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日立金属工人代表被非法解雇及维权始末

1

认识向阳花

因为公司里面有一个工人因为工伤,想帮他找一个法律咨询或者律师,就找到了向阳花这个机构,当时是第一次接触。后来发现很多普通工人没有社保和公积金,但是我是有的,我就告诉他们,让他们过去机构了解。刚开始我就是一个牵线搭桥的角色,很多人都不知道,让我带她过去,慢慢地就变得依赖。后来也没办法,脱不开身,他们特别依赖我,总是什么事情都要我参与。

我有社保公积金,但是很多人没有

我1998年入职,(社保)02年就已经开始买了,公积金也是02年(买的)。工人有一小部分是完全没买的,一大部分是只买了几年的。当时也就是给那些最需要的人,有些做了十几年的,跟我也比较熟的班组长,告诉他们去了解。他们本来都是班组长,宣传起来都特别快,就工人来说,一下子就都知道有了。很多人本身就知道,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追,不知道哪一条规定有,也不知道跟谁去要,然后又觉得没把握,也都没提出来。

有人打报告,我被供出来

起初我也是跟他们有讲,毕竟我有了我去做这个事情(不合适)(编者注:指补缴社保和公积金),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后来又慢慢觉得,确实需要有人去协助,我就想着私下里帮一帮他们也可以,毕竟这是一件对他们有益的事情,也是出于工友之间的一个感情。

后面说选举代表,当时刚好我(有机会)去日本,他们都是推举我做这个代表,我跟他们说,我马上要离开了,我做了这个代表,也起不了代表的作用,工作我能做多少就尽量做。他们(资方)这边有什么的话,我都可以协助你们,包括公司里面有什么反应,我都可以传达。代表是自荐的,就那几个,(其他)工友是一直没有走出来的,我等于是一个隐姓埋名的代表,也是在他们行列之中。后来公司感觉参与的人多了,有些风声被厂里听到,可能找了一些代表去了解,那个时候他们自己也没说是代表,有些人毕竟会打报告嘛,就把我供出来了,说我是主要负责牵头的,(公司)就不让我去日本了。

公司答应补缴,但是一直拖延

后来公司就找到代表谈话,代表把我供出来后,跟我关系比较好的经理就找我谈话,问起这个事情,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说建议公司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最后他说公司是会帮工人补缴的。当时(公司)只是想试探我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觉得既然有人说了,肯定是瞒不住的嘛,虽然我没说在里面起到带头作用,但是也默认了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

公司确定有这么回事,就开始跟那些(要补缴的)人做工作,就说会跟你们补,你们不要跟外面的社会人士来往,如果来往的话就不给你们补了。就是这样吓唬他们,他们就不敢参加任何会议,就跟向阳花断绝关系了。刚开始只是忽悠,一直都没有补,那个时候我也挺生气的,我就觉得,你们把我供出来就算了,但是人家说给你补,你就这么相信啊,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跟很多代表做了沟通,上班几乎都是在打电话,跟他们讲这个道理,还是要明确下来要有一个书面的公告,如果真的给你补的话,你手上要有个东西,你不签协议,至少得拿到书面的东西嘛。只是这样说,肯定是不靠谱的。

传言“不补了”,工人开始重新组织起来

当时他们不相信。我说的时候他们当然都会说:我们会给厂里时间,但我们不会相信他们。但是心里面肯定还是害怕,拖了半个月人家也没动静,他们也不敢找,只是偶尔会找其他工人问我,公司怎么还没有动静啊。当时我也特别生气,我说我早就对你们说过了,他不会补的,你们就是不肯相信,你们都不弄了,人家干嘛补啊。但是就是这样子传了后,工人就说是我说的不补了。工厂里有这种消息之后,好多工人马上议论纷纷,这个消息就传到公司。经理马上找我谈话,说我为什么说厂里不补了。我也是不承认我有这样说,但我确实这样说了,后来经理也没说什么。厂里又找代表谈,说会给他们补,安抚工人,如果再有什么事情就真的不会给他们补,差不多又忽悠了一个月。

后来我就没办法,找了其他几个比较积极的,我只跟那几个人说,公司不可能会补的,你们告诉其他工人,无论是qq还是短信、短号,你们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但是不要说是我说的,就说不知道听谁说的,反正就是有这么回事,你们一定要宣传,宣传了之后他们自然会找到你们,最后肯定会来找我,他是没办法的嘛。这样宣传了一天之后,很多人都会问,怎么不补了?怪不得等了这么久原来是骗我们的,就疯了一样的。他们来找我,也有一些比较积极的。

工人厂内聚集,公司发邮件确认补缴

那时候我们分两个工厂,我是第二工厂,他们来找我,我就跟他们说,信得过我的话你们要怎么怎么做。后来他们十多个人去公司大堂人力资源部那里弄了几次,就去吵啊。我们就选择客户监察、高层领导下来视察、盘点人家来审查这种机会,大家故意在办公室不走啊,在那里跟他发生冲突啊。后来有一次弄得比较大,日方高层客服带着管理、客户过来,这边的人又不肯散去,最后又说要补,然后就发了邮件。人事部发邮件到每个部门管理那里,让管理者转到技术员,把信息传下去。公司在邮件里说了一定会补的,几号过去签名。说了签名之后也没有动静,发了邮件之后工人觉得有点靠谱,第三天就开始去登记。

未避免“被干掉”,让工人们一起去签名

那个时候我也让他们暂时先不要登记。可能个别人登记了,有一些人不登记,怕到时候登记的这部分力量小又不给你补,还把你干掉,所以我说先不要去签,再等一等。他们在那里一传十十传百,都先不要去,公司发现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去签,就觉得很奇怪。经理又来找我说是不是我搞的鬼,我说没有啊。后来经过分析,如果大家这个消息都传的差不多了,怎么样让这些人都去补呢?我就担心有一些人是投机分子,不去,这些人补到了他又去补,这样就会弄得只有个别人去签名,很有可能会被干掉,我就跟他们说所有人全部都去签名才可以。并且说是有期限的,一个部门如果有一样的要一起,否则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然后他们一个动员一个,都告诉他们,如果你不这样做,将来就没机会补了。后来就有三百多人一下子就去补了,还是有个别的没有去签名。刚好公司又觉得一下子有这么多人签名,觉得不太好,涉及的钱太多。可能刚开始他们确实是一个幌子,让个别人签名,看下是哪些人领头。(我们)特意让那些积极的人到后面去签,先赶着那些工人去签,让那些平时也不去开会的人去签,他们(积极的)签中间就好了,不要签到最前、也不要签到最后。

签了名之后还是没有马上补,(公司)一算好多钱,就不想补了,就想搞定我就行了,就给我降职、调部门。我是在工人补缴前调岗的,那时候确实很多工人不敢去吵的。以前一叫还有几十个人,后来叫的都没几个人,十几个、几个这样子。

后来厂长找我谈话,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管这件事,说我在新部门好好做的话,以后还是有机会的,他以为忽悠的了我,我就说谢谢他这么器重我,既然大家都已经说白了,工人的社保你补也得补,不补也得补。不补的话我肯定要管到底的,我说做事要有始有终,他就不跟我谈了,说我是顽固分子、不识时务,然后就走了。后来又通过几次工人去吵才开始补。反正也有点波折,但是还是补了。想补的人都补到了,全部都是从02年开始补。

被打压报复,公司将我非法解雇

从那时候开始(公司)就(派人)天天找人跟踪我,盯着我。先控制我加班,又装监控、窃听器。解雇是2014年1月14日,是装了监控之后。之前是跟踪的形式,发现我跟谁都很熟,无论找谁跟踪我都抓不到什么把柄。用了监控的方式,说我玩手机;私自加班;在微博上诽谤工厂等三条(将我解雇了)。

其实当时(发微博)没有报复工厂的想法,我想把它的违法行为揭露一下,只是觉得你错了就是错了嘛,我只是陈述一下你可能有这个问题。我就把工人平时拖地,在洗手间里面洗,污水直接排到厕所里的图片放到了微博上,我就是觉得这样(指将污水直接排入下水道)会不会有问题啊,会不会有害,提出了一个质疑。(现在)微博看不到了,不过我有保留(当时的微博内容)。

劳动仲裁诉求被驳回,一审判定是非法解雇

(被解雇后,我就申请了劳动仲裁),申请仲裁的诉求:非法解雇的2倍赔偿。诉求总额是25万,仲裁被驳回了,理由是公司有用工自主权,我是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公司有权解雇。一审认为公司有这个规章制度,但是有关微博,是非工作时间、地点,没有使用公司设备,是私人时间使用私人设备在互联网上提出的疑问,这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公司认为我侵害它的权利后也没有起诉,追讨责任应该提出民事诉讼,我承担的并不是解雇的惩罚,不应该跟这个挂钩。不构成三次严重违纪、不能解雇。还有一条说我私自加班,其实加班,我们中层管理都是自己安排上班、加班时间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他就是不想让我上班,就说我私自加班。

2014年8月3日一审判定是非法解雇,判定赔二十三万多。2015年4月30日(二审)开庭后,就不判决,跟一审一样,说要调解,最后是调解的。二审调解比一审还少了一千多,要了个整数。本来(我计算的)是二十五万多,因为解雇我头两个月是不准加班,并且也有一些不算加班,所以我的平均工资被拉低了很多,我计算的时候是扣除那段时间的,所以有二十五六万。(解雇我头两个月)那段时间公司计算是要包含进去的,按解雇头一天开始计算,所以是二十三万多。

转自:小锤子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日立金属工人代表被非法解雇及维权始末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