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悔之:从一对“叛国”新郎、新娘想到的

作者按:小杨和小哎是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年轻夫妻。半年前从微信中得知他们万般无奈去了泰国后,我曾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他们的故事。并希望他们在异国他乡遇有困难时联系我。然而,半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他们的信息。心里十分挂念。特将半年前旧文发出。有知其下落者还望转知鄙人。

这些天,一直十分牵挂一对远在曼谷的新婚夫妇——小杨和小哎(为了不给他(她)们添更多麻烦,这里只称他们的姓)。一想起他(她)俩,胸口便隐隐作痛……

为何十分牵挂他(她)们?这得从一则微信留言谈起——一个月前,收到小杨、小哎的喜帖,说:“元月18日,我俩在广州××酒家举行婚宴,敬请李老师光临。”

收到喜帖,十分高兴:小杨,是我三年前认识的一位江西小伙子;小哎,则是两个月前在广州的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一位来自阿凡提故乡的一位美丽新疆姑娘。得知两位相隔万里的年轻人从志同道合的朋友成为一对幸福的伉俪,作为他们尊重的长辈(两人都比我儿女小),怎能不高兴呢?

杨崇、哎乌

就在接到他(她)们喜帖后不久,一个令人遗憾的消息就传来了:婚宴前几天,他(她)俩被广州有关部门“送”回小杨的老家江西了。原因是:小杨是广州有关部门的维/稳对象——这小伙子在广州打期间,不是安分守己,而是学“哪里有不平哪有我”的济公同志,经常参加公/民/维/权/活/动,且“屡教不改”,因而惹得国家很不高兴。国家不高兴,问题很“盐重”——听说他(她)俩在元月18日要在广州某酒家举办婚宴,革命警惕性极高的有关部门果断地在14日将他们“护送”回原籍。

对广州有关部门的做法很感无奈,小杨、小哎并没作太大反应:广州不让举行婚礼,在俺家乡举行婚礼总不会碍着谁了吧?然而,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家乡有关部门也深恐他们的婚礼会影响当地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因而,从广州的战友们手里接过小杨、小哎后,直接将他(她)俩“请”进鄱阳湖大酒店让两人“学习法制”。直到他们18日他们原定的婚宴之日过后,才解除两人的“学习”。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1月25日,当回到广州的小杨、小哎两人十分低调地张罗了两桌酒席宴请一班好友时,有关部门又找上们来,采取革命行动将他(她)俩“请出”广州……最后,两人忍痛离弃祖国母亲,去了人生地不熟的泰国……

我是从微信中得知他们去泰国的,看了小杨的微信帖子,胸口不禁一阵作痛: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两个相爱的人结婚办一场婚礼而不得,在民国时期还可以在刑场举行婚礼呢!为什么我和小哎作为合法的公/民而不能呢?国家,请你告诉我!

之前,小哎几份在广州的工作被有关部门人员骚/扰丢掉,我们已经无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致使小哎的抑郁症一度复发,几次过度饮酒后试图自杀被我阻止。乐/森/萍姐的悲剧发生后更增加了我的担忧,我不想这样的悲剧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所以我和小哎一致决定逃离。我们于2015年元月28日凌晨踏上了泰国的土地,来到泰国后我们的命运将如何,我们一片茫然,960万平方公里难道没有我和小哎的立足之地吗?恳请一直喜欢并关注我和小哎的朋友们继续关注我们的命运,谢谢朋友们!

看到小杨的帖子,当天我失眠了……

这些年,我接触过不少与小杨、小哎一样不幸的人。仍至更不幸的人——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参与公/民/维/权/活动。由于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原因,事例这里就不举了。

我之所以一想到小杨、小哎心中就隐隐作痛,就失眠,是因为也有过类似小杨、小哎的遭遇:在2011年之前,在广州经商的我,是“两手抓,两手硬”——一边经商,一边从事公/民/写/作。曰:“以商养文”。有时还参与公/民/维/权/活/动。为此,租赁的商铺三次被逼迁。为此,带来的不但是巨大的经济损失,更给家人带来心灵的/恐惧。所以,对小杨,小哎之痛,可谓感同身受。同时,也为两位年轻人目前的处境深深担忧——身在异国他乡,既有语言沟通的问题,也有人生历练毕竟不够和缺乏专业技能的问题(这点是我的猜想,因为我与小杨只在公共场合聚会时见过几次面,从未作过深谈。)。

正因为想到他们之难,今天下午,我通过微信,要小杨发一个银行账户给我,想资助他一笔生活费用。他回复的原话是:“国内的账号,这边的没有,现在也不需要,等以后有需要了再告诉你吧。”

没帮上小杨,心中很感遗憾。但令我欣慰的是,精神上已皈依基督信仰的小杨和小哎,在艰难的环境下,仍到曼谷的教会听牧师的布道/两人将于下星期受洗归主。我坚信,两位年轻人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将会更加坚定、踏实。愿神赐福、保守他们。

今天谈小杨、小哎的不幸遭遇,是想告知一些平时较少关注类似小杨、小哎这个群体的人们:不但要关心、关注为中国民/主/进步作贡献的精英、名人,也要关注、关心类似像小杨、小哎这样一直默默无闻地为祖国的民/主进步作贡献的边缘和低层人士。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可能伸手帮帮他们。唯此,我们的祖国和民族才会更加地走上光明之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悔之:从一对“叛国”新郎、新娘想到的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