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許志永文集】公義的心


6月18日下午「公盟」志願者袁先生帶來一位于先生尋求幫助,
他說他的父親闖美國使館後被地方政府打死了,17日早上屍體被扔到
河北滄州老家的院子裏,頭上有幾寸長的傷口。他突然跪下,懇求一
定要幫他父親伸冤,說他父親之前就受到過地方政府的死亡威脅。

 
我厭惡黑監獄,北京有很多這樣公然犯罪的窩點,不管上訪原因
是什麼,打死一位76歲的老人實在太過分了。第二天我收到了照片,
可見老人頭上清晰的傷口,悲憤之下配圖片發了這樣一條微博:「這位
76歲的河北滄州老人叫于汝發,為司法不公上訪12年,上週四第二次
闖美國使館,被三里屯派出所帶走,之後警方說他被地方政府接走,
週日他的屍體出現在老家院子門口,頭上有傷痕。昨天他躲在北京的
兒子尋求幫助,我告訴他首先保存好遺體,可他的家人受威脅可能要
被迫火化,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當天這條微博在騰訊和網易都轉發上千條,很多人表達了和我一
樣的憤怒。正考慮下一步如何幫助他們,6月21日早上我接到袁先生
的電話,他說實際情況和網上報道有出入,他當夜和于浩波一起去了
他家,聽他家人和鄰居說,老人被送到村口,自己走回家,當時頭上
沒有傷,是當夜受傷死亡,傷口不排除是半夜出去解手跌到了磚頭上
所致,當然也有可能深夜一出門被人打死。我很震驚,這可不是一般
的出入,我怎麼能這麼輕率發出虛假的消息?

 
我立即發微博致歉:「誠摯道歉:前天發出的河北滄州76歲老人
于汝發闖美國使館後死亡事件,為提供法律援助志願者前去當地調查
核實,發現老人被送回家時沒有受傷,第二天凌晨家人看到他倒在屋
外,目前屍檢正在進行中。我偏聽其家人的說法並在拿到照片後發出
消息,可能對大家有誤導,非常對不起!」後來又在推特上轉發。

 
這個道歉自然引來我不夠謹慎的批評,還有人指出我不夠誠懇,
明明就是誤導了大家怎麼還說「可能誤導」?但沒想到居然引來了另一
種激烈聲音,有人指責我公然撒謊,依據是某網站對于浩波的採訪,
於說他對父親的亡靈發誓,根本沒有義工去過他家調查。後來知道這
可能是他誤會了,不知道袁先生是我們的義工。但在當時,說真話反
被指責撒謊,甚至被指責是屈服於國寶壓力而撒謊,我極其厭惡。但
如果攻擊停留在小範圍內,我沒打算回應,可是過了兩天艾未未、劉
建鋒等人也開始質問,一句「普通撒謊」把這件事和錢雲會之死調查
報告連在一起,上升到個人品質問題,我必須回應了,這已不僅是個
案真相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底線倫理問題。

 

回應時我說「我厭惡流氓暴政也同樣厭惡流氓無產者不擇手段」,
對不起,這句話不該針對具體的受傷害者。但我真的極其厭惡不擇手
段,這不是立場問題,這是底線問題。

 
專制政權常常不擇手段,他們系統地偽造歷史,說自己是抗日戰
爭中流砥柱,說劉文彩是地主惡霸,說說自己多麼偉光正。這是我們
要反對的。可是,我也很遺憾地看到,很多反對專制的人士也會不擇
手段,以專制的方式反對專制。

 
錢雲會之死調查報告第一版一直是我的遺憾,有些細節不準確,
公佈太倉促了,雖然不是倉促發佈的主要因素,但我為發現事實的自
滿和搶先發佈的自私衝動深感愧疚。還好,我們對事實真相的判斷沒
錯,更重要的,我們沒有背棄自己的底線。當我們發現真相是交通事
故,我們努力把正義建立在土地維權真實的苦難歷程上。然而有人不
在乎我們的報告說了什麼,不在乎村民最後能得到什麼,也不在乎清
楚記錄事故前後過程的13段視頻講述的真相,他們只在乎自己的立
場,在乎的是我們居然幫政府說話,他們憤怒地指責我們破壞了這麼
好的革命機會。

 
雲南「小學生賣淫案」,本來警方有過錯,那個晚上他們誤抓了
陳艷(化名)上小學的妹妹,家人去找警方討說法,警方也答應賠償
17,000元。就在這時一些朋友在不瞭解真相的前提下行俠仗義,試圖把
正義的支點建立在「陳艷根本沒有賣淫」的基礎之上。輿論聲勢迫使
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半年前陳艷有賣淫被抓的記錄,「陳艷」就是那
次被抓的化名,於是他們繼續追查證據後反擊,結局是陳艷被收容教
育半年,其父也被以「容留賣淫罪」入獄。我看了全套卷宗並核實了
一些細節之後寫了一篇短文「真相是正義的前提」,只是想告訴大家汲
取這個痛心的教訓。但很遺憾,理性的聲音受到人身攻擊。

 
固守自己的偏見也可以理解,畢竟大家沒有去過現場調查。可怕
的是,攻擊對手時明知道真相或者完全不顧真相。

 
有人說,我們的立場有問題,我們的定位應該是批評者。我們的
立場是公義,從未改變,在一個極端不公正的社會,公義的立場也就
必然站在弱者一邊。我們曾努力讓人們關注錢雲會之死背後村民艱辛
的維權路和制度的不義,也曾試圖幫助村民從電廠獲得更多賠償,只
是很遺憾被解除代理關係而終止。我對「小學生賣淫案」發表看法是
在陳艷的父親已經定罪之後,對於他們一家的遭遇深感痛心。于汝發
之死事件,即使我感到受騙,道歉時也沒有公開自己對死亡真相的推
測,回答網友質疑時只說「死亡原因待確定」,如果不是受到越來越廣
泛的攻擊,我不願回應,是怕傷害他們。

 
我當然想聲討黑監獄,那麼多人被非法拘禁、毆打,包括我本
人,宋澤因從黑監獄救出三位老人被失蹤至今,當知道一個76歲的
老人被打死,我覺得一個打擊黑監獄機會來了,我得承認,我對專制
有偏見。但是很遺憾,這位老人不是這個黑監獄打死的,發現自己錯
了,誤導了別人,我必須道歉,對自己的言論負責,這沒什麼好說的。
這個國家從不缺少罪惡和苦難,很多時候面對求助我們深感無
奈,我們沒有必要借助謊言批評專制,沒有必要把正義的支點建立
在虛假的事實之上。很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幫助弱者,我會永遠
站在弱者一邊,但真相是正義的前提,任何時候我們不能無原則無底
線,不能把謊言當真相,把真相當謊言。

只顧立場,不管是非,面對真相不是認真反省自己的判斷,而是
「五毛」、「美分」的帽子滿天飛;只要能夠攻擊對手,謊言、栽贓、陷
害……無所不用其極;觀點不同,相互妖魔化,相互人身攻擊,甚至
一有機會就大打出手。這個國家人與人之間如此不信任,左右之間、
官民之間、貧富之間,到處在人身攻擊侮辱謾罵甚至恨不得食其肉啖
其血。
專制者習慣於不擇手段,極左派天性對他人有很強的戒備和敵意
也崇尚不擇手段,但如果自由主義者也像他們一樣,我們的力量在哪
裏?我們能給這個國家帶來什麼?
人類社會有兩種基本力量:愛和恐懼。專制秩序依賴恐懼,人
們聽話,是因為害怕,斯大林說,害怕比尊敬更重要。民主秩序依賴
愛,當選總統是基於多數人發自內心喜歡。我們選擇了民主憲政,我
們唯有的力量是愛與公義。
我們必須讓人尊敬,包括對手的尊敬。我們必須在這彼此敵意的
人性荒漠之上建立信任與愛的綠洲。未來的民主政治絕不是毫無底線
相互攻擊,民主競爭必然會建立在基本憲政共識和底線倫理之上,而
這依賴於有一群公民楷模堅守公義,具有強大的道義力量。
說真話,即使在狂暴的輿論洪流中依然堅持說真話,我不想討好
誰,我只為堅守信念。我們這一代人必須為自由中國奠定政治責任倫
理的基石。任何時候我們必須有一顆公義的心,反對專制,但不可不
擇手段,追問真相,但不可歪曲事實,堅持自己的立場乃至偏見,但
無論誰對誰錯,不能只顧立場不管是非。
我知道那些激烈的批評者曾經為我的自由呼籲,我們都在為這
個社會的不公不義而吶喊,我能理解那瀰漫的憤怒和絕望,可我仍然
要說,朋友,在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任何時候必須有一顆公義的
心,任何時候不能讓憤怒蒙蔽了自己的雙眼和心靈,不能用邪惡的手
段追求美好的正義。我們對這個國家的未來負有責任,無論面對多少
邪惡,我們必須堅守美好政治的理想,必須堅守自由、公義、愛。
2012年7月6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許志永文集】公義的心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