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許志永文集】(二)中國之命運

這是一個古老民族憲政文明轉型的故事,我們的先輩以及我們自
己都在這故事中,故事的內容主要是二十世紀的坎坷磨難和新世紀的
光明重生。
故事的背景是一幕長長的歷史畫卷。
喜馬拉雅山北麓太平洋西岸這片土地自夏、商、周至秦漢唐宋元
明清,雖分分合合,卻文明一繫,即使被異族佔領也從未中斷。每一
個王朝初年,暴力革命產生的新皇帝強力治國,大動盪後社會休養生
息,經濟恢復發展,「貞觀之治」是專制王朝的盛世經典。然家天下的
專制政權注定了週期性崩潰動盪,特權膨脹,腐敗擴散,直至王朝末
年人民不堪重負,矛盾激化,暴力革命,大動盪大殺戮大破壞之後,
產生新的專制政權。數千年來,中華大地一次又一次上演同一幕慘
劇,至今未走出這輪迴的魔咒。
生產力低下的農業文明時代,專制似乎是人類不可避免的命運,
各個國家都曾經歷過。賢明的皇帝也會帶來屬於那個時代的輝煌,漢
唐文明曾是人類的驕傲。
但是到了明清當近代工商文明在歐洲興起,中國未能走出新的道
路,當歐洲探險家發現新大陸,明朝正加強禁海令,當工業革命蓬勃
興起,東方專制主義正達巔峰。1793年夏天,當乾隆皇帝以中央之國
的高傲姿態在熱河避暑山莊接見英國政府第一個正式訪華使團——瑪噶
爾尼使團時,他還不知道,與新興的大英帝國相比,他的大清帝國已
經病入膏肓了。
自1840年,中國在戰爭和屈辱逼迫下開始坎坷磨難的現代化進
程。然而面對變革壓力專制者始終不肯放下特權,遲遲不願政治改
革,先是「師夷長技以制夷」,後又堅持「中體西用」,維新變法慘烈
失敗,錯過數十年君主立憲機遇。
二十世紀中國在八國聯軍的炮火中拉開序幕,大清帝國的最後
十一年,立憲最終沒能跑過革命。1912年元旦,中華民國宣告成立,
那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先生自上海抵達南
京,各國領事、海路軍代表及各省公民代表歡呼迎接「共和萬歲」之
聲響徹雲霄。總統莊嚴宣誓:「顛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
謀民生幸福……」
然而,這片兩千年王朝輪迴災難深重的土地,想在一夜之間擺脫
專制陰霾,何其艱難。民國初現圍繞政治體制和權力分配各方戒備敵
意根深蒂固,憲法、國會脆弱不堪,一番爭鬥之後各自還是拿起了刀
槍。舊秩序打破了,新秩序尚未建立,38年民國,宋教仁遇刺,二
次革命,袁世凱稱帝敗亡,張勳復辟,北伐統一,抗日戰爭,國共內
戰,民主憲政的新生力量與專制保守力量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反覆搏
殺。
雖內憂外患,民國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時代。中國引進了一整套
現代法律制度,確立了市場經濟與民主憲政的基本框架。經濟發展迅
速,形成「黃金的十年」,上海成為遠東第一大都市。伴隨著新文化運
動、新生活運動等變革浪潮,中國人剪了辮子,穿上西服,辦起了新
式學堂,各種報紙雜誌如雨後春筍,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多元思潮。
經過八年艱苦抗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上海國際飯店
之頂升起最高的一面國旗,陪都重慶鞭炮聲響徹山城,天府之國成都
人民狂熱地湧上街頭,古城西安鐘樓廣場變成了歡樂的海洋……這個
百年積弱的民族成為世界四大強國之一,我們將向日本派出佔領軍,
我們將和自由世界的國家一道主導世界新秩序!那個時刻是中國整個
二十世紀最輝煌的頂點。
然而希望是脆弱的,此時中國已經分裂,國共兩黨背後是冷戰,
是跟美國主導的「資本主義」,還是跟蘇聯奔向「共產主義」?中國到
了歷史的十字路口。三年慘烈的內戰之後,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國
民政府敗退臺灣一隅。
有很多邏輯可以分析勝敗,比如國民黨腐敗、政令不一、蘇聯
的插手、共產黨嚴密的強有力的戰鬥組織、自由民主的口號宣傳,等
等。但從更宏觀的歷史背景看,這是中國的命運。
民國社會的急劇變革是膚淺的,自由繁榮的現代化氣息浮在社會
表層如上海為代表的大都市,而廣大內陸農村依然是小農經濟,不擇
手段陰謀權術的專制文化根深蒂固,政治變革意味著千百年不變的「打
江山坐江山」。
二十世紀,極權專制主義在這個星球上出現了大規模回潮。這些
國家——俄羅斯、中國、德國、日本等無一例外都是專制傳統源遠流長
並且開始現代化實驗不久。當共產主義這階級鬥爭的烏托邦幽靈嫁接
到皇權專制文化土壤上,中國二十世紀的悲劇已經注定了。
國共兩黨之爭就是現代化與傳統專制勢力之爭。現代化潮流必然
激起傳統勢力反抗,而潛伏在廣大內陸鄉村的專制勢力如此強大,再
加上日本和蘇聯專制勢力的幫助,很快,「農村包圍城市」,這個名義
上來自歐洲實際上根植於本土的專制幽靈橫掃整個大陸,中國百年現
代化歷程積累的民主法治市場經濟成果被掃蕩殆盡。
1949年專制復辟、極權興起,直至「文化大革命」達到瘋狂巔峰,
遊街批鬥、抓人殺人,甚至大規模吃人,萬歲之聲震天動地,聖旨所
到之處敲鑼打鼓迎接,早請示,晚彙報,唱語錄歌,跳「忠」字舞,
養「忠」字豬……中國真的有那樣一段歷史。
1978年「改革開放」,中共開始部分地糾正歷史錯誤。在通往現代
文明的道路上,二十世紀中國分三個時期:1949年以前朝向民主憲政
和市場經濟正方向,1949年至1976年極權專制迴光返照,1976年以後
開始「瘸腿改革」,但足以使社會出現新氣象。
三十多年來,但歷史的腳步仍未超越百年前的「中體西用」,專制
者固守特權遲遲不願政治改革,中國面臨清末同樣的問題,貧富差距
巨大,特權腐敗橫行,官民嚴重對立。
但這是新的時代,民主憲政已成為普世潮流,新技術正把覺醒的
公民團結起來。
中國憲政文明轉型是一場偉大的公民運動。歷經了一個多世紀的
坎坷磨難,這場偉大的歷史變革終於在和平與希望的歡欣中完成,這
個古老的民族終於告別王朝輪迴的苦難,完重生為自由、公義、愛的
新生命。
中國人已經覺醒。中國人正在邁向自由民主。這或許會成為是自
大憲章運動以來,人類自由民主運動最輝煌壯麗的篇章。它是二十世
紀共產主義苦難實驗的結束,是人類極權專制的野蠻時代徹底結束,
更是人類打破心靈藩籬走向文明合一的新文明時代。
……
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命運,但在人類文明潮流中,無論多少坎坷
磨難,所有的民族都奔向同一個方向。在這浩瀚的文明演進中,每個
民族扮演者不同的角色,承擔著不同的使命。「五月花」號載著歐洲的
叛逆者在新大路創造了自由的美利堅合眾國,引領二十世紀人類文明
的方向。而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這曾經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
至今仍在仍在追趕人類政治文明的腳步,當這歷經最多坎坷磨難的古
老文明最後完成民主憲政轉型,我們要為人類文明承擔什麼使命?
人類需要新時代偉大的思想,這片土地上已經誕生。
人類需要正義和平的力量,這片土地上已經誕生。
這是一個古老文明坎坷磨難之後重生的故事。這不是權貴的「中
國夢」,一個立於專制、不義、敵意的強權夢最終只會給中華民族帶來
恥辱。這是屬於每一個公民的「中國夢」,自由,公義,愛,一個美好
幸福的社會。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古老文明的轉型,在政治文明基石之上,中華
文明將迎來前所未有的復興時代。然而我們不是旁觀者,我們是建設
者。這人類文明輝煌一幕的創造者是我們自己。我不想預測中國變革
還會遭遇多少挫折和磨難,預測是旁觀者的事。我們是信仰者,是行
動者。對這片土地的愛不需要理由,那是上天埋在我們心靈深處的一
粒種子,這遼闊的土地,這五千年文明的苦難與歡欣,這13億同胞追
尋幸福的道路,是我的靈魂歸向之所。
這曾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卻是人類最後一個實現民主的大國,
這個災難深重的民族,在通往現代文明道路上歷經如此多坎坷磨難,
是為了擔當上天賦予的責任,引領人類文明新時代,這就是中國的命
運。它像一個夢幻在我的腦海裏20多年揮之不去,直到有一天成為我
的信仰。我聽到了歷史在遠方召喚,這神奇的力量引導我執著前行。
我們一起朝前走吧,在浩瀚宇宙中我們是滄海一粟,但我們有不滅的
靈魂,有永恆的信仰和歸屬。
公民 許志永
2013年6月11日於不自由的家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許志永文集】(二)中國之命運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