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比尔•莫耶:社会运动行动方案(四)

第七阶段:成功

第七阶段开始的标志: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反对力量正在不断壮大,终于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局面,社会舆论达成了新的共识,运动和当权者之间形成了新的力量对比,运动开始走向成功。第七阶段的整个过程可能以三种形式体现:激烈的摊牌、温和的摊牌、默默消失。

◾激烈的摊牌:往往代表运动的起飞阶段。一个突发的导火索事件瞬间动员起广泛的社会力量,进而引发社会危机,一个具有压倒性的、强有力的力量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引起政策的改变或政府领导层的更迭。这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初期得到体现,当时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塞尔马行军”[1]促使约翰逊总统和国会采取行动,在几个月内通过了“选举权利法”。在这种情况下,活动家认为他们取得了胜利,并在取得胜利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温和的摊牌:当权者在意识到无法持续推行原有政策之后,开始实行旨在保全颜面的“胜利撤军”的方针。他们不愿承认失败,反而宣布取得了胜利。与此同时,他们改变政策/改弦易辙迎合运动和社会共识,以得到民众的认同。在这种情况下,活动家通常难以认识到自己在取得这类胜利中所起的作用。一个典型案例就是里根总统力图和戈尔巴乔夫达成销毁欧洲大陆导弹协议的计划。

◾默默消失:实现运动目标成为长达数十年的漫长过程,活动家必须十分低调甚至完全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和政治机器将缓慢地衍生出新的政策和条件,如美国核能设施的减少。在此长期消耗的过程中,活动家通常更难看到胜利的尽头在哪里,以及他们在促成此胜利中所扮演的举足轻重的角色。

在以上三种形式中,终极阶段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直到最终形势完全改变。然而,即使形势完全改变,局势仍然会有反复的可能。第七阶段是一场持续的,反对力量不断采取攻势直至实现最终目标的斗争。

反对派

促成改变的主要推动力量由运动转移到传统的进步力量:不问国事的普通民众,主流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组织。民众开始参与各种社会行动并持续关注相关议题,揭露现行政策的罪恶,给当权者造成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难题。大多数商界和政界精英被迫放弃现状,因为维护现状的代价比接受另一种结果代价更大——政治家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面对怀有敌对情绪的选民,商人可能因为工人罢工、来自各方的制裁、市场的混乱而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有时,还会发生普遍的国际反抗运动,把当权者和他们日益减少的支持者孤立起来。

根据终极形式的不同,反对派的力量和情绪也相应地有所不同:

◾在激烈摊牌的情况下,社会运动像起飞阶段那样声势浩大,其扮演的角色受到万众瞩目,包括大规模示威游行在内的各种行动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取得成功。这类案例包括菲律宾选举后独裁者马科斯的倒台、“塞尔马进军”5个月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权利法案”。

◾在温和摊牌的情况下,社会运动将双管齐下,持续推行运动起飞阶段和第六阶段的战略。虽然活动家在社会上仍然十分活跃,但必须努力识别什么情况下运动取得了胜利,以及运动在胜利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默默消失的情况下,终极阶段经常不被看成胜利的标志。社会运动所扮演的角色远不如以上两种情况下那么明显。大部分反对活动由精英分子和专业反对组织(POO)进行。

当权者

当权者推行的政策在经济上和政治上越来越不可行。大部分当权者转而持反对立场,坚持原有立场的中央当权者被孤立,最终被打败。中央当权者将:

◾被迫犯下致命的错误,例如,尼克松总统命令手下潜入水门大楼的行动和其他打压反对派的龌龊手段;里根总统违反“勃兰修正案”,暗中给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提供非法援助。

◾原有政策越来越难以贯彻,例如,五角大楼无法推行它认为保证越战胜利必须推行的政策。

◾被迫紧急施行极端的政治经济法令和镇压手段,这将进一步增强反对派的势力。当权者会为此付出沉重的政治、经济、社会代价,以至失去支持者,无法继续推行其政策或继续执政。

中央当权者可能根据不同结局实行以下三种不同的终极战略:

◾在激烈摊牌的情况下,实行“喀斯特的最后一仗”:坚持到底、背水一战;坚持到底,直到其政策遭到主流政治程序(例如,法院裁决、国会选举、全民公投)否决,或在选举中屈服于社会集体行动的压力而下台。

◾在温和摊牌的情况下,胜利撤退:当权者在改弦易辙之后宣布取得胜利。

◾在默默消失的情况下,固执地坚持到底:当权者在历时多年的斗争中逐渐处于劣势却坚持其立场不变,直到发生以上两种结局之一。

大众

大众要求改变。反对当权者的势力目前已取得压倒性地位,以至整个运动被社会大众视为“好人对垒坏人”的斗争。社会上的每一个人要么维护正义,要么支持马科斯总统、种族隔离政策和越南战争。虽然若干年以来社会上一直存在反对派的声音,但此前普罗大众并不愿意为这方面的信念采取行动。之所以不愿意采取行动,是由于他们:

◾认为自己缺乏力量。

◾不知道怎样行动。

◾尚未出现迫使他们采取行动的导火索事件和社会危机。

◾对“另一种可能”(例如,共产主义或“未知”的威胁)的担忧甚于他们对变化的诉求。

现在,大众对现状是如此不满,以至于结束现行政策和社会条件的诉求已经超过了他们对“另一种可能”的后果的担忧。大众愿意参与示威、投票,甚至直接要求中央当权者改变现行政策。例如,人们对销毁核武器的诉求超过了对苏联进攻、占领美国和世界的恐惧。

目标

此阶段社会运动的目标包括:

◾成功地实行旨在结束斗争的战略以满足一个或多个诉求。

◾使活动家意识到运动的成功以及他们在成功中扮演的角色。

◾提出更广泛意义上的议题以及其他改革方案。

◾建立新的、自主的权力中心,其核心在于允许更多公众参与的开放性结构和拥有自决权的公民社会。

◾继续开展运动。

困境

社会运动需要避免以下情况:

◾放弃太多价值观和基本诉求;

◾取得了小规模的改革,但没有促成根本性的社会变革;

◾活动家感到灰心丧气,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已经取得的成果和整个社会运动在取得终极目标成功的斗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取得表面的(而非实质性的)所谓最后胜利之后结束了整个运动。

结论

整个社会运动的一个或多个诉求最终得到了满足。它现在需要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什么是成功?接下来应该采取什么行动?整个运动需要了解已经取得的成果,巩固并贯彻这些成果,提出更广泛意义上的议题,集中精力争取其他处于不同阶段的斗争的胜利,提出一个更具广泛意义的、全新的改革方案。

案例学习:美国反核能运动

第七阶段:1993年之后

反核能运动可以通过默默消失或激烈的摊牌取得胜利。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发展的话,核能发电将在下世纪初逐渐消减以至最终完全销毁。这需要反核能运动持续地反对当权者企图通过政府恢复核能企业的努力。中央当权者将会持续推动核能,直到核能在经济上或政治上完全不可行,或直到他们下台。

另一种可能是核能发电在激烈摊牌中走向消亡。例如,1993年夏天,美国东北部一个人口稠密的市区发生核电事故(有人认为这是美国国内第一次遭受的恐怖袭击),造成了远大于切尔诺贝利事件的破坏,调查期间美国国内所有核电厂被勒令关闭。接下来的15个月,核能成为整个美国社会最关注的议题。85%的美国人反对核电厂重新运行,最终政府停止了核能生产。

这两种通往成功的可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普罗大众了解并接受解决全国电力需求的另一方案。届时,反核能运动必须教育并说服公众接受“软能源发电”的改革方案。

第八阶段:继续斗争

在第七阶段中取得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它只是建立了继续斗争的基础、开创了新的运动开始的可能。

反对派

社会运动必须通过5种不同方法继续斗争:

◾庆祝成功。活动家必须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在第七阶段取得的成功,以及整个运动所扮演的角色。

◾贯彻始终。社会活动家(主要是POO的活动家)务必在地方范围内和全国范围内确保各种新政策得到贯彻:1)确保政府履行许下的诺言并切实贯彻新政策(例如,美国国会通过1965年选举权利法之后,社会运动仍需要发动巨大的社会力量确保黑人的投票权);2)在新的政治条件和法律保障下争取额外的成果;3)抵制可能到来的政策逆流。

◾争取实现其他目标。社会运动必须集中力量争取实现处于MAP初级阶段的其他目标。例如,1960年,美国民权运动实现了在餐馆内取消种族隔离的政策之后,历次社会运动又重复了MAP的所有阶段,取得了在公交车上取消种族隔离,所有社群享有使用公共设施的平等权利,黑人投票权、工作权和消除贫困权等丰硕胜利。

◾新的社会意识、议题和运动。民权运动和反越战运动衍生出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

◾超越改革实现社会变革。社会运动必须超越当下的改革,推动根本性的、结构性的改变。此目标的实现有赖于以下几点:1)培养具有行使社会权利的人,他们将成为终身推动社会变革者,而非只限于针对某一社会议题表达不满的抗议者;2)创建具有生命力的草根政治机构和网络;3)扩大运动的宗旨、议题和目标;4)提出新的可能、新的世界观和改革方案,这一切不仅要解决社会问题的表面症状,而是要实行新的政治和社会制度。

当权者

政府可能颁发了新的法律或法规,但他们可能刻意拖延实施或者无法贯彻实施。虽然大部分当权者认同新达成的政治、社会共识,力求实施新的法律和政策,但一部分官僚仍然可能发动反攻以取消这些运动取得的新成果。例如,1984年以后,里根政府无视“勃兰修正案”,继续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

大众

达成了新的社会共识,80%民众支持运动的诉求以及据此拟定的新政策。此后,在运动的不同阶段,活动家集中力量争取的新诉求得到了10%-80%民众的支持。

目标

运动的目标是确保此前已成功实现的目标或诉求得以继续往前推进,同时集中力量使其他目标和诉求得到实现。

困境

这一阶段的主要危险在于新政策没有被贯彻实施,或新政策由于反对势力的阻挠而被取消。

结论

运动未到终结之日,必须持续不断地进行斗争。活动家提出一套运动的诉求并为之斗争直至得到实现的过程能够培养另一个层面的公民意识和权利意识,进而促成针对新诉求、新议题发起的新运动。

社会运动不仅推动世界走上满足人类精神、社会、政治各方面需求的康庄大道,而且全力投入社会运动的斗争本身有助于提高人类在政治和精神上的满足感。世界各地人民都在为改变自身命运和现状而斗争:从超级大国、物欲横流、环境破坏、剥夺选举权、严重的贫富悬殊、军国主义时代进入一个民主、自由、正义、自决、和平,尊重人权、注重环境保护,人类基本需求得到满足的崭新的、更加人道的世界。

鉴于此,社会运动的长期作用比其取得的直接成果更为重要。例如,民权运动在黑白两大族群中都塑造了崭新的、正面的黑人形象,并树立了通过非暴力行动争取权利的光辉典范,同时还引发了学生运动和反越战运动。不仅如此,它所引发的群众运动也首次动员美国人民挑战并改变了美国政府为了维护当权者利益在拉美推行的武装干涉政策。社会运动还具有“效仿性”,例如,菲律宾的社会运动对海地、智利、韩国的社会运动起到了推动作用。

案例学习:美国反核能运动

第八阶段:2025年以后

如果围绕核能发电的纷争以核能的默默消失结束,活动家必须时刻警惕政府改弦更张,悄悄地重新开始建设。活动家必须时刻保持谨慎并坚持反对立场,必须付出巨大努力以反对当权者回到核发电时代的企图,直到整个社会完全达成取消核发电、实施“软能源”的共识。另一方面,激烈的摊牌可能出现在以下情况:1993年俄罗斯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化工厂[2]发生爆炸事故后,1995年,旨在预测下世纪世界能源前景的国际委员会发布的年度能源报告在整个工业化世界引发轩然大波。报告的成果远不止于核能议题,它还包括了过去30年媒体不断报道的许多即将降临的危机。报告指出,如果目前化石燃料(石油、木材和煤炭)的发电量保持不变,将在2025年以前导致许多自然灾害:温室效应将导致全球气温上升、农产品产量减少、冰川融化,许多海岸线由于海平面上升而被淹没;将使地球的臭氧层变薄,引发数以亿计的皮肤癌病例;森林深受酸雨肆虐的侵害,海洋生态也将受到影响;全球石油产量将达到顶峰然后减少一半;随着可供开采的石油日渐枯竭,接下来5年石油产量将减少,其价格则将猛涨。

世界各国将放弃以高核能和化石燃料消耗为标志的“硬能源”政策,力图在短期内转而实施“软能源”政策。

关于《社会运动行动方案》

关于此期《社会运动行动方案》

《社会运动行动方案》第二版是1986年秋季《蒲公英》发表的改编更新版。它囊括了第一版读者和MAP工作坊参加者的建议,由8页增加到了16页。请告诉我们您的反馈——赞许、批评、新点子或参考意见。

此版由杰夫·艾肯、莎伦·克歇尔、比尔·莫耶、肖恩·斯特赖克制作。编辑、出版由肖恩·斯特赖克和绿色行动另类信息(GAIA)协调。

关于作者

在过去25年的社会运动中,比尔·莫耶担任组织者、作家、培训师、战略家的角色。他参与过的社会运动包括民权运动、反越战运动、反核能与核武器运动、欧洲核制裁以及反对美国干涉中美洲运动。他是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同事,也参与南方基督教领导会议[3]组织的穷人运动,还是美国公谊会服务委员会芝加哥开放项目总监、全国非暴力培训师、新社会运动及其费城生活中心的共同创立者。现在,比尔是社会运动赋权计划的全国项目协调人。

社会运动赋权计划(SMEP)

社会运动赋权计划是开发《社会运动行动方案》,并培训活动家使用它的一个技术辅助项目。目标是让世界范围内的活动家在他们自己的运动计划和策略中使用MAP。社会运动赋权计划包括在地理事会、一个国家顾问团、一个全职项目协调人和全国支持该计划的志愿者。

社会运动赋权计划正在运行以下项目:

1) 出版并传播《社会运动行动方案》。1986年秋发行了12000份《蒲公英》版、12000份第二版单行本。此外,还即将出版《社会运动行动方案》招贴画,一本书(1988)和培训材料。

2) 培训活动家,使他们了解并使用《社会运动行动方案》。项目协调人在全国的五个区域举办《社会运动行动方案》培训和介绍会。

3) 培训培训师,教别人了解并使用《社会运动行动方案》。从1987年下半年开始,几期培训师工作坊将在几个区域举行。1988年,培训师培训将在5个不同的区域举办,还会有一个全国MAP培训师的聚会。

如果你对支持此项目感兴趣(包括传播材料、筹备或参加培训,资助我们或帮助我们筹募资金),请联系SMEP办公室。

社会运动赋权计划已从A.J.Muste纪念学会、新社会教育基金会、互换基金/国家社区基金以及一些个人捐助人那里获得经济资助。

新运学会(MNS)

《蒲公英》由新运学会一年发行4期。MNS致力于争取女权和非暴力社会变革,并在美国19个州和5个国家有会员与合作伙伴。MNS会员通过组织、建立网络和联盟,培训、开发对社会运动的分析和策略来推动更有效的社会运动。想知道更多信息,请写信给新运学会。

地址:P.O.Box 1922, Cambridge, MA 02238

[1]1965年3月7日到25日,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领导了3次“塞尔玛进军”,示威队伍从阿拉巴马州的塞尔玛市走到该州首府蒙特利尔市。1965年8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权利法案”。

[2]该化工厂曾经是苏联核武器制造工厂,在反应堆熄灭之后被用作铀浓缩与核燃料储备仓库。

[3]创立于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时期,是民权运动的领导机关。马丁·路德·金是第一任主席。

转自:中国权利在行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比尔•莫耶:社会运动行动方案(四)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