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赵思乐:关在大监狱里的律师们

燕薪1_副本周五上午,青年维权律师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限制出境”,理由是北京市公安局认为他出境会“危害国家安全”。燕文薪随即在朋友圈发出与罗湖口岸的留影,以兹纪念,他调侃道:“党国太糊涂了,我是真的很喜欢到国外旅行的,非要我留在国内工作。”他今年因代理了“超级低俗屠夫”吴淦案、唐荆陵案和3.7女权案等,被认为是年轻一代维权律师中的新锐代表。

除了燕文薪,近期出境受阻的知名案例还有资深维权律师梁小军、“大牌”刑辩律师斯伟江。其中,由于斯伟江一向行事谨慎、避免与当局直接冲突,他的“被边控”让许多维权律师感到意外,并纷纷联想到自己也很可能已经上了“关在国内”名单。

多名律师被限制出境,或与“710案”有密切关系——从7月10日开始,200多名维权律师被刑事拘留、监视居住或约谈,至今仍有王宇、李和平、王全璋、隋穆青、周世锋等多名律师未获释放,并有遭到审判的可能——当局可能担心其他维权律师出境后会为监狱中的同行们呼吁,或接受外媒采访,导致此案的负面国际舆论进一步扩大,对习近平访美和中美人权对话造成不利影响。

今年遭遇重点打击的维权律师们,即使不被抓进小监狱,也得被关在大监狱——他们自己的国家。

限制出境一向是当局惩治“不受欢迎人士”的重要方式,“零八[XX]”的重要参与者温克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尝试出境,但多年来无一成功。然而,最近两年,这一手段的施用频率和范围急剧增长扩大,已然可以与刑事拘留和监视居住一同,并称“最受本届政府喜爱的三大[ZZ]手段”。

今年内新增的限制出境案例包括但不限于:公益律师黄溢智、黄雪涛;维权律师李方平、江天勇;曾在女权机构工作的郭晶;多年前曾参与过性别平等行动培训的Jerry。包罗万象,标准谲诡。在去年占领中环期间,也有大量民主人士莫名被限制出境。

与其他[ZZ]手段一样,除了实际的不便,限制出境更可怕的地方在于制造恐惧。在被拦截在海关的那一刻,你被一个不知躲在何处的“老大哥”宣布为“国家的敌人”或“犯罪嫌疑人”,他当然不会告诉你为什么,你无法知道要怎样才能解除这一判决,无法知道他已经默默地注视和分析了你多久,更无法知道他何时会决定把你关进真正的监狱。他似乎在告诉你:“我已经把你关在国内,想什么时候对付你就什么时候对付你。”

如此的霸道骄横,或许会让你瞬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无能,或许会让你发现自己只是砧板上徒然抽搐的鱼肉,或许会让你开启更严厉的自我审查模式——专政的规训就由此实现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赵思乐:关在大监狱里的律师们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