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爱嘉:赤壁五君子之黄文勋的父亲受恐吓

黄文勋

爱嘉带着孩子来到广东省惠州市,听说我要来,惠州几个热心朋友主动联系我来接我们母子一同前往博罗县柏塘镇鹅寨村。早就听去过的朋友说黄文勋家比较偏远,进去大山的车不多。小轿车大概行驶了三个多小时才到鹅寨村村口,村口大路边十分漂亮的房子就是村委会,紧挨村委会是村里唯一的商店。 一路不停赶车,到门口才知道还是两手空空,进店想给老人买些东西,山村小店也没有多少可选择的,最后买了两瓶酒和一箱八宝粥。后来才了解到,村里唯一的商店原来是村组长开的。村委会正北面就是黄文勋家,但是被高墙拦住了,要往旁边的山路绕过去。终于到了黄文勋家,这里高山环绕,黄文勋家依山而建,房子是老瓦房,简陋但干净!看得出老人是爱干净的人。老人一口客家话十分难懂,一路来的也只有两位朋友能与老人交流。来之前我总有种感觉就是一定要陪老人住几天才能体会老人所困所需。尽管朋友们一再好心劝说这里条件太艰苦带个孩子更不方便,但见我执意,朋友们就用客家话和老人沟通,老人同意我们母子留下!不知不觉这时已是黄昏,朋友们得赶紧回去了否则天黑山路就不好行驶,匆忙道别后,就剩下我和儿子还有老人。 天黑了,老人在忙活着给我们做晚饭,我赶紧去看看房间准备住下啦!老人难懂的客家话,但文勋两个字却是接近普通话比较好懂,老人带我到文勋房间,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大概是说到处是书,说时面带笑容,看得出老人因文勋的好学自豪。好几年没在家了,蚊帐已有很多灰尘,床上也有湿气。简单铺下先凑和一晚上吧。

第二天一早我准备去村里买点菜,但还是迟了,老人已经买好了,这里过了六点卖菜的就收摊了,而且菜也仅仅只有猪肉。正准备做早餐时邻居过来了,三十来岁的样子,端着一大盘汤,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说让我和孩子先解决早餐,他们本地的姜汤快趁热吃,我连忙感谢,朝老人望去以为老人也会感谢他的,没想到老人不是很高兴,一边面无表情的和邻居用客家话说着话一边给我们做早餐。我听不懂他们的客家话,见老人不热心我开始还怀疑是不是和邻居吵架闹别扭了?我就和他聊天想打破尴尬气氛,我跟他打听买菜哪里买,坐车怎么坐?他都很热心回答我,但也爱问我问得比较详细,问我是老人什么人?来干什么?出于友善我简单回答:我是老人儿子黄文勋很好的朋友,看望老人的。一般邻居问到这就不再问下去,但他不同他还接着问我看老人干什么?还问我听不听得懂老人讲话?我心里开始警觉但还是如实回答:如今儿子几年不在家,老人身体又不好我就带孩子来看看。后来才了解到这热心的邻居原来是专门负责盯着黄文勋家一举一动的村干部,后面我简称他为小组长。小组长家里有一个十来岁的儿子,两层楼楼房,紧挨黄文勋家西后,也是依山而建。

吃过早饭太阳出来了,我赶紧洗蚊帐晒被子,准备多陪老人住几天。尽管语言沟通困难,但老人话不断的,我努力的听着希望能够听懂一点点,有时候通过老人神情和个别接近普通话的字,猜测老人的意思,老人也十分想我能听懂,有时候也录音发给热心朋友帮忙翻译,发现老人多半是在谈论黄文勋小时候,老人对儿子的思念在这时已分外明显。

下午二三点的样子开始乌云密布,老人提醒我收被子,被子衣服刚收进屋就开始下起雨!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这时屋内也叮叮嘣嘣的滴水响,老人在四处检查没有接住的漏水赶紧拿桶接上,我跟在老人后面看,发现客厅厨房房间没有一处不漏水的!

晚饭老人跟我多次提到好几次身份证的事情,老人客家话听不懂只听到身份证的发音,看神情老人在说很重要的事,于是我打电话给当地朋友让她帮我听听然后翻译给我听,这才知道原来老人是想我帮他找回他的身份证,说可能在黄文勋叔叔手上,但又没有黄文勋叔叔电话,说是村干部有黄文勋叔叔电话。网上还有去过的朋友说身份证在村干部手上,连银行卡一起。村里都是小孩和老人,而且都看起来不敢靠近的样子,我只好去村里商店打听,才知道店老板是村里几个小组的总组长,而且黄文勋隔壁那位热心邻居就是黄文勋家那个组的小组长。午饭时见他在家,我就去拜访他,问他要黄文勋叔叔的电话,他显得十分紧张,一再问我要电话号码做什么?我一再解释说来了想跟他叔叔打个电话打声招呼只是礼节问候而已,小组长说他帮我打,电话通了是客家话我虽然听不懂但从对方说话神情像是在跟上级请示什么,于是留心录音下来准备给网友帮忙翻译。但是小组长说他是在跟黄文勋叔叔打电话,他叔叔说不愿意和我讲话,我说对方明明是女人声音嘛,小组长又改口说是叔叔的老婆说不想跟我说话不能把电话给你。这么明显的谎言我开始激动了,当着他儿子的面质问他,黄文勋的父亲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是不是他拿的,他说没有,我说希望你没有说谎,你作为村干部擅自押老百姓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是违法的!我就是为找回老人身份证来的!

还没来得及发给网友翻译我偷录的小组长电话时对话,晚上九点左右柏塘派出所上门查身份证,翻查行李,还说我没带户口本无法证明小孩是我的小孩!软硬兼施的要我去村委会配合做笔录。在做笔录时柏塘派出所队长对我凶巴巴的说他们完全可以送我去国保大队就有我受的,老实点什么都交代了!我说我就是看望老人也违法吗?没有证据你们抓我是违法的。柏塘派出所队长厉声喝道:有几个有证据的?不也关起来了?我完全可以把你关24小时!

做笔录的是辅警,辅警重复几次问我为什么来看望老人,我都是回答因为和老人的儿子是好朋友,好朋友被关在湖北赤壁两年多了,来看望老人。可那辅警说我不老实,我很疑惑,辅警接下来的话我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辅警说怀疑我是来勾引老人,偷老人的钱,还说老人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是我拿的,我一反驳就被呵斥,我就干脆不说话看他想干什么。最后辅警说他们只要让老人承认任何一项都可以给我定罪关我几年,还说我们肯定有什么组织,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送我母子二人来这里。还劝我第二天就离开,否则黄文勋叔叔一生气打我,他们也帮不了,这时我知道了无非就是逼我离开,无非就是不要我过问老人身份证和银行卡的事,考虑孩子我答应了天亮离开。

第三天准备把孩子送出去再和朋友商量回来如何做的我拉着行李准备走,老人拦住了我,听不懂老人的话但重复身份证几个字,我感觉老人是要我帮他找回身份证再走。既然老人留我,于是我们留下了,联络网上朋友找黄文勋叔叔电话,但是还是没联系上。不一会隔壁的小组长上门来了和老人用客家话争吵着,又改用普通话跟我说帮老人挂失身份证再补办一个,但需要三个月左右时间,意思我不用在这里等等不起的。下午下大暴雨难怪老人不让我走呢 ,但是晚饭后老人跟我很严肃的聊天,我又打通附近朋友的电话让她帮我翻译,才知道老人又要我走,怕我被抓,还教我怎么坐车,让我留下详细地址好等黄文勋回来后联系我,叫我给他写信…老人的一系话让我依依不舍,心底暗下决心,不管多忙车票多难买,我都要多来看望老人!

第四天一早6点,我带着孩子去村委会旁边的车站等车,这个山沟沟一天只有两趟早晚往返博罗县的公交车,早上往7:00返9:00,下午往14:00返16:00错过了就没有了。我带着孩子去柏塘镇上买蔬菜水果和老人手机和电话号码。返回时错过了九点的回程车,只好花了20元坐了二十多分钟的摩的回来赶午饭,午饭后免于老人的担忧,愛嘉带着孩子搭上下午二点的公交车离开了这个偏僻美丽的鹅寨村,但还会回来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爱嘉:赤壁五君子之黄文勋的父亲受恐吓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