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国应当采取措施根除对人权捍卫者的强迫失踪

 

联合国 人权

2015年8月28日

(日内瓦)— 根据最新报告,倡导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人权捍卫者遭遇强迫失踪的风险日渐增高,涉及的权利类型包括土地征收、企业追责、本土居民权利、劳工权利及其他。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于今年9月在日内瓦举行的第30次会议上审议“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发布的一份报告。在此,“国际人权服务”(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全球倡议”( Global Initiative for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两家机构敦促各国政府利用此次机会,正视经社文权利捍卫者的强迫失踪问题,并且对相关人士追究法律责任。

“国际人权服务”的麦克.以内臣(Michael Ineichen)表示,“对于倡导企业责任、工会权益、土地和环境权益的人权捍卫者,尤其是那些对重大商业工程及投资的人士来说,他们遭受的强迫失踪及其他形式的打压越来越严重。对此,我们深感忧虑。”

“强迫失踪,以及伴随的任意逮捕,被越来越频繁地用来惩罚抗议者及异见人士,不仅如此,这种做法还被用来威慑其他人士参与人权活动。”麦克.以内臣表示。

“比如,中国的人权律师及住房权利的倡导者曹顺利,她曾遭遇强迫失踪并最终被迫害致死。此举便是用来阻止她的人权活动,同时向其他人士及整个社会营造恐怖气氛。”麦克.以内臣表示,“近期发生在糜崇标、郭玉闪、苏昌兰等经社文人权捍卫者身上的强迫失踪、任意羁押,亦属此类。”

报告除了列举其他经社文人权捍卫者被强迫失踪的案例(日币老挝的三巴.三峰Sombath Somphone)以外,还强调了一种现象,即这些人权捍卫者越来越频繁地被称为“造反者、叛国者、恐怖分子”或被认为是“阻碍发展”,企图以此来为施加于人权捍卫者身上的侵犯人权的恶劣行径正名。

麦克.以内臣表示,“各国政府的高层官员非常有必要停止使用这些称谓和说法,并对其他使用这些称谓和说法的人士表示谴责,甚至还应当公开承认人权捍卫者在推进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及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极其重要而合法的作用。”

报告的另外一个重要发现是,“当某人因为行使或倡导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而成为强迫失踪的受害者时,他本人享有的这些经社文权利也同时遭到侵犯。”

曾参与报告咨询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全球倡议”的露西.麦肯娜(Lucy McKernan)表示,“强迫失踪,不仅对人权捍卫者构成严重的人权侵犯,同时也是对他们本身倡导的经社文权利的侵犯。”

露西.麦肯娜说道:“很多情况下,对经社文权利的有效保障依赖于人权捍卫者的工作。例如,当一名从事住房权利的律师遭遇强迫失踪时,享受其服务的社区将更容易遭到强制拆迁,此类事件也会对社区其他倡导住房权利的人士起到威慑作用。”

“从这个角度讲,人权捍卫者被强迫失踪,不仅违反强迫失踪宣言及人权捍卫者宣言,同时也将违反《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比照报告中提及的建议,以及两家机构一直以来所倡导的做法,各国政府应当制定相关法律和政策,并设立专门的保障机制,以保证人权捍卫者能够毫无恐惧、毫无限制地自由安全地从事人权活动。各国政府也有义务防止及根除官方或非官方人员实施的强迫失踪,同时对人权捍卫者遭受的强迫失踪进行即时、全面的调查,确保行为人受到刑事检控,受害者及其家属亦能得到充分及有效的救济。

鉴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于9月15日与“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进行的“互动式对话”中审议这份报告,“国际人权服务”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全球倡议”敦促各国政府利用此次机会,正视经社文权利捍卫者的强迫失踪问题,并且对相关人士进行法律追责,同时制定有关防止、惩处及救济强迫失踪的具体措施。

本周日,即8月30日,将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

原文链接:http://www.ishr.ch/news/human-rights-council-states-should-act-end-enforced-disappearances-esc-rights-defenders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国应当采取措施根除对人权捍卫者的强迫失踪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