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我的丈夫李和平(八) ——增记张凯律师

张凯律师 我听到张凯律师48小时之前被温州警方带走的消息,一直关注期待他48小时之后能有消息。现在看来是没有消息了,难道又是一个寻衅滋事?或者再来一个煽颠?

7月10号傍晚,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把和平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发出去后,张凯是第一个打来电话的律师。因为半年前,和平把委托书交给了张凯数份,说是万一出什么意外,请张凯做他的律师。我当时非常吃惊地问张凯:“半年前和平就担心自己被抓?”张凯说:“我们律师事先写好委托书是常态!!”

这让我当时吃惊的不行!随后见到蔡律师,马律师等等许多律师,竟然发现每个律师都有所准备,有个律师朋友竟然写了百十份委托书,放在不同的律师朋友手里。

这让我真的是开了眼界!!!

我笑说:“中国已经开启全民写委托书的时代!”

其实中国上到高官,下到平民,都应该事先写好委托书啦!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这话丝毫不夸张。就在我写好委托书没两天,我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强制传唤。原因是因为我的律师写的民事起诉状被博讯网转载!其实对传唤我的警察,我也很想告诫他们:写好委托书吧,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7月10号晚上,跟我通完电话安慰我们的张凯律师,在温州的小渔村,被警察从床上带走。后来他打电话说起这事时,我们感慨:网络诈骗,电话诈骗,破案那个难呐!可是一个张凯呆在小渔村都能被“稳、准、狠”的揪起来带走,为什么?”

在这段我们家人难熬的日子,张凯常以李和平朋友的身份打电话问候,我们都信上帝,所以我们最后讨论的结果是:要祷告,要饶恕!

就在四五天前,还接到张凯的电话,他安慰我;“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坐牢。”我听了他这话,觉得这是最好的安慰。不过是坐牢,对呀,是被坐牢 。最近常想起圣经当中以斯帖的叔叔对以斯帖说的:“莫想你在王宫中能躲过这灾祸。”都折腾47天了,又不见了一个律师!!

谁能保证只要我们“缩”起来就一定能躲过这灾祸呢?真要缩起来,不知何时何地的危险品爆炸,也能照样把我们炸出来!!

我觉得这真的不只是律师的灾祸,这是全民的灾祸!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我的丈夫李和平(八) ——增记张凯律师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