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纪中久律师:再次要求会见勾洪国先生的法律意见书

戈平
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区分局:

2015年8月17日我向你局递交了会见勾洪国先生的申请,8月24日接到你局不予会见的决定。辩护人对你局的决定甚感惊诧。
1、《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辩护人如果不能及时与当事人会见,辩护工作如何开展?如果不让辩护人介入,你局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在侦察阶段的辩护权?

2、《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其他辩护人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许可,也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这是关于律师会见权的根本规定,任何机关,任何人都无权突破,否则就是滥用职权。

3 、你局引述了《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三款,但你局在适用该条款上却是错误的。该款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许可律师会见是侦察机关的职权,也是职责所在。法律并没有赋予任何机关不允许律师会见自己当事人的权利。特殊案件的会见权同样是不受侵犯的,办案机关应当本着合理、保障犯罪嫌疑人辩护的原则及时安排会见。

4、保障犯罪嫌疑人及时得到辩护律师的法律帮助是侦察机关的责任。请你局立即将辩护人的通讯信息告知犯罪嫌疑人,也请你局告知道辩护人犯罪嫌疑人目前的居所,以保障辩护人与犯罪嫌疑人的通信权。

至今日为止,辩护人对案件尚不知晓任何情况。作为辩护人,未能及时介入案件,履行法律所规定的辩护职责,辩护人深感失职、不安和焦虑。辩护人相信,辩护人的会见权、通信权如果继续不能得到保障,失职的不但是辩护人,办案机关和案件承办人员也难逃失职的责任,最后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失职的将是法律。依法办案,应当是辩护人与办案人员共同追求的梦想。难道律师会见了,侦察机关案子就办不成了?辩护人希望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不要只成为口号,落实是每个法律人的责任。

希望你局慎重考虑辩护人的请求,及早安排会见。

此致

辩护人:浙江格至律师事务所
纪中久律师

2015年8月24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纪中久律师:再次要求会见勾洪国先生的法律意见书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