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萬延海:中国加强看管爱滋学生

大陆青年学子越来越多地感染爱滋病毒,社会反响强烈,政府也急了。

今年三月全国人大和政协开会期间,就有代表和委员提出多项议案和建议,关注学校爱滋防治和性教育议题。中国国民党(大陆)中央就有提交“关于加强青少年性教育减少性传播疾病”的提案,建议建立国家青少年性健康教育及行为干预体系;制定针对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相关政策;发挥学校在青少年性教育主阵地的作用;形成健康合理的青少年性教育环境。

在一个计划生育作为国策的国家里,大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早就规定学校提供青春期教育和性健康教育,而2006年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也规定学校提供艾滋病防治教育。但是,上述法律和法令长期被各级政府忽视,学校艾滋病教育和性教育缺乏资金、师资、教材和监督评估机制。2001年到2015年,三个国家艾滋病五年行动计划过去了,学校依然严重缺乏艾滋病防治教育和相关对策,也无人为此承担政治或法律责任。

因为爱滋病毒主要通过个人行为传播,所以爱滋防治需要建立在对个人行为的理解和对人格尊严的尊重上。虽然法律明确要求学校提供爱滋防治教育,并确定了爱滋防治工作相关的自愿检测原则和保护感染者隐私原则,但是,集权社会显然忽视了自愿、隐私和教育的意义。

一年前,大陆爱滋重灾区河南省教育厅和卫生厅出台政策,要求将爱滋病检测纳入大中专院校新生入学体检。此举引发上世纪九十年代因血液污染而感染爱滋群体强烈反响,因为因母婴途径感染爱滋后代正值升学年龄,于是卫生当局出面解释,新生入学爱滋体检改为自愿,这好像也是大陆新生入学体检第一次出现自愿的选项。

日前,大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发布《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进一步加强学校爱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定期向有关学校通报本校学生爱滋病疫情”;“要在学校协助下,针对有男性同性性行为的学生开展行为干预工作,通过减低危害和同伴教育,降低感染爱滋病的风险”;在学校协助下,“对于发现的感染爱滋病学生,及时提供告知、心理咨询服务,加强随访管理,防止爱滋病进一步传播”。

卫生部门在随后的政策解读中表示,疫情通报过程中将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保护感染学生的个人隐私,重申学校参与感染学生的告知和随访管理工作。

爱滋病是中国大陆法定传染病,属于需要监测和报告的疾病,而爱滋检测需要实名,被发现感染者需要接受卫生部门的随访和管理,而现在学校也参与协助对感染学生的随访管理。大陆不仅对爱滋病实行疾病监测和控制,也对爱滋感染者和有易感染爱滋病行为人士实施政治管控。

四年前,中共成立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特殊人群专项组,由司法部长吴爱英担任组长。随后,全国省、县、乡镇各级政府都建立了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和特殊人群专项组。尽管目前该委员会恢复原有名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但特殊人群专项组依然继续工作。

特殊人群专项组工作分成四个专项工作小组,分别处理社区矫正人员监管教育和帮扶工作、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吸毒人员强制隔离戒毒和戒毒康复工作、有肇事肇祸倾向精神病人和官方所谓的“艾滋病危险人群”防控工作。特殊人群专项组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易感染艾滋病病毒危险行为人群等相关人群被称之为艾滋病危险人群。

根据新的政策,大陆卫生部会定期向学校通报本校学生感染爱滋的情况,而且应该是实名通报,因为不仅涉及疾病防治,还涉及到政治及治安管控,可以说,教育部门和学校正式加入了特殊人群专项组的工作。

因为学校要协助卫生部门在有男性同性性行为的学生中开展行为干预工作,学校就不仅需要深入男同性恋学生中开展工作,而且需要掌握同性恋学生的情况。

中国的学校将会如何面对爱滋及相关性的问题?会如何对待性行为活跃的学生,包括感染爱滋的学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萬延海:中国加强看管爱滋学生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