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荻:“同案”胡石根

胡石根

胡石根又失踪超过一个月了。

去年五六月间,我跟他一块参加六四研讨会,一块被关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六四研讨会的案子里,我跟他都纯粹是陪绑而已,大概只因为我们以前都坐过牢吧。胡石根在会上说的话,我是一句都没记住(其实除了秦晖的之外,别人的发言我都不记得),只记得他罗罗嗦嗦地说了老半天,让我很不耐烦。

那时我对胡石根的印象,就是他喜欢发表很有领导风范的又臭又长的演讲,让我避之不及。出来之后,听朋友讲,胡石根在里面对预审说,开会的十几个人,他一个都不认识,提到浦志强和我时,他都用“大高个”和“胖姑娘”来代替;他拒绝在所有的笔录上签字,预审让他随便说点什么,他就给他们讲了两个小时的道。这让我觉得他也不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朋友还说,老胡说一看伙食有鸡蛋牛奶,比他在家吃得都好。我听了有几分心酸。现在一看每天早上有一个鸡蛋,牛奶一星期才有一次,而且质量很差,都不知道是牛奶里掺水,还是水里掺牛奶。虽然比起过去是强了不少,但也远远没到比我在家吃得好的程度。于是我就请他吃了顿饭,听他聊。

我发现,如果不在一群苦大仇深的反革命分子中间,他还是很有趣的一个人。他说,二十多年前他就在当时的北看现在的一看待过,所以这次进去的时候警察们都跟他套近乎,说的话一般都是:“胡石根!你还认识我吗?当初我就是个小警察,现在我已经是什么什么领导了……”他还说,这次待的时间太短,要是再多待几个月,他可以把学习号(也就是号子里面的老大)的位子抢过来。我取笑他说,颠覆不了国家政权,先颠覆个号房也不错。

他说,他用赵紫阳的口气对预审说:“我老了,无所谓了,”还说某位同志进去之后说:“我来晚了。”我想我要再进去的话不妨跟他们说:“你们啊,不要老想是着搞个大新闻,把我批判一顿……”

后来一个做微信公号的朋友采访了胡石根,听他聊监狱里的那些事儿,讲他怎样当“牢头狱霸”,怎样跟越狱抢劫犯鹿宪洲当狱友。不过这篇访谈直到现在也没有刊登出来。

现在胡石根又失踪了。朋友说,周世锋的案子大概跟他没什么关系,可能就因为他是老反革命,说话又很有领袖范,让人误以为他是领袖了。但愿如此。

希望他能赶紧出来,就算出不来,至少也要让人知道他被关在哪了,希望他能得到好的待遇,起码每天都要有鸡蛋和牛奶吃,怎么也得让他比在家里吃得好。

转自:自由亚洲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刘荻:“同案”胡石根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