑必须管用,否则就得弃用。

第三,既得利益集团对抗改革的需要。从中央打倒众多大老虎来看,这些老虎固然都有不同的特点,腐败的招数也是五花八门,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在意识形态上都具有惊人的一致性。如,他们都反对普世价值,反对宪政民主,反对公民社会,都愿意树立敌对势力。也正因为如此,一旦人们说中国社会不好,他们马上就会说,西方也不好,西方也有诸种坏毛病。他们通过诉说中国被裁减的历史证明他们反对西方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进而通过这种方式反抗改革,保护自己的切身利益。

谁比谁更坏的逻辑还有另一种妙用,即用来证明自己对政治的忠诚,对权力的依附,对社会进步的蔑视或无视。

第四,搅乱中国政局的需要。这个社会,无论是反体制之人还是拥护体制之人,无论是获利之人还是失利之人,无论是上层社会还是底层社会,无论是中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虽然对于稳定的需要不同,但对稳定本身的需要是相同的。有人正好利用了这一点,通过谁比谁更坏的逻辑来骗取虚假的稳定,通过虚假的稳定也虚构历史,虚化历史,进而通过虚构历史或虚化历史的目的来扭转中国真实的走向宪政民主的改革。比如,中国历史上宪政失败了,那么现实搞宪政也必然失败,中国历史上自由主义失败了,那么现实历史主义也失败。可他们却忘记了,中国历史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的独裁失败了,那么也应该得出现实如果这样做也会面临着同样的下场,只是这种历史逻辑,被屏蔽掉了。

谁比谁更坏的逻辑其逻辑本身即是恶,把恶的逻辑推而广之,从而获得作恶的安全感,甚至获得作恶的使命感,快乐感,快慰感,那么这个社会的道德与信仰就全然没了生存空间。

转自:思想者博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木然:谁比谁更坏的逻辑为何能风行?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